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糾結房價調控目標

限價標準還是漲價標準?

“限價目標”要考慮市場預期

■策劃:王穎文 ■Email:wangyw@china.org.cn■ 更多新聞眼請進中國觀察欄目

公佈房價調控目標為何這樣難

    業內人士推測,有城市還會以GDP或者是CPI的漲幅為參照。更明確的標準則是相比2010年全年該城市的房價漲幅。如果住建部能統一這個標準,相信各地也不會如此無所適從。這是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對調控房價,地方政府可用的手段本來就不多。流動性過剩不是地方政府所能左右的,貸款利率也不是地方政府所能控制的,能使用的,也只是限購、批證這些行政手段。
    原因之三,是少數地方政府,拿土地當搖錢樹。對這些患上了“土地財政依賴症”的城市來説,調控目標定高了(比如説房價只漲2%甚至不漲),開發商不買賬,土地賣不動,自然是無法大興土木提高GDP;調控目標定低了,房價漲得太快,不僅老百姓不買賬,相信國家也會對這樣“頂風作案”的城市問責。

地方公佈調控目標的怕和愛

    從業已公佈房價調控目標的城市看,有的表示控制在GDP增幅以內,有的表示控制在當年城鎮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增幅以內,有的表示增幅不高於去年全國平均值,真可謂五花八門。鑒此,有業界專家指出,房價控制目標應該和CPI相結合,物價上漲多少,房價上漲多少才合理。其實,這又陷入了房價是不是應該納入CPI統計範圍的學術論爭。房價調控目標該怎樣向社會公佈,並不是高深的學術問題,而是地方政府如何摒棄土地財政,堅持執行中央政府決策部署的政治問題。失去了對土地財政的“愛”,地方政府就不會在公佈房價調控目標上左右為難了。

房價控制目標可見"心慈手軟"

    “新國八條”中要求各地根據經濟發展目標、居民收入、居民住房支付能力確定房價控制目標,顯然不是僅僅要求各地房價漲幅不超過GDP或居民收入增速,而只是強調確定房價控制目標可以參照這些因素。一個簡單的道理是,如果房價調控目標僅僅不高於GDP或居民收入增速,那麼不管GDP和居民收入怎樣增長,房價同步上漲之後仍然太高,仍然與GDP、居民收入嚴重不相稱,仍然有很多人買不起房,甚至更加買不起房。不得不説,房價漲幅不超過GDP或居民收入增速這樣的調控思路,與中央樓市調控政策的本意嚴重不相符。
    一些地方確定的房價控制目標如此之高,可能是擔心過於嚴厲的樓市調控影響當地經濟增長,甚至影響政府收入,也可能是為了給房價調控留下寬鬆的空間,以免因完不成目標任務而承擔責任。在某種意義上,確定什麼樣的房價控制目標,體現了地方政府調控房價的誠意和決心。
特 刊

"累時代"誰關注過勞人

“形象工程”秀出官場百態

中石化天價酒單刺痛誰?

"弒母利刃"捅傷的還有誰

過度醫療折射醫學之痛

住房問題影響我國全局

40歲4000萬 勵志or拜金

中國城管“重塑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