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要聞

巡視組首提山頭主義 專家:此表述追溯到延安整風時期

發佈時間: 2014-10-31 08:09:10  |  來源: 北京青年報  |  作者: 桂田田  |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昨日,中央巡視組陸續向上海、河北和江蘇等三地領導班子反饋巡視情況。北京青年報記者梳理髮現,在中央巡視組反饋中首次出現抵制“山頭主義”的字眼。中央巡視組向河北省指出,個別領導幹部搞團團夥夥,並與企業老闆結成利益紐帶的現象值得關注。建議河北省嚴格黨內生活,堅決抵制政治上的自由主義、山頭主義,有針對性地整頓軟弱渙散黨組織。

現象

分管領域當“私人領地” 下屬變“家臣”

今年7月6日,中央組織部黨建研究所課題組發佈的調研報告顯示,“有的領導幹部在選拔任用幹部上講圈子、搞山頭;有的為‘留後路’,違規提拔秘書和身邊工作人員等等。”

3天之後,中紀委常委、監察部副部長姚增科在做客中央紀委線上訪談時指出:個人主義、自由主義滋長,組織紀律鬆弛已經成為黨的一大憂患。姚增科直言,有的喜歡當家長式的人物,把個人等同於組織,重大決策既不科學又不民主,搞“一言堂”;有的各自為政,把分管領域當成“私人領地”,把下屬變成自己的“家臣”,內耗嚴重,形不成合力;有的只對領導個人負責而不對組織負責,把上下級關係搞成人身依附關係。

今年3月,谷俊山由軍事法院提起公訴後,軍事科學院軍隊建設研究部副主任公方彬曾指出,“他在自己管轄領域和範圍內拉幫結派,搞利益同盟。”

在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看來,在諸多落馬的“大老虎”之中,搞“山頭主義”的表現並不鮮見。“在形成一定的特殊利益集團之後,把某個行業和部門當成自己的‘自留地’,外人無法在其中立足,從而把國家的資源佔為己有。”而伴隨著“家長式”人物落馬之後,曾經圍繞在其身邊的幹部也相繼被查。

此外,“山頭主義”也出現在基層腐敗之中。莊德水指出,例如在一些村落之中,黑社會化、家族化的表現十分嚴重,需加強對“村官”權力監管,防止“村官”變“村霸”。

2013年8月,湖北省嘉魚縣官橋鎮白湖寺村原黨支部書記周松林因貪污挪用公款被查處,6名村幹部也被“一鍋端”。媒體報道披露,周松林依仗其家族在當地的影響力,讓村委會成了他的“一言堂”。經查,周松林等人違紀違法資金數額達140余萬元。

溯源

何為“山頭主義”?

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院長李永忠向北青報記者指出,“山頭主義”的表述可以追溯到延安整風時期。

軍史專家陳夥成曾撰文指出,由於它是從黨和軍隊所處的分散的農村根據地的一個個“山頭”中自然産生的,故得名為山頭主義。“國共合作的北伐戰爭失敗後,我們黨被迫轉入武裝革命。隨著紅軍和農村根據地的建立,山頭主義傾向也自然産生了。”陳夥成指出,這種錯誤傾向,嚴重地妨礙著黨的統一和戰鬥力的增強,甚至造成了分裂黨、分裂軍隊的慘痛教訓。

李永忠指出,眼下“山頭主義”這種現象的出現,和決策、執行、監督三權合一的權力結構也有一定關聯。部分省市縣乃至鄉鎮的書記,都容易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形成大大小小的“山頭”。此次提出抵制“山頭主義”,有利於確保政令暢通,深入推進反腐敗進程,提高黨和政府的公信力,得到人民群眾的支援。

巡視·河北

群眾對一批奢華浪費建設項目反應強烈

問題河北個別領導與企業老闆結成利益紐帶

根據中央統一部署,2014年7月29日至9月25日,中央第六巡視組對河北省進行了巡視。昨日,巡視組向河北省領導班子反饋巡視情況。

黨風廉政建設方面,河北省土地和城建領域腐敗問題突出,領導幹部插手工程項目、為親友經商謀利現象普遍,國企經營和國資監管中問題頻出,“小官巨腐”問題嚴重,監督責任落實不到位,執紀失之於寬、失之於軟。

巡視中,群眾對一批奢華浪費建設項目反應強烈。在落實八項規定的問題上,領導幹部住房違規問題比較突出,有的單位髮發補貼、“三公”經費嚴重超支、頂風建培訓中心等。

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方面,一些黨組織和黨員幹部黨內政治生活不嚴格,個別領導幹部搞團團夥夥,並與企業老闆結成利益紐帶,一些基層組織軟弱渙散。

1   2   下一頁  


 
分享到:
0
 
猜你喜歡

新聞評論

網友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