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饅頭被"染色" 日期隨意改

當“饅頭”患上“染色體病”

曝光不是“染色饅頭”終結者

■策劃:王婷 ■Email:wangting@china.org.cn■ 更多新聞眼請進中國觀察欄目

調查:蒸饅頭車間滿是污漬

   在加工車間裏,這些回收回來的饅頭被工人從包裝袋裏取出來,直接倒進了和面機裏。隨後,工人把兩桶水倒進和面機,將饅頭充分浸泡。5分鐘後,工人又把兩袋麵粉倒進了和面機,與泡軟的饅頭一起攪拌了起來。
   和面機的對面是一台饅頭機,把面填進去,在出口就能直接滾出麵糰了,然後麵糰被放在一個個鐵盤子裏,準備進入蒸箱。在蒸饅頭的車間裏,記者看到地上滿是污漬。十幾分鐘之後,一個個熱氣騰騰的饅頭就新鮮出爐了。

染色饅頭修煉我們的胃口

   中國人吃東西講究個色、香、味俱全,盛祿公司的老闆為了滿足百姓們這一需求,真是絞盡了腦汁。純玉米麵的饅頭看上去有點像黃臉婆,吃起來呢又比較硬,容易磨壞牙,吃不好還可能噎死人。
   於是,咱老闆乾脆就不用玉米麵了,全部換成白麵,顏色也好辦,放上色素,調一調,再放上甜度極高的糖精,這樣的玉米饅頭蒸出來,黃裏透亮;咬上一口,甜到心裏。
   咱們老闆不但有智慧,還特節約、特人道。超市裏面賣剩下的饅頭,沒人買了,棄之太可惜了,再想到非洲還有那麼多人民吃不上飯……算了,剩下的都給我送回來吧,不是有個詞嘛,回爐深造!

都不吃自己做的饅頭,吃誰的

   任何對染色過期饅頭的描述都是多餘的,一句“打死餓死都不吃自己做的饅頭”已經説明一切。身在行業之中,對行業潛規則了然于胸,“打死都不吃自己做的”,既表達了品質之惡劣,也有業內知情者和局外人的僥倖感:因為自己知情,所以不吃這種“毒饅頭”。
   可是,在經濟社會的消費網路中,誰能逃脫這種被毒害的邏輯鏈?互相傷害的惡性迴圈,將每個人都深卷于其中的大網,商業道德淪喪之下,沒人能真正以局外人的優越感置之度外,每個人都會是受害者。
特 刊

"累時代"誰關注過勞人

“形象工程”秀出官場百態

中石化天價酒單刺痛誰?

"弒母利刃"捅傷的還有誰

過度醫療折射醫學之痛

住房問題影響我國全局

40歲4000萬 勵志or拜金

中國城管“重塑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