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河南76歲菜農張全會被城管執法人員掀翻菜攤和連扇耳光一事,引起了公眾關注。儘管相關部門已介入調查,但由此引發的對城管執法方式等問題的探討,卻依然熱度不減。

近年來,就改進城管工作,各地進行了不少嘗試。無論是“美女城管”的上崗,還是禁止野蠻執法的嚴格規定,城管柔性執法成為較為普遍的探索。

這樣的做法能否起效?執行中還有哪些值得改進?本報記者對福建、河南、貴州等地情況進行了探訪。

紅頭文件,叫停野蠻執法

“聽説以後城管不能隨便拆攤子扔東西了?”11月15日下午,福建省福州市,正準備出發去擺攤的老楊,邊往小三輪車上搬貨物,邊與同伴議論。中午,老楊剛看到了福建省出臺柔性監管小型攤點政策的新聞。

11月13日,福建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等部門出臺意見,要求規範發展城市菜農早市和便民服務點,其中“堅決禁止亂收費、多收費”、“禁止超越法律規定許可權,採取沒收、毀壞流動攤販財物等野蠻執法行為”等措施引發熱議。對城管執法,此次也專門提出了“注重把握執法尺度”的嚴格要求,要求“採用柔性執法”。

同日,河南省鄭州市。針對近期多起城管執法不當、造成惡劣影響的事件,鄭州市委、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出臺十大意見,規範城管執法。主要措施包括:出現粗暴執法事件後,將立即對行政執法人員資格進行進一步檢查;對越權、違規執法情況,進行全面檢查和糾正;進一步建立和完善文明執法領導責任制,對出現不文明執法的事件,要追究單位主要領導和主管領導的責任。

對此,鄭州市民崔顥表示了歡迎:“以往城管野蠻執法現象屢禁不止,不但使城管隊員陷入危險的暴力衝突之中,而且損害了政府形象,削弱了政府工作效率。這次的措施,或許能夠改變這一局面。”

文明執法,更重依法行政

對於“柔性執法”,福建各地此前已有探索。

2008年底,漳州市漳浦縣組建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時,特別成立了女子執法中隊。“希望發揮女性親和力強、善於溝通、耐心細緻的特點,實現柔性監管。”執法局局長涂平輝表示。

他舉例説,遇到店舖佔道經營,女子執法隊員的做法是,耐心勸導之後,幫忙將擺在店外的貨物抬入店內,還拿起掃帚幫忙將店門口清掃乾淨,“讓違規的店主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

“不僅是女子執法隊,所有城管人員執法時都要先勸導、教育,只有屢勸不聽的才依法採取暫扣貨物的強制手段。”涂平輝説,近兩年來,漳浦城區內採取強制手段的僅30多起。“我們內部的標準是至少勸導5次,但絕大多數情況用不著5次。”

勸導教育為主、禁止野蠻執法,如今成為福建全省城管的統一要求。如有違反,福建省規定:對粗暴執法、濫用職權、越權執法、紀律鬆懈、作風散漫、多次教育不改的執法人員,要堅決從執法崗位上淘汰下來,進行待崗學習、轉崗或清退處理。

“監管與被監管本是一對矛盾”,福建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社會處副處長龔高健説,如果能真正實現人性化執法、和諧執法,無疑將化解矛盾,對促進社會和諧起到積極作用。

此外,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聞剛認為,應該推進行政執法專業化,其特點是執法主體、執法許可權法定化,每一個執法行為,都必須有法律依據,無論是程式還是實體都要依法辦事,這有助於依法行政理念的建立和推廣。


服務為本,方能標本兼治

寓服務於管理,也成為目前城管工作中逐漸被接納的理念。

鄭州此次出臺的十條措施,就明確提出,認真做好困難群眾就業幫扶工作,拓寬合法就業渠道,加大提供公益性服務崗位工作力度,努力為困難群眾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

此外,鄭州還就如何改進城市管理執法、加強執法人員管理等工作,通過網路公開徵求社會各界意見,更好地接受社會監督。

貴州省貴陽市小攤小販的管理,最近有所改進,也得益於將“以堵為主”的管理方式轉變為“疏堵結合、先疏後堵”。

鋻於小攤小販主要由城市裏的低保戶、殘疾戶等困難群體構成,沒有其他收入來源,只能靠擺攤維持生計的現實,貴州省委常委、貴陽市委書記李軍表示,小攤小販佔道經營,只是迫於生計,絕不是故意跟制度過不去,不能簡單取締了之;要為這些攤販解決後顧之憂,給他們造飯碗、找飯碗。

本著既保城市“面子”、又保攤販“肚子”的原則,貴陽市近日制定了相關政策,規定:對臨時佔道攤位,將按“不影響市容市貌、不影響消防安全、不影響道路交通、不影響市民生活”的原則,相對集中規範設置,為攤販保留在城市的生存空間。

貴陽市還規定,對上述攤販,市場管理部門除收取攤主少量的垃圾處置費外,2至3年內暫不收取其他任何費用,盡可能減輕攤販的負擔。目前,首期臨時佔道攤區已步入正軌,共安置低保戶、下崗困難職工等5000余人。暫時未能安置好的攤主,將通過安排公益性崗位、納入低保等措施,保證其生計來源。

小攤販劉軍説,從“遊擊隊”變成“正規軍”,心裏踏實了,不怕城管來查了,大家也能更自覺地搞衛生、保持街道乾淨整潔。(記者 龔金星 余榮華曹樹林 汪志球)

快評:管好自己,才能管好城市

“城管打人”的報道,每出現一次,總會刺激公眾眼球,挑動百姓神經。這類事情的出現,淹沒了人們對城管工作難處的理解,放大了城管的不良形象。

由於一些地方沒有把好人員素質關、法律意識關,致使部分城管人員在工作中存在“三過”行為:一過,不作為,對老百姓反映的問題,常常久拖不決;二過,執法粗暴;三過,違規違紀,吃拿卡要。

“三過”不管,難立威信;“三過”不改,難贏人心。因此,城管需管好自己,才能讓管理對象信服;管好自己,才能法通令行管好城市。

自己管好自己,還需要他律,需要有效監督制約。否則,城管執法就會離依法行政、文明執法的要求漸行漸遠,也會埋下更多不和諧的因子。(姜赟)

近日,福建、鄭州、貴陽等省市出臺相關政策,改進城管工作,告別野蠻執法,施行耐心細緻的説服教育,人性化的服務引導。這些做法,值得稱讚,更值得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