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購令下二三線城市房價齊漲

中央督察16省市房産調控

持續加息對房價影響幾何?

■策劃:張艷玲 ■Email:zyl@china.org.cn  ■更多新聞眼請進 中國觀察 欄目

重新調整房控目標勢在必行

    根據今年1月26日出臺的“新國八條”規定,各城市人民政府要合理確定本地區年度新建住房價格控制目標,並於一季度向社會公佈。如今大限已過,在全國657個城市中,有608個城市按時公佈了年度新建住房價格控制目標,佔比92.5%。
    從各地公佈的房價控制目標來看,除了北京市的房價控制目標是穩中有降之外,全國各地的房價控制目標“漲”聲一片,房價控制目標變成了漲價目標。大多數城市的房價上漲目標定在10%左右,而一些沒有具體上漲目標的城市,則是將房價上漲目標與居民收入增長或GDP增幅掛鉤。

別讓調控政策政策變“對策”

    兩個多月過去了,除了北京明確提出“穩中有降”的調控目標之外,幾乎所有城市都在各自的參照係下為今年房價的繼續上漲留下了“充足”的空間。原本以控制房價、扭轉預期為目的的房價控制目標在具體的實踐中反倒助長了“漲價”預期。不僅如此,在制定房價控制目標的過程中,一些城市只對部分區域限價,還有一些城市只對部分戶型限價的措施,更是變相地消解了調控的力度,將執行中央政策變成了完成任務的“對策”。

房價調控掛鉤收入比漸行漸近

    大限已過,房價目標調控卻再起波瀾。3月下旬,各地密集出臺的房價調控目標,除北京提出“穩中有降”外均以“漲”為主。在住建部發文示意酌情調整已發佈的調控目標後,與此前各地普遍以GDP和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漲幅為參照不同,重慶市重新調整後的房價調控將與收入比掛鉤。“重慶模式”是否將如一張多米諾骨牌,引發參照物調整的連鎖反應呢?
    專家表示,目前來看,居民收入水準難以劃分和確定在統計上欠缺一定的可操作性。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輪房價目標調控中,對於政策中所涉及到的新建住房的界定、調控的區域、參照物數值本身的科學性乃至調控執行的時限等內容,仍需要進一步理清和明確。
特 刊

"累時代"誰關注過勞人

“形象工程”秀出官場百態

中石化天價酒單刺痛誰?

"弒母利刃"捅傷的還有誰

過度醫療折射醫學之痛

住房問題影響我國全局

40歲4000萬 勵志or拜金

中國城管“重塑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