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神州
字號:

田文昌:你給他判死刑 讓我去救?

中國網 china.com.cn | 時間: 2010-06-17 15:49:53 | 文章來源: 人民網

田文昌為劉涌辯護一時引起爭論無限 圖 姜曉明

  田文昌 律師

  1947年生,曾任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副主任、研究生導師。1995年創建京都律師事務所,成為一名專職律師。他以擅長辦理各類典型疑難法律事務而著稱,近年來成功代理過多起國內外影響重大的典型疑難案件,被譽為“中國刑事辯護律師第一人”。

  30年爭議者·法律與民意

  法院院長對他説:“二審時你得救他啊!”他聽了很生氣:“真荒唐!你給他判死刑,讓我去救?”院長答:“我不敢不判啊!”

  那是中國第一次把殯儀館作為行刑現場。

  異常之快。上午10點04分宣判;11點,犯人即被押往殯儀館 ;11點35分,犯人上了執行車;10分鐘後,他的屍體被推進館內火化爐。

  2003年12月22日,劉涌案以這樣的方式宣告結束,沸騰了四個多月的民意,終於平息。有輿論説,這是中國民眾“利用網路首次戰勝司法腐敗的成功範例”。

  田文昌沒有滿足記者們的連線要求,他拒絕談論事後感受。作為劉涌的辯護律師,“太厲害”(瀋陽市公安局有關人士語)的他甚至沒有出現在最高法院終審的辯護席上。這讓人們一度猜測:他的命運會怎樣?

  田文昌並沒有怎樣。2007年臨近歲末時,他收到了自己60歲生日最重要的禮物:一本寫滿了祝福和景仰的厚厚的筆記本。筆記本裏,他在京都律師事務所的同事,無一例外地叫他“田老師”——儘管他離開中國政法大學已12年有餘。

  這或許是一個被扣上“腐敗幫兇”帽子的人最好的辯白。

  震動一時的“劉涌案”審判

  劉涌案從一審判死刑,到二審改判死緩,再到最高法院干預判回死刑,田文昌沒有站最後一班崗,只是因為“我自己不想出庭,沒意義了”。

  他的委託人劉涌,早在兩個月前接到最高法再審通知後就意識到命運無法扭轉。12月19日,劉涌在警方的思想政治教育下漸趨平靜,“我們知道你對這次再審有抵觸情緒。但你必須看到,為了你的案子,最高人民法院破天荒地再審,耗費了政府的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這不是對你負責嗎?”時任瀋陽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對他説。21日,最後一夜,他看著《越戰——空中堡壘》的影碟睡去。

  田文昌接劉涌案,是受朋友之托,當時他並沒有想到案子有這麼複雜。至於有多複雜,他覺得“要等若干年後才能説”。若是類比美國的辛普森案呢?他説了:“還不完全一樣。辛普森案是基本事實認定了,程式違法,這個(劉涌案)呢,是程式違法導致實體錯誤……你要是程式違法、事實認定,你判了,這個也算你對,可是……”

  一個細節,被媒體記錄下來:

  一審庭審時,劉涌質問檢察官:“我坐在老虎凳上時,你看到了,我兩腿已腫到大腿根了。”

  檢察官一愣,反問劉涌:“後期不是改善了嗎?”

  法庭上一片噓聲。田文昌反應敏捷,一下子就抓住了這個細節。

  律師們努力的結果是,遼寧高院承認“不能從根本上排除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存在刑訊逼供情況”,2003年8月15日,劉涌案二審改判死緩。

  輿論大嘩。

  早在2001年1月19日,距劉涌一審被判死刑還有一年多,新華社就發出了一篇名為《瀋陽“黑道霸主”覆滅記》的電訊稿,報道雖小心地用“惡行”替代“罪行”,用 “血案” 替代“罪案”,但在一位新聞法學專家看來,文中的“黑道霸主”、“黑老大”,實在是比“罪犯”更厲害的字眼。緊接著,媒體一擁而上,開始連篇累牘地揭露劉涌的暴行——儘管案發時大多數瀋陽人甚至不知道劉涌。當地一位記者説,各家媒體報道的來源都是某機關提供的一份通稿。

  律師的職責?

  一些網民不能接受黑幫老大劉涌就這樣逃出生天,“劉涌家花了幾百萬買通了北京的大律師”的説法開始被放大傳播。“最多的還有説我收了上億的呢!”田文昌説,“我們兩個人收了20萬,我有合同有發票,可我從來不説,説了誰信?誰相信啊!?”

  田文昌之前不太會上網,這一回他上網看了看網友的評論,一個自稱中國政法大學學生的人説了一大段話,他稱田文昌為老師,説10年前聽過田的課,當時在他眼中,田老師為弱者代言,替平民申冤,是充滿正義的,沒想到今天,他所尊敬的田老師“竟然替黑社會老大翻案”,“到今天,我才認識了你的真面目”。

  田文昌把這段話看了好幾遍,“如果他不是法大畢業的或者他不是學法律的,這種説法都可以理解;如果他真是法大的或者他真是學法律出身的,卻這樣看待問題,我實在感到很悲哀。”

  當時央視《面對面》採訪他,王志問他律師的職責是什麼,他説是最大限度維護委託人合法權益,王志追問,如果社會道德和職業道德衝突怎麼辦,他回答:沒有問題,必須是這樣,如果不是這樣就不是律師。

  “這句話讓很多人説我離經叛道,當時差點惹禍,後來寫進《律師法》了……這個問題在國外是1+1,在國內竟然是大逆不道……《律師法》今年6月1日開始實施,原來只讓談維護法律公正維護正義,現在可以説,維護委託人的合法權益了。這(變化)你不琢磨不知道,一琢磨差別大了!”

  好在,2003年時“人肉搜索引擎”還沒有蔚然成風,沒有人公佈他的電話和家庭住址,“網上圍毆”並未對他實際生活有太大影響。有人為他和網友辯論,提了兩段歷史。

  一段是西元前632年,衛國的統治者衛侯和他的侄子打官司,侄子控告叔叔謀殺叔武,衛侯派他的屬下士榮先生做自己的辯護律師。承辦此案的“法官”是晉國國君晉文公。審理的結果,衛侯輸了官司,被晉文公先生砍了腦袋,同時被砍腦袋的,還有士榮先生。殺士榮先生的理由很簡單:為壞蛋辯護的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起殺了算啦。

  一段是西元1957年反右運動,每個單位的“右派名額”大約是5%,當“右派名額”發放到律師行業的時候,5%的比例變成了100%,理由也很簡單:為階級敵人辯護的人不當右派誰當右派!?

  一些媒體和專業人士則提出更有力的質疑:田文昌曾邀請12位專家對案件進行專題討論,並出具了《瀋陽劉涌涉黑案專家論證意見書》,一些人認為這間接影響了判決,還有媒體説,田文昌給遼寧省委、省政府寫信,要求公正審理劉涌案——這被視為繼“專家干預”後的“行政干預”。

  對於後一種説法,田文昌説自己“沒有通過私人關係去尋找個別領導人的案外干預,更沒有權錢交易”;對於前一種説法,他直接嗤之以鼻:

  “專家論證是很簡單的問題,有人故意把他歪曲了。我對案件負責,請專家從法律上把它説清楚,這是我經常做的事情,有什麼不對?有人在網上説,我給專家一人30萬,我們總共才拿20萬,他們一人2000塊,連講座費都不夠,我跟司法部彙報時也是這麼説的,還有人説專家憑什麼在法庭上講話?專家(在庭外)發表意見是憲法保證的權利,專家哪在法庭上講話了?……在中國,只有權力可以干預司法,沒有權威可以干預司法。如果權威能的話,我也是權威,我能干預司法嗎?”

  你不讓它借不就完了嗎?

  他不停地清嗓子、咳嗽,説起有的媒體“整版地造謠”,有些媒體“要披露真相,根本上不了版”。“媒體的壓力只是一部分,”他嘆了口氣,“政治壓力比較大……當然我們國家有一個特殊問題,就是輿論的雜音太少,容易導致一邊倒,輿論要是代表政府、代表國家了,這個壓力就很大。”

  一位當年跟蹤報道此事的記者説,田文昌找專家論證,其實也有借助媒體之意,但是他沒想到當時的民意已經太過洶湧,任何相反的聲音都聽不進去了。

  田文昌後來參加清華的一個研討會,一些人有鋻於劉涌案,提出要嚴格控制輿論,並笑稱“深受其害”的老田肯定第一個支援。結果田文昌説:問題不在輿論在司法,輿論應該大膽地毫不保留地去監督去批評,問題在於你司法要保持你的獨立性。輿論可以殺人,但你司法如果堅持你的正確做法,輿論就殺不了人,它只能借你的刀殺人,你不讓它借不就完了嗎?

  兩年前他在美國參加一個研討會,問同會的台灣法官怎樣防止腐敗,得到的回答除了高薪養廉,便是監督。“他們沒有審委會,沒有院長,也沒有人大,他們就是法官獨立行使審判,所有判詞都向社會公開,記者隨時可以批判曝光,那你有見不得光的東西,肯定站不住……所以我從來不去譴責媒體,如果連媒體這一點也沒有,那更完了。”

  從劉涌案以降,到王斌余殺人案、阿星殺人案,再到新近的彭宇案,中國司法與民意的關係被一位觀察者形容為“司法有選擇性地滿足民意”,但是“何時滿足、何時不滿足卻沒有任何標準”。

  田文昌曾經處理過一起類似“寶馬車撞人”的案子。也是窮人受害,也是權貴在媒體上飛揚跋扈,法院一審判了這位權貴死刑。田文昌與當地官員熟識,去往當地,市長書記請他吃飯,院長作陪,席間就對他説:“二審時你得救他啊!”田文昌聽了很生氣:“真荒唐!你給他判死刑,讓我去救?”院長答:“我不敢不判啊!”

  “所以這是很悲哀的事情,他明知道判得重了,還要這麼判,”田文昌説,“後來二審改了死緩,也重了,但總算保住命了……我的意思是,民意是無可指責的,關鍵是你司法機關要堅持自己的判斷,而且你要向老百姓説明白,比如判決書就應該説清楚,越説不清楚,老百姓越覺得你腐敗。”

  他讀過那篇《中國四大“腐敗幫兇”律師》,“我是第一號,另外三個都被判刑了,言外之意,就是我也該被抓起來了……更重要的是,命題就是錯的。律師你不可能成為腐敗幫兇啊,第一,律師辯護髮生在腐敗之後,他出了事你才能辯護啊,你怎麼能幫他腐敗呢?第二,律師的職能就是辯護啊。把律師當作腐敗幫兇,等於徹底否定律師制度。”

  他每次接受採訪都要重復一句話:律師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不代表正義也不代表邪惡。現在,“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寫入了《律師法》,6月1日起施行。“寫入《律師法》是很簡單的一句話,真正的認知還要過程。”田文昌説。

  去年一個研討會,他又提這個問題,結果剛説完,兩個律師同行就站起來反駁:“你歪曲我們律師!我們律師就代表正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