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兩國元首巴厘島會晤之後,多場中美高級官員會談接踵而至:兩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在埃及進行磋商、貿易部門高級官員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會面、國防部門均對兩國防長本週在柬埔寨舉行會談發出積極資訊……這些都被解讀為中美關係“解凍”或“趨於穩定”的最新信號。彭博社21日稱,一連串的中美高層會談幫助緩解了對中美關係陷入幾十年來最低點的悲觀情緒。但更多的分析認為,中美關係下一步的走向,還要看美方的具體行動。21日,美國副總統哈裏斯訪問菲律賓,除了加強美菲關係,她還將在22日登上位於南海邊緣的菲律賓巴拉望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21日對此的回應是:“我們不反對美方同地區國家開展交往,但有關交往應該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不應損害其他國家利益。”

兩國對防長會談都很積極

第九屆東盟防長擴大會23日將在柬埔寨舉行,中、美、印等多個國家的國防部長將參加。關於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是否在會議期間與美國國防部長舉行會談,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20日表示中方對此持積極、開放態度,雙方有關部門正就此保持溝通協調。據法新社報道,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21日在印尼發表聲明説,美國防長奧斯汀“歡迎”在柬埔寨期間與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舉行會談的機會,美國正就此問題與中國國防部進行接觸。

“美中國防部長可能會面,標誌著兩國關係解凍”,彭博社21日稱,這是中美最近一連串高層會談中的一例。這些會談聚焦經貿、氣候、軍事等方面,儘管所有這些問題仍難以解決,但雙方之間缺乏溝通加劇了人們對新分歧或意外可能迅速失控的擔憂。

據路透社報道,印尼國防部長普拉博沃21日與來訪的奧斯汀舉行會談。在之後的記者會上,當奧斯汀稱美國與印尼合作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太”時,普拉博沃採取了更中立的立場,稱印尼很榮幸與中國和美國都保持了友好關係。

《華爾街日報》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近日發表了戴琪自2020年上任以來首次與中國高級官員會面的新聞稿。據中國商務部消息,11月18日,商務部部長王文濤在泰國曼谷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應約會見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中美兩國元首巴厘島會晤之後,雙方對共同關心的中美經貿問題和多邊、區域經貿問題,進行坦誠、專業、建設性的交流。雙方同意繼續保持溝通。《華爾街日報》稱,此次會面標誌著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恢復高層貿易談判。不過知情人士表示,雙方沒有討論推進雙邊貿易或解決問題的新舉措。

“中國元首外交取得成功”

14日至1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赴印尼巴厘島出席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十七次峰會、赴泰國曼谷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九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對泰國進行訪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20日向隨行記者介紹此訪情況時説,6天5夜裏,習近平主席密集出席30多場活動。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1日發文稱,峰會旋風過後,中國領導人“在全球影響力爭奪戰中取得外交成功”。報道引述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國問題學者宋文笛(音譯)的話稱,“從希望與中國領導人進行一對一交流的國家領導人的絕對數量來看,我認為可以肯定地説,此行是成功的”。報道稱,在兩次會議期間,中國領導人與其他國家領導人總共舉行了約20次雙邊會晤,“日程排得滿滿噹噹,有時甚至會拖到深夜”。大部分會晤都在中方代表團的酒店舉行。

CNN還稱,中國領導人會見的外國同行中,包括一些曾經和美國一起批評中國的美“傳統盟友”,以及被美國施壓不要將高科技産品賣給中國的國家。上述澳大利亞學者表示,“雖然美國可能試圖建立一種針對中國的所謂基於價值觀的同盟,但中國正試圖通過與這些國家進行高層外交,來尋找削弱這種同盟凝聚力的方法”,“中國領導人已經證明,中國有足夠的吸引力和聲望來吸引所有這些國家尋找與中國合作的途徑。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説,這是一次成功的外交”。

彭博社20日稱,中國領導人的東南亞之行修復了與美國的關係,以法國總統馬克龍等歐洲領導人在公開演講中呼籲與中國合作,反對世界分裂而結束。

日本《日經亞洲》網站21日援引法國央行行長弗朗索瓦·維勒魯瓦·德加約的話説,中美元首在巴厘島三個多小時的會談“是一件好事”。他認為,中國經濟發展符合全世界利益,國際社會必須努力,防止西方和中國之間出現“經濟和金融分裂”。

阿拉伯新聞網21日稱,中期選舉後,美國的對華政策將繼續聚焦于“競贏”中國,限制中國獲得美國技術,同時保持兩國之間的溝通渠道開放。中美領導人巴厘島會晤後都表明,他們尋求“管理分歧,防止競爭演變成衝突”。報道認為,今後拜登政府和美國國會處理台灣等中美之間敏感問題的方式,將決定中美關係的發展軌跡。

對於元首會晤後中美關係的走向,中國社科院美國問題專家呂祥2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他認為雙方能夠爭取務實合作,從現在到明年上半年是一個比較關鍵的時間窗口。明年初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華後,雙方政治關係可能有一些調整,搞好了就有可能把兩國關係往前推;搞不好的話,明年下半年美國又要進入2024年總統大選前的混亂時期,到時候的對華政策會出現什麼狀態,就不好預測了。

美國副總統將登上巴拉望島

21日,美國副總統哈裏斯訪問菲律賓,也受到關注。法新社稱,在與菲律賓總統馬科斯的會談中,哈裏斯重申美國對菲律賓“堅定不移”的承諾,稱美國與菲律賓站在一起,捍衛涉及南海的國際規則和規範;馬科斯感謝美國的支援,並稱鋻於菲律賓與美國的長期關係,他認為菲律賓的未來不能不包括美國。媒體普遍認為,哈裏斯此行將重點討論強化美菲《加強防務合作協議》,美國已經宣佈提供8200萬美元用於該協議之下目前5個軍事基地的修建,並計劃在未來提供更多經費,涵蓋更多的菲律賓軍事基地。

路透社稱,哈裏斯的訪問是現任美國政府官員對菲律賓的最高級別訪問,標誌著兩國關係的急劇轉變,美國正試圖重啟與菲律賓的關係,對抗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美聯社21日稱,哈裏斯22日將飛往靠近南海的菲律賓巴拉望島,在那裏發表公開演講,並會見當地漁民、村民、官員,乘坐菲律賓海岸警衛隊船隻。“她將成為訪問這個邊境島嶼的最高級別美國領導人。”報道引述不具名美國官員的話稱,“中國可以以自己希望的方式看待這次訪問,但華盛頓傳遞的資訊是,作為印太地區的一員,美國致力於該地區盟友的安全”。路透社認為,哈裏斯的巴拉望之行“向中國傳遞一個明確的象徵性資訊”。

《菲律賓每日問詢者報》説,美國副總統的巴拉望之行成為頭條新聞,有人擔心哈裏斯的訪問會導致菲律賓和中國之間的關係緊張,但總統馬科斯説這不應該成為問題。“當然,它是離南海最近的海域,但很明顯是在菲律賓領土上。我認為這不會造成問題。”他説。

呂祥2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美國和菲律賓之間有軍事條約,美國炒作南海問題並不新鮮,重要的是菲律賓政府的表態。這不僅關係到美國在南海煽風點火的效果,而且會嚴重影響中菲關係。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菲律賓新政府有這樣的表達。所以,我們應該還會一如既往與菲律賓開展務實合作,同時按照自有步驟處理與菲律賓之間的分歧,這是更重要的。(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鄭可 環球時報記者 李雪 王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