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日淩晨,大連新港輸油管道爆炸起火現場有的地方又現明火,消防部隊採取措施後將其撲滅。針對此次事故,遼寧省政府18日上午成立調查組,調查了事故現場的值班人員、操作人員,同時與事發時正進行卸油作業的外籍油輪進行登船接觸。目前還不能對事故原因做出判斷。

安監總局人員返京

大連市在17日10時召開的新聞發佈會宣佈事故現場明火已基本撲滅,此後絕大部分時間現場濃煙不斷冒出但未見明火。不過在18日淩晨,有的地方出現了明火,在消防部隊採取措施後被撲滅。18日14時,消防部隊調集80條水槍對仍在冒煙的罐體發動一次總攻,之後罐體冒出的濃煙明顯變淡。

此次事故沒有人員傷亡。事發當天連夜趕赴現場的國家安監總局、能源局、公安部等多個部門組成的事故協調指揮人員17日下午已基本返回北京。事故搶險救援及隨後的調查工作已經交由遼寧省政府組織的事故調查小組全權負責。按照2007年頒發的《生産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規定,1億元以上直接經濟損失的特別重大事故由國務院或者國務院授權有關部門組織事故調查組進行調查。

經濟損失尚難評估

此次輸油管道發生爆炸起火,引發港區內的石油倉儲罐區三號儲油罐失火,三號儲油罐的容量為10萬立方米。據現場知情人士透露,三號儲油罐內的部分原油已經導出,原油的損失目前還無法確認。

由於發生事故的30萬噸原油碼頭的廊橋和輸油管道在爆炸中遭受嚴重破壞,加上海上油污需要清理,碼頭重新運營恐怕需要時日,帶來的經濟損失目前也難以評估。

據新港模型沙盤顯示,僅像三號儲油罐這樣的容量為10萬立方米的罐子就有180余個,還有一些稍微小一些的罐子。這些罐子除了做儲油罐存原油,有一些存天然氣和化學品。一旦被波及就相當危險,所幸火勢基本已被控制住。

17日,承保的相關保險公司已經赴事故現場實地查看企業受損情況,開展救災理賠。

清污圍油欄擴至9000多米

遼寧海事局在中國海上搜救中心的組織協調下,緊急從其他省市調運清污應急物資。從秦皇島調來的2000米圍油欄、2噸消油劑,已于17日晚抵達大連。從青島和北京調運的30噸消油劑18日晚之前全部運抵大連。

18日,遼寧海事局和大連有關部門把主要人力、物力投入到清除輸油管線爆炸造成的海洋污染。

同時,大連海事局又增派26名監督員,協調指揮清污船作業。目前,海事部門已組織了20余艘清污船舶,在最大範圍內對海上形成的50多平方公里的油污開展清除作業。另有4艘巡邏船一直堅守在事發水域,監控油污擴散和清理情況,繼續擴大布設圍油欄。

大連海事局交管中心做好船舶疏散工作,保障清理污染作業安全。劃定臨時錨地供船舶拋錨候泊,安排暫時不能靠泊的船舶44艘次,對近500艘次進行了交通組織。對大孤山半島所有碼頭附近水域實施交通管制,禁止一切無關船舶進入,為參與清污作業船舶開闢綠色通道。

截至18日15時,遼寧海事局等部門出動海事工作人員400人次,協調40多艘次船舶,車輛百餘車次,在溢油海域布設圍油欄已擴大到9000多米,清除海洋污染的作業積極有效。清理過的海域,表面污染狀況有一定改善。

有關專家介紹,這次輸油管線爆炸造成的海洋污染,可能超過50平方公里,清理海上油污是一項艱巨的工作。因此,動員更多的力量投入清污,需要海事、海洋、環保和地方政府部門的通力合作。

現場個別罐體仍有復燃可能

大連新港爆炸事故現場的濃煙自18日14時以後開始變淡,大連市公安局副局長寧民表示,經專家評估現場已基本安全,但公安消防部隊仍未鬆懈,以防止死灰複燃。

18日上午,記者進入到離三號油罐更近的地點,可見油罐正東面一側的近一半已經坍塌。消防員正在對三號油罐噴水降溫,黑色濃煙大量冒出。三號油罐一側相對完整,另一側已經在高溫下扭曲倒塌。旁邊的廠房被燒燬,仍然冒著熱氣,墻體露出鋼筋,混凝土塊和粉末不時掉落。天空中飄著小米粒大小的黑點。落在身上,一抹就是一片黑。

現場已看不到明火,但消防車還在往起火點噴射泡沫滅火劑。一名在這裡做土石方工程的施工人員告訴記者,現在最主要的是降溫,因為輸油管內的溫度已經很高,那樣可能導致再次爆炸。

大連市公安局副局長寧民和大連市消防局局長叢樹印都表示,罐體內的原油應該沒剩多少,原油流淌火已經消滅。叢樹印説,撲救工作已進入尾聲,現場的消防部隊將繼續向罐體噴水實施冷卻。

寧民説,罐體內的溫度降低需要時間,個別復燃仍有可能,但消防專家認為罐體已經基本安全。

環評原油擴散將受天氣潮汐影響

大連市環保局副局長吳國功,18日在大連新港爆炸事故現場接受採訪時稱,環保部門已經對這次事故的環境影響進行監測,影響程度尚待評估。

吳國功説,事故發生後,環保部門對環境影響的監測一直在持續,20多個空氣監測點和十幾個水質監測點展開工作,已向政府部門提供了3000多個數據。大氣的環境品質沒有因災害而産生超出範圍的影響,究竟有多少原油泄漏正在進行核實。他説,受到較重污染的海域約11平方公里,輕度擴散的有50平方公里,泄漏原油的擴散將受到天氣、潮汐等情況的影響。

吳國功還説,由於現場撲救工作尚未結束,環保部門尚未進入事故現場。

追責爆炸原因仍需技術分析

大連市安全生産監督局副局長孫本強18日稱,遼寧省政府18日上午已經成立調查組開始啟動調查,目前還不能對事故原因做出判斷,需要調查、分析之後才能得出結論。

孫本強在大連新港輸油管道爆炸起火事故的現場接受採訪時説,遼寧省政府成立的調查組已經開始向事故現場的值班人員、操作人員調查,同時與事發時正進行卸油作業的外籍油輪進行登船接觸。他説,此前媒體所説的爆炸原因只是根據表現形式所做的初步判斷,要做技術上的分析才能做出進一步的判斷。事故的責任到底是在油船方還是中石油,現在還不能判定。

■特寫

滅火“冷卻兵”

“一、二,嘿!”幾十公斤重的滅火劑桶,官兵們一人一個,搬起來就跑,黑乎乎、黏糊糊地蹭了一身,但沒有一個人顧得上整理。

記者18日在大連新港輸油管道爆炸現場看到,明火雖然已經撲滅,但瀋陽軍區某防化旅261名官兵仍與消防官兵等一道進行隱患排除工作。

天放晴了,溫度回升很多,空氣中還瀰漫著燒焦的味道。“但願溫度不要升得太高,不然冷卻工作難度會增大。”正在作業的幹事海洋話語中帶著幾分焦急。

從17日馳援救援現場到現在,官兵們一直輪班作業,維持現場秩序、清理消防通道、卸載灌注滅火劑。“他們要不把我拽下來,我還能再幹一會兒!”連續卸載滅火劑3小時的中士楊福強,斜躺在一旁上氣不接下氣地説。

“針對油火,按照滅火劑佔比3%加水配置,現在主要是冷卻罐體,防止油火復燃。”指著不遠處被火燒得變形的油罐,帶領本班從1時幹到7時的上士王玉,儼然已成為撲油火“專家”。

“快!快!”官兵們還在與時間賽跑,好多人的口罩只挂在半邊耳朵上。上等兵張慶輝和戰友喊著號子把100公升的滅火劑抬起來往敞口容器裏倒,記者看到他的手已被蹭破,傷口有些潰爛。

現場指揮的旅長劉斌説:“目前,部隊已累計出動600余人,卸載、裝填滅火物資220余噸。雖然任務艱巨,但我們會全力以赴。”據 新華社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