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媒體報道,江西上饒市廣豐縣橫山鎮山頭村村主任夏劍波長期在外省包工程,將公章交由其父母保管,村民辦事需要找其父母,並且需要“意思意思”才能蓋章。網友們質疑:這樣的村幹部是如何選出來的?農民要這樣的村幹部又有何用?

“村官空巢”是農村空殼化的縮影

從農村考上大學的李妍薷又背上簡單的行囊回到農村,成為寧夏首批大學生“村官”之一。
江西廣豐調查“村官空巢” 村幹部長期在外賺錢
廣豐縣委、縣政府對橫山鎮黨政班子成員啟動了問責程式,嚴肅追究有關責任人的責任;責成橫山鎮黨委、政府對山頭村村主任夏劍波進行了誡勉談話,並視情況責成山頭村黨支部依照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啟動村主任的罷免程式。

全文>>>

江西山頭村"村官空巢"調查:公章留給父母保管使用
江西上饒市廣豐縣橫山鎮山頭村村主任夏劍波長期在外省包工程,將公章交由其父母保管,村民辦事需要找其父母,並需“意思意思”才能蓋章。對此,橫山鎮鎮長俞立峰認為,“村幹部平時收入低,出去賺點錢是可以理解的。”

全文>>>

是什麼“誘發”了 村官“空巢”之症

山東省棗莊市山亭區山城街道紀委加強對大學生村官理想信念、廉潔從政的教育。
“村官空巢”現象是農村轉型過程中的社會病
“村官空巢”現象説到底是農村在邁向現代化過程中産生的一種“社會病”,是基層權力瓦解的表現。要解決“村官空巢”現象,還需重建鄉村社會,重構基層權力。一方面要加快農村現代化建設,促進農村經濟發展,讓更多村民可以“以地生財”,從新農村建設中得到實惠。

全文>>>

媒體稱“村官空巢”折射農村基層組織建設渙散
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因青壯年外出、家庭“空巢”化而産生的農村留守人口總量已接近1.3億。在這種愈來愈嚴重的農村人口“空巢化”大背景下,出現上述村主任不在村裏,“村官空巢”現象,並不讓人感覺意外。

全文>>>

預防“村官空巢”需築好“制度籬笆”

一個名校的碩士研究生沒有考慮大城市白領的生活,而是去農村當起了“豬倌”做起了村官。
“村官空巢”暴露出基層治理環節的不足
村官長期撂下村務外出打工,置自身職責于不顧,種了自己的“田”,荒了村裏的“地”,使村黨支部和村委會成了“空巢”,基層權力運作出現“空缺”,農村工作陷入停頓、癱瘓狀態,則是應該引起縣鄉兩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解決的事情。

全文>>>

“空巢”村官製造的三個問題亟須厘清
前幾天,南通一城管局長因公務繁忙,讓夫人代其外出考察,現在這位江西的村主任又“微服下海”,把掌管幾百戶利益的予奪大權交給年邁的父母,不得不讓人慨嘆“朝中無大將,家人做先鋒”。

全文>>>

結束語

“空巢”村委會和公章管理的混亂,反映了當地基層權力監管的明顯漏洞。國家在農村發展政策上提出要選出“雙富帶頭人”,為村民致富樹立榜樣。但是這不意味著村幹部可以違背組織原則,把集體資源為個人所用,只顧自己致富,不帶動村民致富,還為村民辦事設置種種障礙。長此以往,基層權力就會淪為少數人牟利的私人工具。 策劃:胡永平

聯繫我們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