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俄羅斯記者的西藏見聞錄(圖)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28  發表評論>>

俄通社-塔斯社北京分社社長基裏洛夫與俄塔社高級記者索羅維約夫做客CRI《中國論壇》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這裡是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中國論壇》。

一個多月前拉薩的“3·14”事件發生後,西藏這塊神秘的土地再次引發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也曾數次組織境外記者前往西藏實地採訪,了解事件的真相。我們今天節目的嘉賓,就是兩位曾經到西藏的俄羅斯記者,他們是俄通社-塔斯社北京分社的社長基裏洛夫先生,歡迎您!還有一位是俄通社-塔斯社北京分社高級記者索羅維約夫先生。我們今天的節目可以通過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俄語廣播、俄文網收聽收看,同時可以通過國際線上中文網收看中文視頻節目。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俄文網的地址是www.crirussian.ru,中文網的地址是www.cri.cn。

主持人:以我們了解,你們很長時間在中國從事新聞工作,你們什麼時候去過西藏?

基裏洛夫:2006年秋天我去過西藏。那時候(我們是乘坐)第一次到西藏的列車,北京到拉薩的第一趟列車出去的,當時西藏和這個鐵路對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我的同事也最近去過西藏,讓他説説吧。

索羅維約夫:“3·14”事件之後,境外記者向國務院新聞辦提了很多請求,也向外交部提出請求,他們(國新辦)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這是獨一無二的機會,讓境外的記者自己看到當時的暴力行為之後的狀況。我們是當時唯一能夠去西藏的俄羅斯媒體,那就是俄通社-塔斯社。非常可惜,我們在西藏只待了三天的時間,但當時的行程安排的非常豐富,我們不但有機會看到當時被破壞的,就是因為“3·14”事件被破壞的一些建築,還有我們可以採訪普通的老百姓,還能跟一些活佛、還有宗教(界)的一些人士進行交談、採訪,還有對當地的領導人,我們也進行了採訪。

主持人:準備這次節目的時候,我們在網上諮詢了一些網民關心的問題,他們大部分比較關注的一個問題,就是你們去西藏之前,和到西藏之後,你們對西藏的印象發生如何的變化?

基裏洛夫:我不認為當地生活條件很困難,當地的居民非常好客,生活的很快樂。一般來説,地理條件嚴酷的地方,居民的性格也會比較嚴肅一些,可是我看到的西藏居民非常好客,也喜歡笑,我們交流起來很輕鬆。我拍了很多照片,大部分照片上的人都是在微笑。

主持人:讓我們看看這些照片。

基裏洛夫:這是一位西藏姑娘在火車站迎接我們,看看這張是藏族房子,他們居住的地方,他們的傢具,這都是一般老百姓的房子,他們的傢具都是佈置的非常整潔。雖然有點樸素,可是非常的好看。藏族人非常喜歡挂一些圖片,還有圖片上經常可以看到一些中國的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

我也非常喜歡布達拉宮,像一個要塞式的宮殿,它建於西元7世紀,後來經過了改造。布達拉宮的建築風格宏偉而複雜。紅白相間的宮殿給人極其震撼的感覺。拉薩之行至今讓我不能平靜。雖然我以前看過不少布達拉宮的圖片,但當自己親眼看到它時,我被他的神奇所折服。

索羅維約夫:大家都知道西藏是神秘文化的一種集中地,因為這個它吸引很多遊客到那裏,非常可惜那邊發生了一些暴力事件,我當時去的任務就是看看當地的狀況。非常可惜我們沒機會好好考察西藏、好好了解它的文化,所以我的感受可能跟我的前輩有所不同,因為我主要的就是為了看到“3·14”事件之後的狀況而去的。這可以説是一個悲劇,當時我們去一些商店、飯店,被燒、被破壞的商店、飯店,我們還看到很多受害者,他們當時因為房子被燒了,所以臨時給他們安排了住宿的地方,所以我們跟他們進行交談。我們看到他們的眼淚,他們給我們談了當時他們的生活中發生了真正的悲劇,當時他們看到了很多人流血。不過,他們也很樂觀,他們很相信(政府),他們樂觀的説儘管發生了一些流血,可是我們還可以恢復原來的生活,因為中央政府也幫我們出財力、人力,幫我們恢復生産生活方式。儘管在街上我們能看到被破壞的建築,可是我們看到生活已經恢復正常了,已經有交通了,已經有計程車、三輪車,市場、商店都正常工作,人們用正常的行為買東西。還有我看到了在布達拉宮旁邊,有很多來參觀的(人),也有很多拜佛的。我們也有機會參觀布達拉宮,我們看到在裏面很多遊客,看到了中國的遊客在裏面參觀。

主持人:你也拍了照片?

索羅維約夫:大部分照片……比如這輛救護車,在幫助一些受害者,那邊有一個四歲的小孩,他的父親不是參加遊行的人,但是他們被扔石頭,然後救護車把他們送到了醫院。

儘管這個商店被燒了,可是人們就在(它)外面買蔬菜、水果,(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

主持人:基裏洛夫在中國待了很長時間,也去了中國各地,包括少數民族居住的地方,您覺得最近這幾年當地的民生有什麼變化?

基裏洛夫:我去過雲南省,這是南方的一個省,那邊有50多個少數民族居住,他們都有非常和諧的生活,那邊有非常有意思的民族,像摩梭族,他們當地的傳統非常有意思,像婚姻關係也很獨特,都是母系社會。那邊還有納西族,他們的文字獨一無二,有些像圖案一樣,可是用這些文字可以寫完整的信。這些民族都是和諧的民族,他們以前可能有一些矛盾、衝突,可是現在這都變成過去。雲南在這方面可以作為榜樣,怎樣調解民族關係。那邊也有藏族人,也有喇嘛教的寺廟,(但在)那邊我沒發現現在有什麼民族衝突。這種民族問題不能單獨看,應該看一系列問題,經濟、政治。所有這些問題一般都是一塊發生。

我想舉個例子,俄羅斯的塔塔爾區,現在是塔塔爾共和國,這些關係調解的也比較好了,俄羅斯人和當地居民住的比較和諧,沒有衝突。我覺得中國也能夠找出民族問題的解決辦法,要是沒有什麼外來的因素影響,就能解決挺好的。

我們俄羅斯對西藏問題有非常堅決的態度,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這符合領土完整的原則。所以我們俄羅斯政府還有媒體,我們報道真相,我們客觀的報道這個問題。就(比如)我的同事,他“3·14”事件之後去了西藏,他的任務就是寫真相、報道真相。所以一開始他不知道怎麼寫,他自己看到的就寫,也沒有人批評我們做這樣的報道。我們的讀者也對我們的報道做了好評,用正確、客觀的報道,就不會從聽眾、觀眾那得到批評。

主持人:我去過塔塔爾共和國後,我也覺得當地的人都是在微笑呢。我覺得那邊也是比較和諧的地方。那您最近去西藏的過程中,您是不是採訪了很多當地的居民?您對當地狀況印象如何?

索羅維約夫:我覺得首先我作為外國的記者在中國,有這樣的機會能夠去西藏,也非常的好。我覺得這是讓外國記者自己看到、自己去報道,這是代表中國政府的開放性。讓境外記者報道真相,比較客觀的報道當時發生的事情,我覺得(很好)。我們去了幾個銀行、商店,被燒的,被砸的,我們跟他們的老闆進行交談,還採訪了一些受害者和當地居民,還有軍人、警察,我們當時也採訪了一些參加“3·14”事件的人。我覺得中央政府給外國記者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來報到真相,也不會有人説我們不客觀,我們也能夠代表兩方,那就是受害者和參加遊行的人。在我們報道裏,我們代表他們的看法。有些參加遊行的人,他們覺得是他們是被逼的,可是誰逼他們呢,誰是他們的幕後,他們沒説。我們跟一位女士談了。

主持人:她是誰?

索羅維約夫:她是參加遊行的人,在派出所,我們給她提了很多問題,我們問幕後是誰,她只是説,她覺得不應該參加這樣的事情,但沒説幕後是誰組織這樣的事情。我們還採訪了一位當地居民,(一個21歲的小夥子),他會説普通話,我們不需要用翻譯。他説有幾個人來找他,正好是3月14號,讓他跟他們一起走,他們之間好像不認識,他們也是逼著他去參加遊行。可是在派出所的人,他們説這不是反華的一個運動,他們(説這)甚至不屬於民族衝突方面的問題。

主持人:拉薩是引起世界的注意,世界上的主要媒體也非常關心這些事情,不過以我們的了解,有些西方媒體歪曲了這些事情的報道事實。你們看這張照片,就是一個德國NDV電視頻道的電視螢幕,播音員指著背後的照片上這是西藏人反華的遊行,可真正拍的不是西藏,而是尼泊爾,後面不是中國警察,而是尼泊爾警察,中國警察穿的警服跟這照片上的不一樣。我就想給大家提個問題,這是什麼原因,為什麼他們歪曲了報道,為什麼扭曲了事情的根本原因?

基裏洛夫:我不想批評西方同事,但拉薩事件引起了雙標準的問題。要是侵犯其他國家的領土那就是恐怖主義,要是在西藏燒學校、燒商店就是和平的遊行,他們的報道扭曲事實,不能客觀的報道一些事實。以前西方媒體説我們都是單方的宣傳、不客觀的宣傳,可是現在西方正好在做同樣的事情,他們在做不客觀的宣傳,他們宣傳的是引起民族矛盾的一些口號。

西方媒體的行為還給我們提出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的自由度,能夠自由的評論一些事情的程度。我也能夠理解很多媒體,可能用各種角度來描寫或者做報道,這可能就是言論自由,媒體的多元化,有各種角度。可是現在呢,我們看到的都是批判態度,只有這個,這個態度並不代表真相,很多事實都是歪曲的。就像您剛才提到的尼泊爾的事情,説是中國的事情。可是當地的居民,就是觀眾,他們不知道不了解西藏,而這些媒體的職能非常大,他們是故意的扭曲這樣的事實,這種所謂的雙重標準在西方很多媒體都有。所以我們就在這裡呼籲,我們的西方同事能客觀報道這事情,有些事情不要跟政治掛鉤。我知道這裡有一些政治利益在裏面,可是我們知道媒體就是第五個政權,所以他開始干涉政治或者代表某些政治觀念,它就會起很不光彩的作用,媒體應該避免這一點。

主持人:現在我們談北京奧運,原因很簡單,大家都知道,奧運傳遞過程中有一些障礙,我給你們再看一張照片,這是前幾天在巴黎拍攝的照片,傳遞火炬過程中有一個人意圖搶奪火炬,更可悲的是火炬手是一個殘疾人,是一個坐殘疾車的中國女孩。這個人和其他試圖破壞火炬傳遞的人後來都被逮捕了,這些人都是藏獨分子。運動是運動、政治是政治,但西方有些勢力利用“3·14”事件作為抵制奧運的藉口,你們對這有什麼看法?

索羅維約夫:我覺得,他們媒體用比較誇張的態度報道西藏,經常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成就不管在經濟、社會、政治方面,可是我們西方的同事一句話都不説這些事情。可是要是有什麼問題,他們都報道的很及時,大部分西方媒體都是利用這個機會。在傳遞火炬過程中,他們就利用西藏問題,好像奧運和西藏有關係。在俄羅斯政治界的人、官員還有媒體,他們就覺得政治是政治,運動是運動。很多俄羅斯運動員,我相信還有其他國家的運動員,他們非常想參加這次奧運會,因為這對運動員可以説是最主要的活動,那就是奧運。對運動員最主要的就是奧運會期間能夠表現自己,可是有時候我們讓奧運有政治色彩了。奧運本來就是一個體育的節日。我們也知道在聖彼得堡傳遞火炬都非常好,沒有任何事件,當時氣氛也非常好、非常友好。我覺得奧運是文化、體育方面的活動,還有它可以促進全世界的人民友誼發展,它讓全世界的人關注奧運和舉辦奧運的國家的文化……奧運是文化交流非常好的平臺。

基裏洛夫:所以我們相信北京有能力舉辦一次高水準的奧運會,更何況,我們看到北京的變化也挺大的。鳥巢上星期已經舉行了比賽,那裏也有外國的運動員,其他中國城市對奧運也在做充分的準備。所以我們希望看到很多人在北京,奧運當中我們希望很多人關心體育,關心運動員,(而不是政治)。中國已經為奧運做了非常充分的準備,要是有什麼國家抵制奧運,那我們可以隨便抵制任何奧運會,包括俄羅斯的索契冬奧會,所以我們不應該抵制他。所以政治家應該關心政治,體育應該由運動員來關心。

主持人:我們的節目到這裡就結束了,非常感謝我們的嘉賓,兩位來自俄羅斯的記者們,基裏洛夫先生和索羅維約夫先生,同時也感謝所有的網友的支援。謝謝大家!

文章來源: 國際線上 責任編輯: 陳維松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