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7日,走進遠東大學時,昨日的中高管演講比賽剛剛偃旗息鼓,繁忙的辦公室趨於平靜。太陽升起的時候,日常工作繼續拉開了帷幕。

早晨,八點半

遠東大學校長助理孟祥波前去集團總部參加HR會議,由於執行校長的更換交替,他肩負著遠東大學現在所有的職責:領導十多位在職教職工,以及公司內外百來位講師,制定培訓計劃和安排教研組會議。

在黨建學堂,1月份的新員工入職培訓進入第二天,教員周能正在講臺上為新員工講解禮儀。

知識學堂裏,哈理工培訓班傳來抑揚頓挫的講解聲,小講堂裏坐滿了報名參加課程的員工,後門打開著,方便員工悄悄進出,偶爾也會竄進去幾個旁聽生。

教職員楊麗一開始坐在辦公室編排課程,但很快她站起來去黨建學堂提醒周能下課,手中拿著新進員工名單,不停接打電話確定明天軍訓的安排及員工請假事宜,時不時和新員工聊考試的安排。在這個月末,她還將組織新進員工前往上海知名企業參觀學習。

伊始

2010年5月26日,遠東大學在新遠東電纜有限公司內成立,兩天后的28日,距離1990年遠東成立、第一座廠房封頂,剛好過去20年。

作為行業內第一家企業大學,2010年遠東大學成立之初,本著“遠東給你致富的崗位,還給你致富的智慧”的人才培養理念,首先將立足於內部培訓,根據崗位的不同,針對生産、技術、行銷、管理等設立系統的培訓方案,結合崗位職業技能的要求,在培訓中學習和思考,在實際工作中訓練和輔導,達到“遠東標準(國際一流標準)”後,頒發“遠東大學學力證書”、“遠東大學崗位合格認證證書”。

遠東大學突破性地在企業內部通過學分制進行考核。這意味著每一個遠東人的晉陞、工作以及今後在遠東的職業規劃,都必須要按計劃在遠東大學完成學習培訓,只有得到了相應的學分之後,在遠東的職業成長歷程才真正敞開大門。

在2010年建立遠東大學,旨在總結公司20年為員工全面、系統、持續培訓的經驗,同時整合外部與遠東有良好合作傳統的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哈爾濱理工大學、江南大學、上海電纜研究所等優勢資源的基礎上成立的企業大學,為合作單位提供案例教學和實地考察服務。

遠東大學的建立,順應了當時周圍環境,也是遠東發展的必然結果。2010年,曾經作坊式企業的遠東已成長為坐擁80多億元資産,員工6000余名,年銷售收入超100億元,以電線電纜、醫藥、房地産、投資為核心業務的大型民營股份制企業集團。當時的環境下,審時度勢,如何帶領企業往下轉型,以及企業人如何繼續學習,成為了董事局主席蔣錫培心中新的課題。

企業員工的繼續學習,新入員工的到崗培訓,管理層對於培訓意識的不夠到位,都讓企業在擴大規模的路上遇到不少磕碰。不學習,意味著團隊無法進步,而學習,在當時的環境下,依靠的是企業員工進公司前的積累學習和到崗培訓,餘下的,就只是“啃老本”式工作。

遠東大學就是在那個時候順應而生,它的成立解決了當時頗為頭疼的企業培訓,同時也將新員工培訓從人力資源條線中分離出來,單獨成為一體,完善員工培訓,並且不以兼職的頭銜讓人力資源部員工處理培訓事宜,分工明確且職責清晰。至此,遠東完成了企業培訓的重大改革,遠東企業大學正式拉開帷幕。


現狀

在遠東大學,展廳墻上挂著 “我只有好好的幹下去,為了這份信任、榮譽和責任。——蔣錫培”,以及“遠東給你致富的崗位,還給你致富的智慧”的標語,安靜明亮的展廳內,整齊擺放著桌椅,供員工學習間隙休息。

蔣錫培把遠東大學的願景定位於“創建世界一流的企業大學”,其校訓為“服務社會,創造價值”,把對員工的培訓當作投資而非成本,企業與員工之間雙方奉獻是雙贏,培訓就是企業對員工奉獻的一種方式。

而遠東發展至今,每年一期的黨員幹部培訓班已經辦到了十八期,差不多從創業伊始,企業學習就已經拉開序幕,2012年遠東大學一共開展了104個培訓項目,針對性極強,幾乎覆蓋基層、中層、高層所有員工,投入資金近3000萬元。而發展至今,遠東大學悄悄拉開了它的轉型步伐。

基於企業生産和經營的核心需求,遠東大學針對性地設立生産學院和行銷學院,分別由主管企業生産和行銷的領導主抓,培訓具體內容依據一線的操作優化需求而定,這使得遠東大學又承擔了實戰型與研究型相結合的機構職能。

隨著步伐的前進,遠東大學作為企業大學的一份子,在承擔起傳統職責的同時,更增加了研究型的工作,而傳統企業大學中,企業大學應該同時承擔這三種功能職責,即培訓、變革管理和戰略思考及探討。更重要的是,企業大學應該成為一個企業的學習和知識管理中心(Learning Center)。

知識管理,把每一個知識型員工的經驗和思考通過整理形成教材,以便形成共識,實現知識延續。建立學習和知識管理平臺,如企業內部網、知識管理數據庫、知識共用平臺、市場研究系統等。企業需要有效地吸取員工的知識和經驗,將其系統化之後與所有員工共用;同時,不斷科學而系統地從外部環境,如合作夥伴、競爭對手、核心用戶等學習和吸收相關知識,來豐富企業的知識庫。還可利用企業大學這個平臺,和世界知名大學和其他企業大學建立合作關係,進一步完善知識獲取的渠道。這些知識就是企業創新的原材料。同時,在各部門設立知識管理專員,由現有人員兼職、充當,組織員工內部溝通和知識沉澱,建立部門內外的溝通橋梁,同時將知識匯總到遠東大學,形成一個智囊庫,那麼人才的流失將不會帶走他所沉澱下來的專業知識,而新上崗的員工將迅速學習老員工的知識,進行一次企業“專業知識”的洗禮。

隨之而來的困難,是很明顯的師資力量薄弱。遠東大學在培訓中按照培訓計劃和課程,在企業內外尋求合適的講師來公司宣講,但除了新員工入職培訓中所需要了解的企業文化和企業結構福利設置等常規培訓外,並沒有更強有力的,來源於企業中自我成長起來的導師及宣講師。而外來教師除了增加支出外,沒有在企業內的適應過程,在培訓中滋生出與員工之間的隔閡才可能造成知識無法迅速傳承領會。

將來

1955年,通用電器(GE)在新澤西州的克羅頓維爾(Crotonville)開辦了全球第一家企業大學(Corporate University)。從那以後,越來越多的企業效倣其做法。到目前為止,美國排名前500強公司中,大約70%建立了各種形式的企業大學,而全美國的企業大學總數已超過4000家。其中比較有名的是麥當勞位於芝加哥的漢堡包大學(Hamburger University)和摩托羅拉大學等。國內企業如華為、海爾等也與時俱進,設立了自己的企業大學。

全球第三大獨立軟體供應商SAP曾經調查,發現參加過企業大學的員工和沒有參加過企業大學的員工在項目的完成品質上有所差異。前者無論技能還是經驗,往往表現更為突出。從全球範圍來看,企業大學一直是各大企業都努力去拓展的一個模組。從根本上來説,企業大學就是企業出資聘請企業內部或是商學院的專家,為員工提供培訓機會的機構設置。

企業大學除了培訓和知識管理積累,還將肩負起企業變革和制定宏觀戰略方向的職責。將企業某項方針政策通過定向培訓傳達給中高層及一線員工,將有力推動企業向有效方向前進,同時探索性研究同類企業發展狀況,吸取後者發展中的良性舉措,避免劣性舉措,會將企業更清醒地推升起來。

企業大學的未來,作為戰略中心來影響企業的宏觀戰略和發展方向,更像一個企業內部的高端智囊機構(thought leader),其課程和項目將圍繞著企業發展的宏觀問題來進行,為企業制定發展中最合適的頭腦,將成為企業大學更應該去做的事。

而回首遠東大學,在穩中求進,進中拓展,為遠東提供合適的人才,為一線和中高層輸出更有效的員工,發展有利有弊,在接下去的大環境中,如何進一步強化企業大學的優勢,改善培訓中産生的弊端,是遠東大學下一步發展的“心臟”。

遠東走過了23年,遠東大學走過了3年,在接下來的浪潮中,齊頭並進,相輔相成,成就一個強大的學習型企業。(《和靈遠東》雜誌 周迎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