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假期剛結束,溫先生跑了多家銀行,他告訴記者,銀行最新的理財産品投資門檻開始逐提高,而且並沒有保持節前的高收益,而是出現不少的下滑。

事實上,市場在春節前出現的理財産品“火拼潮”正逐步降火。一方面,銀行借助理財産品“攬金”的動力減退,産品收益回落。另外,各種網際網路理財産品曾一度“高燒不退”的收益也悄然下降。

面對新産品此起彼伏卻又暗涌不斷的理財市場,宜信財富理財師何彬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分析,他對馬年理財産品的收益率,抱有謹慎樂觀的態度。“2014年的理財産品的收益應該會處在上升期,普遍家庭的收益比往年稍微有一點提高。”他稱。

高收益去哪兒了

“在今年,銀行頻頻出現7%至8%的較高年化收益率的可能性不大。”銀行人士向記者分析,預計今年央行將採取適度偏緊的貨幣策略,因此,今年理財産品的收益率比較均衡,將保持在4%至5%的浮動區間。

按照往年經驗,理財産品在春節後都會有一定的下降趨勢,主要與銀行的年末考核時間點已過,攬儲壓力減緩有關。與往年相比,今年的貨幣市場資金面相對充足,據近日的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數據顯示,隔夜、7天、14天等短期利率集體下跌,節後回流現金並不緊缺。

同時,年前備受追捧的各種網際網路理財産品收益也下降,有些收益率曾一度達到8%以上的産品回落至6%。

實際上,餘額寶、微信理財通、百度百發等網際網路理財産品與貨幣基金或理財債基掛鉤。同花順近日數據顯示,貨幣基金整體收益率的最高值也由春節前的7%以上降至6.5%。

有投資人士分析,雖然收益有所下滑,但貨幣基金相對於活期存款的收益優勢,投資者將錢款投入相應的貨幣基金仍較為便利,獲取較活期存款高很多的收益。“隨著市場競爭加劇,整體收益保持穩定,但也會有相應的調整,很難再向高收益突破。”


對於理財産品市場收益的變化,溫先生向記者分析了他的擔憂,銀行的理財産品與網際網路理財産品相較而言各有優勢,但最高年化收益只不過6%左右。隨著行業競爭日益加劇,各大銀行、機構陸續推出網路理財産品,他擔心會攤薄收益,導致高收益很難長期保持,而且,太多的選擇也會擾亂資産配置。

宜信財富理財師何彬則認為,2014年理財産品的收益應該會稍有提升。他分析,中國的政策將在逐步放開和監管趨嚴這兩方面同時進行調整,2014年將是理財産品競爭白熱化的一年。2014年流動性表現整體上較為寬裕,但流動性略有收緊,從外部環境來看,比方説美國,美國縮減量化寬鬆規模,這對國內銀行的資金緊張程度會有一定加劇。這兩個因素,致使資金在整合程度上會缺錢,促使理財産品的收益率會稍有提高。

“對於中國目前的狀況來説,普遍家庭能獲得8%到10%的投資回報,是相對比較合理的收益區間,而且比較容易實現。”他表示。

理財師支招:須增加固定收益類産品配置

2013年,財富機構宜信財富與《福布斯》中文版聯合發佈的《2013中國大眾富裕階層財富白皮書》顯示,整體上來説中國大眾富裕階層偏好中低風險。其中,選擇“中低檔風險、中低檔收益”者比例超過八成。

理財産品市場能否保持長期高收益前景依然未明朗,過於偏好中低風險,有可能導致大眾富裕階層在資産配置方面陷入被動。

數據顯示,美國一個普通家庭的三種産品資産配置比例,包括銀行存款、股票以及債券。以這三種産品為例,西方正常家庭的比例是1:4:5,即如果有100萬的話,10萬放在銀行,40萬在股票市場,另外50萬就在債券市場。而中國家庭的平均比例是7:2:1。中國也有另外一個極端,比例為1:7:2,即債券佔到10%,股票佔到70%,銀行存款就20%,這是中國普遍存在的“兩頭大結構”的資産配置狀況。

“總體而言,中國家庭普遍出現的一個問題是固定收益類産品的配置偏少,這類也就是西方的債券類産品。”何彬解釋,中國的債券市場並不是一個很發達的市場,在中國能夠買到的債券類産品並不多,債券類資産在中國本身以其他形式出現,因此,市場主要以固定收益類産品的形式出現。

目前,部分銀行理財産品、P2P類固定收益理財、信託類産品、有限合夥的私募類産品和部分網際網路産品,都是固定收益産品的主要形式。

何彬建議,在2014年,家庭應該稍微增加固定收益類産品的配置,可以把10%到20%的資産放到這部分産品中,通過一定的組合,使得家庭能夠穩定地拿到8%至10%的回報。(通訊員劉璇 騰訊大楚網 尚冰)

目前,銀行的理財産品會低於8%,像宜信財富提供的P2P類固定收益理財産品能夠提供年化10%左右的投資回報。“通過一定的組合,是可以實現8%至10%的回報預期。”他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