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審計署完成一項專門審計,將深圳市租賃中心“史上最牛工資”的名聲坐實。這個處級事業單位,自2009年10月1日起實施績效工資以來,主任層級(處級)、科級及普通員工年薪分別為63.53萬元、35.87萬元和27.27萬元。

深圳最牛工資單被證屬實

自2008年7月成立至2010年末,租賃中心將443.69萬元“自有物業”租金收入截留至工會賬上。
深圳一事業單位節日費達1800萬 每人平均年薪超30萬
2010年12月22日,知情網友在論壇以貼圖形式,曝光深圳租賃中心的薪酬表單,披露中心員工年均薪酬最高達68萬元,最低25萬元。僅“退休員工節日費”就高達1809.6萬元。審計署的審計調查,印證了網路披露的大部分事實。

全文>>>

回應稱高工資屬制度缺陷 年每人平均工資已被降45.5%
深圳住宅租賃管理服務中心去年已完成整改,年每人平均工資被降45.5%。深圳市住房建設局相關負責人回應,稱該中心被曝平均年薪30萬的情況發生在2009年和2010年兩年深圳對於事業單位工資水準沒有明確標準規定的情況下,屬制度缺陷造成的,但沒有違規。

全文>>>

“最牛工資”咋如此“牛”

住建局表示,自2011年1月開始,該中心物業租金收入已全部納入市財政收支兩條線管理。
“沒處罰依據”比“天價工資門”更可怕
一條“最牛工資單”揭開了國有資産管理漏洞的冰山一角,一個涉嫌違法的行為卻被説成“不屬於違規行為”,而是“制度缺陷”,這些看起來都非常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天價工資門”居然“沒有處罰依據”的心態。

全文>>>

“每人平均30萬”翻出了“公共部門暴利”的裏子
“天價工資”的意外曝光並最終被查實,最大的意義還是在於為公眾提供了一個管窺體制內部門“收入無度”的切片。它所反映出的權責不分、公私混亂,以及公開透明機制的闕如,切中了“公共部門暴利症”的病灶。

全文>>>

“最牛工資”案為何處理難

就目前的結果來看,“最牛工資”所受到的處理,卻連“蝸牛”的處罰都沒有。
“最牛工資”事件不能最“牛氣”收場
面對如此行為,相關部門只是罰酒三杯——濫發工資和福利,並且大庭廣眾之下堂皇撒謊的相關領導,並未受到任何懲處,“該中心未出現人事變動,相關部門對其兩年濫發工資的處罰,僅僅是把改制後該中心主任仍從市財政領取的2萬元薪水予以收回。”

全文>>>

“最牛”工資為何以“最蝸牛”的方式去懲罰?
“最牛”工資莫以“最蝸牛”的方式去懲罰。顯然,深圳住宅租賃管理服務中心的“天價工資”現象,根本就連“蝸牛”的處理都沒有。“僅僅是把2008年改制後該中心主任仍從市財政領取的2萬元薪水予以收回”,如此輕描淡寫,又怎麼能算得上是一種懲罰呢?

全文>>>

結束語

一些單位之所以能夠“借雞生蛋”並能“快速致富”,私心作怪首當其衝,但與監管機制乏力也有很大關係。事實上,正是由於制度設計存在漏洞,管理混亂不堪,審計監督等手段也薄弱,群眾監督制度被架空,才給“權力自肥”者留下了暗箱操作的空間。□ 策劃:王婷

聯繫我們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