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達半島電視臺12月2日文章,原題:在美國,種族主義展現在“水”上 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賓州民主黨當選參議員約翰·費特曼的妻子吉賽爾説,“從歷史上看,游泳在美國存在嚴重的種族主義。”吉賽爾解釋説,就溺水的統計數據而言,有色人種兒童發生溺水的情況通常更多,因為他們缺乏游泳的機會。

在美國,黑人兒童溺水的可能性是白人兒童的3倍,而在游泳池裏,黑人兒童死亡的可能性是白人兒童的5倍。這一切的原因是,在這個國家,游泳池等游泳場所長期以來存在各種種族限制。

黑人社區與水的關係並不總是這麼消極。美國西海岸的許多黑人社區一直以優秀的游泳者和專業漁民而聞名。在美國奴隸制時期,水道變成了一把雙刃劍,既是自由之源,也是風險之地。像哈麗特·塔布曼這樣的“地下鐵路”指揮員,會帶領那些逃離奴隸制的人穿過河流和小溪。這些水道既有助於擺脫通過氣味追蹤他們的狗,也成為通往自由之路的天然地標。不過,穿越這些河流意味著要面對搜捕、地形險惡和溺水的危險。

奴隸制終結和短暫的重建時期結束之後,美國的種族壓迫才完全體現在與水有關的問題上。在種族隔離時期,獲得清潔、安全的水受到嚴格的監管。游泳池和飲水機成了種族壓迫之地,包括兒童在內的黑人甚至會因為試圖進入白人專用游泳池而遭到暴力攻擊。吉賽爾表示,幾代黑人因為不平等的游泳設施而極易溺水。

從種族隔離時代到今天,缺乏清潔水資源給黑人社區造成的痛苦和損失遠遠超過溺水死亡。美國環境保護署的統計數據顯示,有色人種社區不僅總是獲得不安全的飲用水,而且很少能獲得聯邦政府用於改善水安全的資金。

在洪水問題上情況似乎亦是如此,長期以來,美國黑人一直受到洪水的嚴重影響。1927年密西西比河大洪水和2005年“卡特裏娜”颶風造成的新奧爾良洪水是美國歷史上嚴重的兩場自然災害,都摧毀了黑人社區。在“卡特裏娜”颶風過去近20年後,美國洪水繼續不成比例地影響著黑人社區,而且鋻於氣候變化對有色人種社區的打擊最為嚴重,這種差異還將進一步擴大。

在我看來,美國有關“水”的種族主義既漫長又骯髒,我們可以從中吸取一些經驗教訓。首先,在很多例子中,水無意中變成一種針對美國黑人的致命武器,這表明選擇無視的做法本身就具有破壞性和致命性。其次,決策者和政府機構往往拒絕從奪去黑人生命、摧毀黑人社區的災難中吸取教訓,不管這些災難有多嚴重。所有這些經驗都表明,如果想在美國擊敗有關“水”的種族主義,需要廣泛的制度改革。美國實際上擁有必要的技術和經濟條件,然而不幸的是,要使美國擺脫種族主義污染,需要很長時間。

(環球時報 作者克裏斯托弗·羅茲,任重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