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張一帆 柳玉鵬】俄烏衝突已經進入第9個月。自從2月24日俄宣佈對烏實施“特別軍事行動”後,衝突持續如此之久可能出乎任何人想像。在這9個月的時間裏,戰場形勢出現重大變化,俄烏先後經歷最初的“閃擊戰”較量,馬利烏波爾、北頓涅茨克、利西昌斯克等城池的攻防戰爭奪,再到最近的赫爾松城角力,雙方現在誰都無法取得明顯的勝勢,衝突似乎進入“死衚同”。

幾組數字盤點9個月的戰事

在俄烏衝突進入第9個月之後,鋻於當前衝突走勢非常不明朗,媒體紛紛推出各種數字來盤點衝突的影響。

美國《華盛頓郵報》近日通過俄控制烏領土面積的數字變化來反映戰場雙方態勢的變化。在俄“特別軍事行動”展開後,俄軍大舉進攻烏克蘭東北部、東部和南部,迅速控制5.1萬多平方英里的土地,佔烏總面積的22%。4月7日之後,俄軍在試圖控制基輔失利後,從烏北部撤軍,放棄了1萬多平方英里土地的控制權。6月下旬,俄軍在頓巴斯地區取得進展,每週增加控制的土地面積大約為815平方英里。9月15日後,烏軍在哈爾科夫以及東部地區反攻;11月10日後,俄軍撤出南部城市赫爾松,俄軍控制的土地面積縮減。截至目前,俄軍控制了烏大約40614平方英里的土地,大約是烏土地面積的17%。衝突爆發前,俄控制大約1.7萬平方英里的土地,分別是克裏米亞半島以及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

烏茲別克kun.uz門戶網站11月25日以“俄羅斯在9個月衝突中花了多少錢”為題報道稱,俄羅斯在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的成本正在上升。根據福布斯計算,俄羅斯在衝突的 9個月裏的直接軍事支出約為820億美元。這一估計數額包括支援軍事行動所需的直接費用,但不包括穩定的國防開支或與經濟相關的損失。衝突期間軍隊的主要開支是武器彈藥。據估計,俄羅斯每天使用1萬-5萬枚炮彈,各種口徑炮彈平均每枚價格約為1000美元。因此,僅為保障炮兵,俄軍就花費了超過55億美元。另外,俄羅斯向烏克蘭發射了4000多枚導彈。一枚導彈的平均價格為300萬美元。軍隊還需要數千噸用於其他槍支的彈藥、衣服、士兵防護裝備、燃料、備件、食品和藥品等。

俄廣泛打擊烏基礎設施

10月初以來,俄軍改變打法,使用遠端精確制導武器和無人機對烏境內的重要基礎設施進行廣泛打擊,造成烏境內大面積斷水、斷電、斷暖,社會基礎服務出現停滯。這種打法不僅嚴重削弱烏國家軍事潛力,也將對一線作戰部隊的行動産生重要影響。

俄《消息報》25日報道稱,俄軍隊繼續逐步摧毀烏克蘭的電力系統。俄軍事專家阿列克謝·列昂科夫稱,打擊烏克蘭電力系統是準備冬季戰役行動的方法之一。由於電力短缺,烏軍在戰線上的後勤供應鏈將受到破壞。例如,如果以前烏軍從赫爾松向哈爾科夫的調動可以一天內完成,那麼現在需要數天。如果烏克蘭85%-90%的能源基礎設施被摧毀,烏克蘭工廠將停止為軍隊生産和修理武器裝備,鐵路運輸也將停止。目前,烏克蘭鐵路在衝突中發揮著動脈的作用。烏克蘭軍隊獲得西方國家的武器裝備、彈藥大都依靠鐵路運輸,同時將在衝突中損壞的火炮和裝甲車等裝備運往歐洲修復並運回。俄軍摧毀烏克蘭的電力設施將讓西方的武器供應變得複雜,用拖車在公路上運輸武器裝備是困難的。當烏軍所有的後勤都崩潰了,繼續進行軍事衝突就變得更困難。除了裝備和彈藥外,士兵還需要取暖、吃飯和洗澡。否則,冬天坐在戰壕裏會凍死。俄軍的打擊行動將嚴重削弱烏軍的作戰潛力,這是非常有效的行動。

俄軍事專家尤裏·科捷諾克稱,在冬季,俄烏的戰鬥將繼續下去,強度在前線的不同地段會有所不同。他説:“我認為,考慮到烏克蘭正在將部分部隊從赫爾松方向轉移到前線其他地段,緊張局勢不會消退。特別是他們加強了扎波羅熱地區的力量,並將繼續向梅利托波爾等方向進攻。最近,烏軍在哈爾科夫方向集結力量和裝備,可能將在這一方向發動新的進攻。當然,冬季大規模進攻是不可能的。天氣條件不利於恢復大規模行動,很難用所有的力量和武器在寬闊的戰線上進攻。目前俄烏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相互炮擊,我認為這種趨勢將繼續下去。”

寒冷天氣對雙方都影響巨大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歐洲項目主任馬克斯·伯格曼認為,克里姆林宮早期迅速控制整個烏克蘭的目標可能過於雄心勃勃,“現在俄羅斯想做的不一定是獲得更多領土,而只是要抓住他們現在掌握的。”一位匿名軍事專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該看法可以解釋俄軍目前沿一線區域加強防禦的做法,也意味著俄軍目前在地面戰場暫處守勢,不再追求深入烏腹地攻城略地,而是做好對已控制地域的防禦。

專家認為,隨著冬季到來,寒冷天氣對雙方的作戰行動都産生重要影響,作戰節奏明顯放緩。從地面一線交戰情況看,雙方戰事似乎陷入停滯,誰都難以獲得針對對手的壓倒性優勢。在烏南部赫爾松地區,儘管烏軍展現了一定的反攻勢頭並奪回俄軍棄守的赫爾松城,但此後遲遲沒有發起更大規模的後續攻勢,渡過第聶伯河對烏軍而言顯然是重大障礙。俄軍也在赫爾松地區接連修築多條防線,強化對烏軍的防禦。在頓巴斯地區,雙方僅發生戰術層面的交火,兩軍都未採取任何戰役級行動,充分表明雙方的地面部隊在經過9個月的戰事後都筋疲力盡。接下來地面戰場這種停滯的局面是否發生變化,要看未來雙方繼續向戰場投入資源的能力。

俄方面臨的困難,烏克蘭同樣也要應對。當前烏克蘭維持衝突的能力和花費均依賴美北約國家的軍事和經濟援助。在美國政壇對持續向烏“輸血”已出現厭倦、歐洲大陸自身飽受經濟與能源危機困擾等因素影響下,這種援助似乎很難按照美北約政客所言“堅持到最後”,未來必將大打折扣。

上述專家認為,俄烏經過9個月的高強度作戰,衝突走勢可能進入了瓶頸期和停滯期,但雙方的戰略心理較量進入了高峰期,此種相持的狀態最考驗雙方的意志與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