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二代:對"貧窮世襲"存憂慮

窮二代起點低 出路在何方?

窮二代不應繼承貧窮 需"攙扶"

■策劃:王婷 ■Email:wangting@china.org.cn■ 更多新聞眼請進中國觀察欄目

窮二代市民化成本不超10萬

   對於農民工市民化究竟需要支付多少成本,有很多看法。住房城鄉建設部2006年所做的調研顯示,每新增一個城市人口需要增加的市政公用設施配套費,小城市為2萬,中等城市為3萬,大城市為6萬,特大城市為10萬。
   雲南大學發展研究院2009年所做的相關調研顯示,東部沿海地區第一代農民工與第二代農民工市民化的社會成本分別約為10萬與9萬,內陸地區約為6萬與5萬。《中國發展報告2010》則認為,中國當前農民工市民化的平均成本在10萬左右。

給"窮人"劃個準確界線

   社會發展要更多關注窮人。那麼,哪些人是窮人?我們有必要給貧困一個嚴格的概念,給窮人劃一個準確的界線。有了貧困的定義及其標準之後,實際上,救濟就逐漸地轉向了國家補貼的福利計劃,也就是用納稅人的錢來幫助納稅人,從而使社會的分配更加公平,也改善了相對低收入家庭的生活狀態。
   從目前中國分配製度的改革看,我們更需要一種長遠考慮,即改變貧困的概念,把救濟變成一項長期的社會福利計劃,讓更多的家庭受惠。要達到這個目的,就需要確定貧困的基本定義,以及以這一定義為基礎的貧困線。

窮二代要有"窮棒子"精神

    富不過三代,窮不過三代,人們奉為鐵律。其實,富不靠老爸,窮不靠國家,靠自己一雙手謀生、創業,鐵律當破矣。除了自身無能為力挖不掉的窮根兒,他們有權利選擇享受國家財政支付的低保。相當一部份吃低保的“窮二代”,可以通過勤奮勞動走向富裕。
    重提“窮棒子”精神,不是要我們“窮二代”走貧窮的回頭路,再去吃二遍苦、受二薦罪,而是人窮志不窮,拋棄賴漢思想,要有“人行我也行”的勇氣。窮則思變。關鍵是要思,思上進,思創業,思致富的金點子,再一步一步腳踏實地走向致富路。
特 刊

"累時代"誰關注過勞人

“形象工程”秀出官場百態

中石化天價酒單刺痛誰?

"弒母利刃"捅傷的還有誰

過度醫療折射醫學之痛

住房問題影響我國全局

40歲4000萬 勵志or拜金

中國城管“重塑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