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 字號:
陳水扁受到靈魂審訊 從檢方論告感受價值回歸
新聞中心-中國網 china.com.cn/news  時間: 2009-08-07  責任編輯: 葉子

  圖為去年11月11日,陳水扁被銬上手銬,準備乘車前往台北地院的一刻。 中新社發 黃少華 攝

   “要以本案作為改變歷史傳統錯誤的起點,樹立明昭炯戒的里程碑;還是要以本案作為從此徹底肯定腐敗、容忍腐敗,使腐敗合理化的大門?”——林勤綱

  文/龔權

  7月底的台北,悶熱得像個蒸籠,平均35度的氣溫讓人們對戶外活動失去了興趣,但是7月28日台北地方法院外還是早早就聚集了許多人。王文是其中之一,作為一名司法專業的大學生,她一直關注著法院對陳水扁家族弊案的審理,扁案的最後一場法庭辯論讓她期待已久。

  9年前,陳水扁以“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口號打動了台灣選民,贏得2000年“總統”選舉,實現了台灣歷史上首次政黨輪替,他也成為了台灣民眾期待中的“改革者”。但9年後,他卻成為了台灣民眾審判的對象。

  陳水扁過去幾年中的行為曾經讓王文一度對台灣的司法失去信心。“台灣用9年的時間才認清一個陳水扁,代價太高了,台灣社會需要回頭認真思考一下。”她對《中國新聞週刊》説。

  16個小時漫長的辯論沒有讓她失望。不以為然者,認為檢察官失去“客觀”;但心頭震動者,則被這一場公義與私情的“對決”,震懾得腦際轟轟作響。

  檢察官的眼淚

  “親愛的朋友,請原諒我必須釘死你的過犯,以彰顯那些你曾經去樹立起來的美好價值。”檢察官林勤綱在陳水扁案含淚結辯。

  作為地檢署主任檢查官,林勤綱一直擔心這一天的到來,他不想在理想和友誼之間做出一個抉擇。作為曾經的校友以及1979年台灣“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團的“戰友”,林勤綱與陳水扁有著30多年的友情。在他的腦海中,陳水扁年輕時代努力奮鬥的場景依舊是那樣的清晰。

  大學時代的林勤綱和陳水扁都有著遠大的理想,二人相互以“臨難毋茍免,臨財毋茍得”共勉。大學三年級的時候,陳水扁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律師資格,成為當時台灣最年輕的律師。而林勤綱也在臺大法研所一年級時以第二名的身份通過台灣律師考試。雖然如此,林勤綱還是以“名落孫山”自嘲。

  1979年台灣“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二人也共同參與到了這場為台灣民主正義辯護的運動中。那一年,林勤綱才26歲,但講話富於情感,當時不少人被這個小夥子的表現懾服,“他幫張富忠、陳忠信辯護的時候,眼睛閃動著淚光,但這個眼淚,不像其他政客的表演。”曾是美麗島受刑人的紀萬生回憶説。

  在紀萬生眼中,林可以為了正義分文不取,但扁卻只是拿錢辦事。

  “美麗島事件”後,林勤綱放棄高薪的執業律師生涯,離開台北的家到嘉義擔任推事,走上改革者的道路,堅持著當年的理想。而陳水扁由此進入政壇。

  “做律師的時候,感受到一種壓力,我的當事人對法庭不信任,法庭也對民眾不信任。要化解這種矛盾,只有自己走進來,希望拆掉這個藩籬。”林勤綱説。

  2004年,林勤綱以高院法官身份降格以求,請調地檢署當檢察官,為的是為台灣的司法新改做出自己的一份力。當時“法務部”還對林勤綱予以特別禮遇,增加一名主任檢察官職缺給林勤綱。

  對於理想的不捨追求伴隨著林勤綱走過了20多年的職業生涯。林勤綱桌上壓著兩張紙條,一張上面印著一首詩:“他們説幸福要用鮮血換取,我要證據;他們説你在流血我保護你,我説不必;他們説面對戰爭才是勇者,我説戰爭不是我的;他們説不自由寧願死去,我説自由不用別人允許,我要的只是一片小小土地和親愛的家。”

  另一張紙上抄著一段佛經:“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來不去,不取不接,非因非緣,如是之法,如來覺證。”

  “林勤綱基本上是一個感性、正派的人。他是那種自己低頭默默做事的人,這在台灣司法界都已有定論。”台灣新黨前主席、法律界重量級人物謝啟大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

  但是與林勤綱的理想追求不同,改投政治道路的陳水扁一再用投機的方式追逐著各種各樣的利益。

  2000年上臺後的陳水扁立即在台灣政壇啟動全盤“綠化”,提出“精英入黨”以及授予知識分子“總統府資政”的身份,將大批學者社會人士納入綠營集團,社會泛政治化加劇,民眾的對立情緒隨之加深。

  2003年,陳水扁開始迅速向“激進台獨”邁進,與李登輝掌控的“臺聯黨”聯手在島內興起一波波“台獨”風浪。而2005年,陳水扁家庭弊案曝光,隨著調查的深入,弊案所涉及數額之大,範圍之廣更是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從趙建銘的臺開案到扁家四大弊案,林勤綱一再以公訴檢察官身份在法庭上論告,直指扁家人的不法行為。接下扁案任務,林勤綱説他有一百個不願意,因為他太了解陳水扁。

  在7月28日的庭訊中,林勤綱要求審判長給予更多的時間和陳水扁進行“心靈的交流”,希望能夠感化這位昔的友人。

  在當日的論告中,林勤綱數次回憶當年的理想和奮鬥歷程,也數次哽咽難語,感嘆和陳水扁的法庭相遇對他和陳水扁都是“悲劇”。

  “要以本案作為改變歷史傳統錯誤的起點,樹立明昭炯戒的里程碑;還是要以本案作為從此徹底肯定腐敗、容忍腐敗,使腐敗合理化的大門?”林勤綱質問陳水扁。

  林的同僚中,有人認為他全力投入此案,真情流露,值得肯定,不過,也有人認為,回歸證據攻防才是正途。

  對於林勤綱的感性,“法務部長”王清峰表示尊重,“發于情,止乎禮”。謝啟大也認為,這是因為林勤綱對陳水扁是真的失望了。

文章來源: 中國新聞網 發表評論>>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邱毅爆陳幸妤美簽未登出 爭出境為處理扁家資産
-陳水扁向台北法院提起自訴 聲稱法官涉濫權羈押
-認罪協商被拒 律師稱陳致中窮盡方法匯款回臺
-犯罪情節重大 臺檢方拒絕陳致中夫婦認罪協商
-龍潭案辯論終結 扁家友人蔡銘傑被檢方求刑2年
-臺特偵組將拒絕陳水扁弊案6名被告認罪協商
精彩圖片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