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松措湖周圍散落著很多村莊,這裡的工布藏族和其他藏族從服飾和語言上有很多不同。

結巴村的女人阿嘉撩開窗簾張望遠方。

結巴村藏民家裏的日常陳設

 

路上看到如仙境般的景致,遠處就是南迦巴瓦峰

從拉薩到林芝幾百公里路程,大多數遊客來到這裡就為了看一個湖———巴松措,景區工作人員稱,其實“松”是藏文“三”的意思,翻譯過來應是“三岩三湖”,三湖指巴松措、鐘措、新措,“三岩”指巴松措旁邊的三座山峰:國王的寶座、燃燒的火焰、紫色的佛珠。這樣旅遊其實並不能緩解漫長路程的疲勞。這裡的雪山、山谷、村莊、五光十色的花朵都是林芝流光溢彩的一部分。

山谷裏的花朵

“坎布梅朵”漫不經心地盛開

林芝縣的路上拉上了一條橫幅:桃花節開幕。可大江南北都是桃花盛開,為什麼要來林芝看桃花呢?因為這裡是念青唐古拉山脈的東段,這裡有雅魯藏布江和怒江的分水嶺,相對於西段國內外攀登者經常涉足的桑丹康桑、唐拉昂曲、啟孜峰等,這裡隱藏著逾百座6000米以上未曾攀登過的山峰。嚴酷的雪山連著溫柔的春天,雪峰下是山坡和狹窄的山谷,生長著濃密的植被。這裡有海拔的急劇升高和降低,於是可以形成多個生物區的奇特景觀。

沿著雅魯藏布江,古老的野桃樹蓬蓬開著花,遠遠望去,如同絢爛的粉雨。如果要問林芝的桃花和別處的有什麼不同,那就是它開得漫不經心,有一種不需要別人在意的恬然。因為這裡是西藏,藍天白雲雪山峽谷都是它的背景。請教當地人,桃花在藏語中念作“坎布(kan bu)梅朵”。

20世紀初的生物學家華德收集了大量的喜馬拉雅植物。他記錄了自己在多雄拉隘口海拔約4200米處的經歷,這個隘口的位置就在南迦巴瓦山峰的西面,在《藏布峽谷之謎》中他寫到:

“每一塊岩石都被一片密密匝匝的繽紛色彩所覆蓋,閃爍著炫目的光芒。當你爬過石堆的時候,各種色彩爭先躍入你的眼簾。紅花菜豆順著岩石淌成了一條鮮紅的河。猩紅色繁箋花猶如濃密的幕簾從每塊岩石上挂披而下;卡米麗塔花簡直就像一片燒到了白熱化的岩漿;黃禍花從懸崖腳下向上攀,仿佛一片起伏的硫磺色海洋;黃禍花腳下則是一片粉紅色的乳黃杜鵑,青銅色的葉子閃爍著鹽蝕過的金屬一般的光澤。”

這就是流光溢彩的林芝地區,五光十色的花朵、村莊、峽谷、遠山不過是最日常的飾品。

林芝並不是江南,亞洲的大部分生物群落都能在這裡找到,幽深的雅魯藏布江河谷為物種的遷徙變化提供了一條通道。每個物種通常都有一個集中分佈的生物區,但是植物和動物並不會遵守人類的分界,只要條件適合,它們就會遷往其他地區。生長在山谷裏的低矮紫色雪層杜鵑以及粉紅色草莓花杜鵑,在林芝地區的開闊地帶十分常見。河谷沖積土壤孕育出上好的農作物。山谷的坡地上長滿了橡樹和闊葉林,更高的地方則被冷杉、落葉松等取代。當一路盤旋在雪山和村落之間,能夠看到松林裏垂下來松蘿的鬍鬚,據説這是生態保護良好的結果。

山谷裏的村莊 巴松措湖之外的地理髮現

巴松措不僅是一個讓遊客驚嘆的湖泊,不僅是小小的湖心島上轉一圈,也不僅是花費幾百元乘坐遊艇繞著湖面轉一圈,這樣的巴松措景區並不能緩解從拉薩到達這裡漫長路程的疲勞。環繞在巴松措周圍的還有散落的村莊,其實我們一路而來,雅魯藏布江兩岸佈滿了無數小小村落。

我們在清晨去了巴松措旁邊的結巴村,因為處於林區,這裡的房屋結構和別處迥異,大多都是木質小樓,有的泛出金黃色的木頭的光輝。這裡的藏族是工布藏族,江達縣境內的藏民被稱為“工布人”(意思是生活在凹地裏的人),他們有自己的服飾、獨特的建築、不同的節日,甚至語言都與其他藏族不同,村裏的男女都喜穿“果秀”(一種毛呢長袍),頭戴黑白折圍鑲嵌花朵的氈帽。婦女盛裝時一般腰配銀鏈,穿戴好首飾,背披一張猴皮坎肩。李卉曾經參加過這裡的藏曆新年歡慶活動,奇怪的是,本來工布地區有自己的藏曆新年,但是結巴村的人過的是和其他藏區相同的藏曆新年。

徒步另外兩大湖泊新措、鐘措的戶外愛好者一般都以結巴村作為大本營。李卉曾經走過通往新措的路,她用“突然一大片的藍色小花,然後又是突然一片白色的小花……”來形容她看到的繽紛世界。結巴村的旅遊接待已經起步,索朗家的門口寫著“招待所”的字樣,並用英文標明hotel.索朗出門了,他的女人阿嘉端上野桃樹上結出的幹桃“坎布(kan bu)”招待我們,男人的氈帽挂在屋檐下,她撩開窗簾張望遠方。

一些戶外愛好者希望包括巴松措在內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地區能夠成為中國的阿爾卑斯,因為自然資源豐富,村莊在山谷裏散落,但是這條路還很漫長。李卉説,還有很多人沒有到過西藏,還有人不知道林芝在哪,巴松措在哪,雅江大峽谷在哪……結巴村里正在蓋許多新房子,我們路過一戶人家,主人笑著給我們打招呼,我們家的招待所蓋好了,以後你們來住啊。

這是一條奇妙的路

雅魯藏布江大峽谷與布達拉宮和珠峰同列為西藏三大世界頂級旅遊資源。發源於喜馬拉雅與岡底斯山脈之間傑瑪央宗冰川的雅魯藏布江在這裡形成了大峽谷。在記者採訪中科院教授楊逸疇的時候,他不止一次説過大峽谷擁有中國山地生態系統最完整的垂直植被組合,是中國森林覆蓋率最高的峽谷,保存了許多古老的物種資源,是“植被類型天然博物館”和“生物基因寶庫”,還有許多未解的謎。

採訪過長漂、雅漂的記者稅曉潔曾經徒步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他説這是一條奇妙的路:一兩天可以到達大拐彎頂端的扎曲,那裏生活著門巴族、珞巴族。再有一兩天,沿帕隆藏布上行,就到了川藏公路上的排龍,重歸人間。這條路的神奇之處在於可以分別看到被稱作世界地理大發現的雅魯藏布江幹流瀑布群———從巴玉村來回一週左右可到藏布巴東瀑布群;從扎曲也是來回一週左右可到絨扎瀑布群……

稅曉潔之後用別人寫的一段話再次表明他的感受:“當一個人走進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如果他到達時的驚訝是巨大的,並經歷了長期艱難的適應階段,那麼,他所獲得的感受將十分強烈、深入,以至會在他身上創造出一個具有新觀念的世界,這世界將成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將以回憶的形式一直陪伴他到死”。洛桑師傅指著通往大峽谷的路告訴我,到達大峽谷的入口還要開上一天的車。

 花開林芝

世界最大野生黃牡丹群五月綻放

牡丹常有,野生牡丹就屈指可數,而野生的黃牡丹則更為珍稀。現今世界上最大的野生黃牡丹群就在西藏米林縣扎貢溝。五月春夏之交,米林地區季節性雪線上方的皚皚白雪尚未退去,雪山環繞下的扎貢溝,大約20000多株黃牡丹悄悄綻放,黃花遍地。

4月底杜鵑花海綿延百公里

林芝地區有170種杜鵑,佔世界杜鵑花類的五分之一。“林芝杜鵑”、“石峰杜鵑”、“硬毛杜鵑”等8個品種為西藏所特有。進入4月底,從拉薩去往林芝沿途綿延100多公里的杜鵑花海,有鮮紅、粉紅、紫色、金黃、淡黃、雪白、淡白、淡綠等,整個色季拉山都被杜鵑花所點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