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縮略圖

分享到:
連結已複製
首頁> 新聞中心>

山西原副省長披露雲岡風波細節:單霽翔連夜趕來調查,耿彥波淩晨四點等候

2024-04-24 08:11

來源:澎湃新聞

分享到:
連結已複製
字體:

“這是我當副省長不久後,第一次碰到的一件十分頭疼,也十分棘手的大事。頭疼是因為省委書記深夜親自打了電話,棘手是這兩個人物都是有名的不好對付的人,讓我這個一介書生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沒想到這麼一個天大的難題,什麼工作也沒有做,就圓滿徹底地解決了。”

近日,2024年第4期《山西文學》刊發的山西原副省長張平文章《沉默大佛與無言口碑》引發文保圈關注。在這篇文章中,張平回顧了雲岡石窟的保護與開發過程,還披露了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時任大同市長耿彥波在“雲岡風波”中的往事。

張平回憶,“那一天記得已經很晚很晚了,大約深夜12點,突然接到了紅機電話。我先是愣了一愣,緊接著嚇了一跳,省委書記的嗓音。這麼晚了,一定是大事!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書記嚴厲的聲音便跟了過來:‘耿彥波在雲岡石窟幹什麼了,你知道嗎?’我正琢磨著該怎麼回答,書記又來了一句:‘國家文物局單霽翔你熟嗎?’”

“熟悉,政協我們在一個組。”

“那你明天一早就趕到大同去,單霽翔明天也一早到。耿彥波這些天在雲岡石窟不知道都折騰了些啥,讓人告到國家文物局了。”

張平表示,耿彥波市長在大同維修雲岡石窟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但具體要把雲岡石窟修復成什麼樣子,目前正在實施怎樣的工程,採取什麼樣的措施,工程到了哪一步,自己並不是十分清楚。作為大同市長的耿彥波,既是專家,又是領導,在文物維護和修復方面,政績卓著。王家大院、榆次老城、綿山開掘、晉祠重修、蒙山大佛,幾乎都是他的傑作。這些地方至今都是旅遊勝地,名聞天下。但這次不同,省委書記的電話剛放下不久,省政府秘書長,省文物局,省委辦公廳的電話也都一個接一個打了過來。一個意思,國家文物局長單霽翔把耿彥波市長正在維修雲岡石窟的行為幾乎説成是“對文物的極大破壞,將會對這一歷史文化遺産造成難以估量的重大損害……”

待第二天六點多張平趕到大同時,沒想到單霽翔早已在五點前就趕到了雲岡石窟。

“説實話,對行政工作,自己初來乍到,完全是門外漢,面對著這樣兩位政界要員,問題究竟該怎麼解決,心裏一點兒沒譜。到了大同早飯也沒顧上吃,就直奔雲岡石窟。”張平回憶,等在石窟大門口的大同市政府辦公室主任一見面就對他説,單霽翔和耿彥波一大早就在一起了,就他們倆,不帶車,誰也不讓跟,先是在溝裏轉,這會兒又爬到山上去了。主任看看時間,“你看你看,説是等你來了再吃早飯,可你看現在都幾點了,我們都餓得前心貼後心了,他倆好像都不知道已經快到吃午飯的點了。”

利用這個空兒,大同市政府辦公室主任還把單霽翔發火的來龍去脈大致給他講了講。

張平在文章中談到,當時的大同,一是因為氣候的變化,二是由於處處蓄水截流,三是受困于雲岡四週諸多煤礦的開採,早已是水源枯竭,河流乾涸。經年塵土飛揚,風沙遍野,特別是煤礦開採和二氧化硫造成的空氣污染以及酸雨侵蝕,對雲岡石窟的維護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僅僅幾十年,當初石窟外壁星羅密布的萬千石佛,當時已經所見無幾。

耿彥波當了大同市長,第一件事就是對雲岡石窟這座世界文化遺産,進行了大規模的全方位的維護和修復。關閉遷移數十座煤礦,恢復生態,改道雲岡石窟上方的運煤公路,封閉雲岡四週山嶺,截斷私自偷觀石窟所有的人行通道。還有一個重要舉措,在石窟前沿的山溝和石窟四週的區域蓄水築池,要把雲岡石窟還原為一個潔凈而又濕潤的區域小氣候。

“當時單霽翔局長最為擔心的恰恰就在這裡,因為在告狀信裏面,也不乏一些專家的聲音。如果把雲岡石窟放置在一個潮濕的環境裏,必然會對雲岡石窟造成更大的侵蝕和破壞。”張平文章稱,耿彥波當時帶著單霽翔,其實就是一次現場解説,把當年流經雲岡這一帶的水道和池塘一一指説給局長。今天看來,這是一個真正的大手筆,連馮驥才也説,耿彥波這個舉措,應該是從根本上解決了雲岡石窟的維護問題。但這一系列舉措,也極大觸動了很多人的利益。於是,就有了各種各樣的檢舉揭發和告狀信,就有了單霽翔雷霆震怒,嚴厲批示,連夜趕來調查,就有了省委書記半夜電話,讓耿彥波淩晨四點就等在這裡的文物事件。

張平認為,耿彥波毫無私心,集思廣益,認真調研,貨真價實地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耿彥波十分幸運,雲岡石窟也同樣十分幸運的是,碰到了一個在工作上格外較真,對文物保護舉措十分務實從善如流的單霽翔,居然連夜親自趕到雲岡石窟,非要把這件事弄個水落石出,明明白白。而且對就對,錯就是錯,有了偏差,立刻予以糾正。如果換作另外一種性情的領導,作一個嚴厲的批示,也就完事了,至於工程對不對,有沒有問題,那就再也不會過問了,這樣一來,那耿彥波的這個黑鍋可就不知道要背多久了,雲岡石窟這個維護工程也不知要拖到哪年哪月了。

張平還提到,那天等大家看到單霽翔、耿彥波兩個從山頭上走下來時,所有的人都有些發懵。他們倆一路比比劃劃,滔滔不絕,情緒熱烈,言談不休,都已經好幾個小時了,依舊毫無倦意。那模樣,就好像兩個好朋友,很多年沒見面了一樣。“直看得我兩眼發愣,什麼叫惺惺惜惺惺,眼前就是。我猜想當時他們之間肯定有過一番激烈的爭執和交鋒,當然也會有各執一詞的訴説和辯解。但最終是怎麼説服了對方,怎麼感染了對方,那就不得而知了。”

根據張平的回憶,那天吃午飯時,單霽翔説,“我回去就寫報告,如何保護文物,大同就是一個標桿,雲岡石窟就是一個典型事例。”耿彥波一副十分謙虛的樣子,“局長指出了很多問題,做了很多指示,我們一定認真改正,認真完成。”

張平還提起,單霽翔到雲岡石窟的那一年秋天,馮驥才和韓美林也來到了雲岡石窟。聽到單霽翔和耿彥波的事情,兩個人異口同聲地説,張平你一定要把這件事寫出來,國家有這樣的幹部,才是老百姓的福氣。那天他們到了雲岡石窟,在景點辦事處,兩位大家又寫又畫,勞累了幾乎一上午。馮驥才一臉赤誠,畫了好幾張大畫;韓美林揮筆如飛,寫了差不多兩百幅大字。兩個人這麼慷慨大方,就一個意思,你耿彥波當市長不易,為了修復文物古跡,處處求人,處處説好話,用我們這些字畫,作為禮物送給他們,肯定讓你求人辦事能更容易一些。

張平寫道,之後每當聽到單霽翔、耿彥波的消息時,他總是止不住就想起了馮驥才那句話,國家有這樣的幹部,才是老百姓的福氣。國家有這樣的幹部,更是中國文化的福氣。

張平歷任山西省文聯副主席、山西省電影家協會主席、山西省作家協會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等,曾在2008年至2013年擔任山西省副省長。

公開報道顯示,2009年8月,科技日報曝光的山西省大同市“雲岡石窟周邊環境綜合治理工程”,被國家文物局緊急叫停。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8月20日晚在北京約見了時任山西省文物局局長施聯秀和大同市市長耿彥波,召開調查處理專題會議,確認該工程違法,並代表國家文物局黨組傳達了處理意見。

國家文物局調查組認為,人工湖、倣古商業一條街、窟前道路和廣場等項目均在雲岡石窟保護範圍和建設控制地帶,未依法履行審批程式,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的規定,屬於違法建設工程。專家認為,該工程影響了文物的真實性和完整性,人工湖的修建將對文物本體産生不可預知的影響,性質惡劣。

當時,國家文物局要求,立即停止大同雲岡石窟保護範圍和建設控制地帶內的所有違法建設行為。停工期間,施工人員和機械設備全部撤出施工場地。大同市人民政府及相關部門要制定並落實文物本體安全的措施,確保文物本體安全、遊客安全和雲岡石窟正常開放。大同市人民政府及相關部門要儘快履行《雲岡石窟保護總體規劃》的報批手續。山西省文物行政部門和大同市人民政府要組織專家,對違法工程給文物及其背景環境所造成的損害後果進行評估,聽取專家對整改措施的意見和建議,並上報整改方案。同時,國家文物局要求依法追究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當時,大同市市長耿彥波解釋説,這個工程是2009年省政府重點工程,雖然沒有報國家文物局批准,但已經上報了省政府,而且還獲得了山西省政府7000萬元的可持續發展基金。“這個工程投資較大,老百姓拆遷很多,要儘快處理好停工和整治的關係。”但他表示,將不折不扣落實國家文物局意見,使雲岡石窟大景區的整治更好更科學。

耿彥波後來在接受《南方週末》採訪時也提起,雲岡的事,我們確實有些問題,比如程式上不對。“我讓新聞單位一定要把這個過程如實記錄下來,將來在雲岡的歷史上可以留一筆,沒有風波就沒有故事。任何歷史都是財富,‘雲岡風波’給了我很深刻的教育和啟示。”

“雲岡風波”之後的2010年5月,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來到大同市考察調研。

據大同當地媒體報道,雲岡石窟周邊環境綜合治理工程給單霽翔留下深刻印象,他指出,雲岡周邊拆除了大量的不協調建築,改善了當地民眾的居住條件,整個工程有很大的社會價值。對於進入景區的遊人來講,他們參觀的環境、購物的環境、休息的環境以及獲取多樣化知識的環境都會有所改善提升。對整個城市經濟來説也是不可低估的。他還就雲岡石窟保護涉及到的窟檐研究、防止風化等部分問題提出了意見與建議。

【責任編輯:劉峻淩】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