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神州
字號:

田文昌:我們為調研員王小石做無罪辯護

中國網 china.com.cn | 時間: 2010-06-17 16:00:37 | 文章來源: 法律與生活

    新聞背景

  2005年11月8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吸引了全國眾多媒體。被譽為“首次揭開中國股市潛規則‘黑幕’”的王小石涉嫌受賄案在這裡公開開庭審理。

  今年44歲的王小石被捕前係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行監管部發審委工作處助理調研員,主要負責中國證監會股票發行申請的審核工作。

  把王小石“拉下水”的是他的朋友——北京華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前執行總裁林碧。林碧因與妻子鬧離婚,在財産分割問題上出現矛盾,無法調和。林碧的妻子遂于2004年7月到西城檢察院反貪局舉報林碧有一大筆錢存放在某處,並提供了完整的舉報材料。檢察機關確認這筆款項後,以涉嫌財産來源不明罪為由將其逮捕。為爭取立功減罪,林碧供出了夥同王小石“受賄”的經過。從此,王小石的人生軌跡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2004年11月18日,西城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正式批准逮捕王小石。2005年4月初,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將王小石案退回原偵查機關補充偵查,使本案變得撲朔迷離。

  直到2005年10月26日,在檢察機關三次延長偵查期限補充偵查後,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才正式受理了王小石、林碧涉嫌受賄案。

  “王小石案”浮出水面後,國內長期形成的證券發行審核制度遭到了暴風雨般的指責和批評。中國證監會也遇到了極大的“信任危機”。

  據檢察機關指控,2002年2月至9月,王小石與林碧共謀後,在

福建鳳竹紡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鳳竹紡織”)向中國證監會申請上市過程中,向該公司索要賄賂140萬元,後兩人瓜分。

  檢察機關認為,王小石、林碧的行為已經構成了受賄罪,應當依法追究二人的刑事責任。

  在法庭上,因代理瀋陽劉涌案而被媒體詬病的“中國刑事律師第一人”田文昌露面,擔任了王小石的辯護人。同時擔任王小石辯護律師的還有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孟冰律師。經過激烈的法庭辯論,主審法官宣佈休庭,決定擇期再審。

  這次庭審結束後,本刊記者與王小石的辯護律師進行了面對面的對話,了解到了他們為王小石做無罪辯護的整個過程。

  王小石懇請,田文昌出庭辯護

  田文昌出現在王小石的辯護席上,不少人多少有些意外。

  因做過大學教授,代理過天津大邱莊被害人控告禹作敏案、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案、

福布斯富豪楊斌案等大案要案,在許多人的心目中,田文昌就是“包青天”。

  然而,2004年2月,這個有著“中國刑事辯護第一律師”之稱的大律師,因為為“大惡人”劉涌做了無罪辯護,使得劉涌案出現從死刑到死緩再到死刑的一波三折,也讓他在輿論的讚賞和口誅筆伐之間跌宕起伏。在社會公眾的評價中,田文昌的角色也一下子由“正義的衛道者”轉換成了“邪惡的幫兇”。

  此後的一年多時間,田文昌除了接受過個別媒體的採訪,向社會表達了“壞人也有接受辯護的權利,律師只要依法辯護,就是正義的,是通過司法公正來維護正義”的觀點之外,似乎一下子從公眾的視野裏消失了。

  “其實,我一直在代理案件,只是跟以前不同,始終保持低調而已!”田文昌告訴本刊記者。

  早在此案開庭前,為王小石做辯護的律師人選就成為一大焦點。孟冰律師説,王小石的案件直到被移送到法院後,他和本所的王律師才被京都律師事務所指派擔任王小石的辯護人。他們前後四五次到看守所會見了王小石,同時還調閱了有關案卷,通過對案情的全面分析,和公訴方依照的法律進行對照後,他們最終確定了做無罪辯護的思路。

  至於最終決定由田文昌和他出庭辯護,王律師退出這個案子,“完全是當事人本人的意思,我們必須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在孟冰律師看來,無論是誰出庭為王小石辯護,都是代表著京都律師事務所,而並非律師本人。

  儘管對於“臨時換角”,這個理由有些牽強,但是田文昌再次“出山”做無罪辯護,無疑給王小石案增添了幾分神秘,從而也引發了更多關注。

  王小石始終不否認“收過錢”

  辯護人“臨時換角”,並沒有影響王小石對案件事實的“認同”。

  孟冰律師告訴記者,王小石案案情清楚簡單。

  林碧打電話找王小石,王小石在見過福建鳳竹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領導人之後,安排“鳳竹紡織”的預審員——證監會發行部審核一處和二處的齊蕾和樓堅和公司領導吃飯,介紹了公司情況,之後收了72萬鉅款。

  “從我們在看守所第一次見到王小石一直到這次開庭,王小石始終沒有否認過收錢的事。” 孟冰説。

  王小石在庭審中稱,“我確實收了錢,這件事教育了我,但我沒有犯罪。”另外,王小石還表示,他並不知道錢是誰給的,為什麼給自己,甚至表示不知道收取了多少錢。

  “對於案件事實部分並無大的分歧,但是解釋卻差別很大,關鍵在於王小石的行為是否屬於檢察機關指控的斡旋受賄罪。” 田文昌直奔主題。

  所謂斡旋受賄罪,是來自我國《刑法》第388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本人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託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託人財物或者收受請託人財物的,以受賄罪論。對此種行為,理論上有稱斡旋受賄罪的,也有稱間接受賄罪的。

  “斡旋受賄罪最重要的就是請託人與被請託人之間形成了制約關係。也就是説,王使其他國家工作人員必須做,不做就構成壓力。但是,王小石那時候是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工作,而不是中國證監會。深交所只是受證監會監督管理,並不是上下級單位,在此期間王小石的工資、考核等均不在證監會,其在深交所的工作內容與證監會發行部並無關係。 因此,並不能對以後其約出來吃飯的中國證監會發行部的樓堅和齊蕾産生影響。”

  田文昌還認為,檢察機關的調查表明,王小石曾經提出給樓堅送電腦,被樓堅拒絕了,這個細節恰好否定了王小石對樓堅有制約關係。

  “更重要的是,經過復查,‘鳳竹紡織’完全符合上市條件。而按照我國法律的規定,符合上市條件的公司就可以上市。因此,即使王小石為此與婁堅和齊蕾吃飯,也並不是為了謀取不正當的利益。”田文昌進一步解釋説。

  從這個角度講,王小石的做法是錯誤的,但不是犯罪。“王小石對自己的行為所作的辯解和我們的辯護意見不謀而合。”

  王小石案拷問企業上市“潛規則”

  “如果王小石的行為不是犯罪,當然也就不存在所謂‘共同受賄’問題。”對於檢察機關指控王小石、林碧共同犯罪,孟冰律師回答道。

  孟冰律師説,只要認真分析一下王小石和林碧之間的關係,就可以得出正確的結論。“如果林碧、王小石是共同受賄,那麼誰是行賄人?是‘鳳竹公司’嗎?但是公訴人並沒有把‘鳳竹公司’列為行賄人予以追究。這很明確,假設構成受賄罪,那麼是林碧行賄,王小石受賄,那是收受關係,林碧代‘鳳竹公司’付錢,林碧和‘鳳竹公司’是一方,所以不能構成與王小石的共同犯罪。”

  王小石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未知可否,但是他在法庭上的陳述暴露了我國證券發行審核制度的缺陷卻是不爭的事實。王小石説:“以前很多上市公司托我找發審委委員通融,都被我拒絕了,但我不知道像這次這樣收錢是不對的。”

  孟冰律師在強調王小石的行為是一種社會上的不正常現象,不能將其等同於犯罪行為的同時,在辯護的最後指出,他不同意這樣的做法,但是也不應回避這樣的問題,我國證券發行審核制度的完善已經是迫在眉睫。

  “無論王小石案的最終結果如何,作為律師,我們都將在法律的框架內盡職盡責!” 孟冰律師最後説。

  相關鏈結:發審委與A股上市流程

  發審委:全稱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司職股票發行申請的審核工作,而證監會是否核準一家企業上市直接取決於發審委的表決意見。

  A股上市流程:企業上市材料交發行部綜合處——審核一處和審核二處兩個預審員審核——發行部部務會議——預審報告轉至發審委工作處(安排發行審核委員會會議,並將需審核的材料送交到發審委委員手中)——發審委委員會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