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神州
字號:

律師角色定位:壞人也有接受辯護的權利

中國網 china.com.cn | 時間: 2010-06-13 10:44:29 | 文章來源: 天府早報

 

  田文昌有“中國刑事律師第一人”之稱,在早年的公眾記憶中,他更多是站在弱者這一邊,如代理天津大邱莊被害人控告禹作敏案等。而近年,他的當事人卻多是位高權重的官員,或身家億萬的老闆,如原雲南省省長李嘉廷、福布斯富豪楊斌和瀋陽黑社會頭目劉涌等。

  2月1日下午,田文昌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關於為壞人辯護

  壞人也有辯護的權利

  記者:很多人認為你以前是平民律師代表,專門宣揚正義,現在則專門為貪官、不法資本家、黑社會頭目辯護,覺得你的形象變了。你怎麼看公眾的這種評價?

  田文昌:我覺得這個問題的提出,本身就是對律師角色定位的誤解。“壞人”也有接受辯護的權利,律師只要依法辯護,就是正義的,是通過司法公正來維護正義。我們不能要求每個律師都只為弱勢群體辯護,也不能要求一個律師只接一種類型的案子。即便貪官、黑社會分子也有自己的權益需要維護,不能隨意處置。

  關於接案標準

  否認接劉涌案收入百萬

  記者:每年找到你的案子大概有1000個,你能接多少?收入多少是一個重要的考慮標準嗎?

  田文昌:我現在一年也就接二三十個案子。我接的案子刑事和經濟糾紛的民事案各佔一半。從收入上,肯定經濟案子多,我若光辦刑事案子,連這個律師事務所都養不活。有人説我辦一件刑事案子收上百萬甚至千萬。我不知道這些話是怎麼傳出來的,反正我是沒見過。別人的嘴是堵不住的。

  其實這些敏感案子我真的不想接,他們都是通過有關部門、通過熟人、通過各種渠道找我,一而再,再而三;我偶爾接幾個。在收費角度,我沒那麼多考慮。但我不會因為收錢少,我就不負責任。

  關於專家論證書

  不會干預司法公正

  記者:在辦理案件中,你時常邀請法學專家論證,出具了對你的當事人有利的專家論證書。這一點在學界和民間都引起很大的爭論。

  田文昌:這種爭論是有一定誤區的。人們(包括我)最反對的是行政干預司法,但是專家的法律意見書卻與行政干預不同。首先,專家的法律意見書代表的是一種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權力,不可能産生干預的作用。其次,因為我們國家的司法環境、司法人員素質以及立法水準都不盡如人意,這幾種因素交織在一起,導致我們在具體的案件上,會産生一些歧義。請專家論證只是在理論上尋求一種參考。

  關於走領導關係

  無案外干預和權錢交易

  記者:有消息説,在辦理劉涌案的過程中,你給遼寧省委、省政府寫信,要求公正審理劉涌案。這種希望通過黨委、行政機關干預司法審判的行為,你覺得這樣做適當嗎?

田文昌:劉涌案我都是按司法程式辦理的。向上級司法機關逐級反映情況並未超越程式,恰恰是律師的權利。我並沒有通過私人關係去尋找個別領導人的案外干預,更沒有權錢交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