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建議賣淫女改名失足婦女

公安部再次重申:不得歧視、辱罵、毆打,不得用遊街示眾、公開曝光等侮辱人格尊嚴方式羞辱賣淫女。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長劉紹武:“以前叫賣淫女,現在可以叫失足婦女。特殊人群也需要尊重。”

“賣淫女”改稱“失足婦女”,給力但不過癮

至少就我看來,技師和兼職妹不説,這個什麼公主啊、流鶯啊、樓鳳之類的,不但好看好聽,而且還能更加富有詩意,能讓人産生聯想,也許比“失足婦女”更過癮。

改稱“失足婦女”體現執法理性的回歸

尊重公民的權利和尊嚴,不僅僅是執法情懷和道德的主觀要求,而且是法治的剛性要求。因而,“賣淫女”向“失足婦女”稱謂的改變,談不上進步,而是某種救贖。

賣淫女改稱失足婦女 媒體稱仍有偏見

到了中國的人文主義精神被抹殺的明清,妓女才真正打上了“卑賤”的標簽,封建禮教被神聖化。幾百年來的禮教傳統,深深烙在這個民族的集體無意識裏,戴震所説的“以理殺人”的悲劇層出不窮。

男子開車撞壞五棵樹 綠化公司開出13萬天價罰單
因為交通事故,撞壞路邊綠化帶上的5棵樹,最後竟然被綠化公司開出了13萬的天價賠償,這著實讓人聽著有點咋舌!但這件事還就是真的,就發生在蘇州市幹將路的蘇州市草橋中學附近。
治堵能聽進多少公眾意見
對於北京的交通擁堵,每個人都有切身體會,都會提出一堆意見和建議來。還必須看到,不同利益群體,公車一方、私車一方,黨政幹部、專家學者、普通市民,有車族、自行車族、行人各有其權益訴求,都未能免俗。

離婚案多牽扯探視權糾紛 借此爭撫養權勝率不大

2009年3月,孫楠與買紅妹協議離婚。離婚協議約定,二人的兒子、女兒均由買紅妹撫養,孫楠定期支付撫養費。2010年11月,孫楠起訴前妻買紅妹,要求將兩個孩子的撫養權判歸自己所有。

監護人能隨意處分被監護人的個人財産嗎?

劉某某與劉某是哥倆。他們的父母親已于最近幾年先後去世,給哥倆各留下一套住房,還給劉某留下10萬元積蓄。因劉某是精神病人,故劉某某作為哥哥是他的監護人。

“慈善父親”:膨脹然後坍塌
從奮不顧身救險的抗洪勇士,到街頭跪討救子、頻頻現身媒體的“愛心父親”,再到截留紅十字基金會救助白血病患兒善款的犯罪嫌疑人,馬書軍的每一次人生轉折都令人唏噓。

責任編輯 胡永平

用網路來記錄一切,讓時間去沉澱一切!

中國觀察|欄目部落格|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