首頁 >> 新聞中心 news.china.com.cn 轉播到騰訊微網志字號:
北大該不該會商“糾偏”?
新聞中心-中國網 news.china.com.cn  時間: 2011-03-29  責任編輯: Tina

簡要內容:會商的“重點學生”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經濟貧困、學籍異動、生活獨立、網路成癮、就業困難、罹患重大疾病、受到違紀處分等十類學生。如果再不帶絲毫偏見,即便會商“思想偏激”學生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事實上,其他高校也會這麼做。

北大就是北大,北大不愧為北大。這倒不僅指其學術地位,還包括它的一舉一動都會引來公眾的讚彈,可謂既有“老大的幸福”,也有“老大的煩惱”。比如,年初北大負責人表示,希望招收綜合素質全面、學科成績突出、具備發展潛能的優秀學生,不鼓勵招收“偏才”、“怪才”。理由擺出了四條,而且看上去也算以理服人,如果這些理由是其他高校説的(可能不包括清華),也許,就沒那麼大動靜了,但從北大口中説出,一些公眾就不依不饒了,根本不顧北大是在淡化“偏才怪才”,而不是絕對不招“偏才怪才”。而且把聲討中國應試教育弊端的板子悉數打在北大的屁股上,搞得北大很“無辜”。沒辦法,誰讓你是北大呢!

現在,北大似乎又坐在了火山口上,杯具的是,還是因為一個“偏”字。報道説,從去年11月起,北大在醫學部、元培學院開始試點學生學業會商制度。會商的“重點學生”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經濟貧困、學籍異動、生活獨立、網路成癮、就業困難、罹患重大疾病、受到違紀處分等十類學生。看看,“重點學生”有十類之多呢,可媒體卻單單將“思想偏激”拎了出來,做成這樣的標題:北大將對“思想偏激”等十類學生進行會商、北大會商十類重點學生引爭議,思想偏激學生成異類?接踵而至的評論就相應變成:北大為何容不下“思想偏激”的學生?請問北大:思想不能“偏激”麼?會商“思想偏激”學生,看北大如何自甘墮落!……是媒體在玩“標題黨”嗎?

如果人們不帶絲毫偏見,北大所説的十類重點學生需會商,有九類非但沒有爭議且該給予掌聲才是,而且“會商”之説,雖然有些新鮮,但其他高校也有類似的做法,只是可能沒有北大“會商”得這麼多。如果再不帶絲毫偏見,即便會商“思想偏激”學生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事實上,其他高校也會這麼做。北大儘管會集青年俊彥,但保不齊也會出現類似馬加爵那樣的學生,在這類學生揮舞錘子砸向同學面前,及時會商一下做些心理疏導,又有什麼不可以呢?質疑者當然不會對此類會商有意見,然而,還是提出了疑問。

正如一名元培學院的大三學生擔憂的,元培學院的學生大多是以各省市前三名成績入校的“天之驕子”,許多學生的言談、思想都個性十足,因此很難界定誰屬於“思想偏激”。“錯誤的會商很容易埋沒這些學生的個性。”如果説這樣的擔憂是屬於多餘的話,那麼,接下來北大學工部副部長關於“思想偏激”的解釋就讓人惶惑乃至惶恐了:關注一些思想偏激的學生,主要是因為有一些學生經常誇大學校工作的一些細微漏洞,“比如動不動因為食堂飯菜漲兩毛錢就批評學校。”

哎呀,原來會商“思想偏激”劍指的是此類學生,北大的雅量和格局未免太小了。而且“動不動因為食堂飯菜漲兩毛錢就批評學校”屬於“思想偏激”也很可奇怪,食堂飯菜漲價事關學生切身利益,學生批評一下怎麼就“思想偏激”,怎麼就“動不動”呢?也許,在這位北大學工部副部長看來,“兩毛錢”是毛毛雨,但不能因此就認為這僅是“細微漏洞”,你能“食肉糜”,並不代表別人家“有餘糧”。

如果説,這位副部長太過雷人的話,那麼,接下來聽聽某些支援會商“思想偏激”的北大學生的表述,就會恐怖了——“有些學生太囂張,經常因為一點小事就詆毀北大,應該將他們送到瘋人院去。”從這個意義上來説,北大會商“思想偏激”學生的做法確有緊迫的必要,因為真正“思想偏激”的恰恰是對自己的同學放出如此狠話的人。

最後忍不住再絮叨幾句,北大可能不在意,但公眾還記得這檔子事。蔡元培主掌北大時,實行“相容並包,思想自由”的原則,校內既可以講經學,又可以建立研究共産主義的團體。比如,既允許被普遍視為封建餘孽的辜鴻銘拖著人稱“清朝最後一根辮子”講課,也“縱容”李大釗等講共産主義,青年毛澤東還在那當過圖書管理員呢。由此,北大不僅成為呼喚“德先生”與“賽先生”的新文化運動的策源地,也涌現了中國最早的一批接受共産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當時,北大就算得上一個“過激派”基地。如今,北大卻會商“思想偏激”的學生了,而且還是發端于元培學院,這是個諷刺嗎?新金融觀察報

  新聞眼 |  2011.03.29
 
文章來源: 人民網天津視窗 分享到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