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紀錄片《征程》|第二十集 絲路心相通

發佈時間:2022-10-07 18:39:22  |  來源:央視網  |  責任編輯:馬曠
分享到:

他們的作品不斷延伸,溝通東西、連接世界。他們奮鬥在遠方,在地域不同、語言不同、膚色不同的朋友圈,一起成就夢想。他們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讓“一帶一路”越走越遠,越走越寬,越走越實。

這裡是馬爾地夫,一千余個珊瑚島礁,宛如一顆顆散落在印度洋的綠寶石。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為中馬兩國各領域務實合作,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新機遇。

陽光、沙灘和海,是這片美景的代名詞。但這也是一片風高浪急、波濤洶湧的海域。橋梁工程師林樹奎正在帶領中國工程團隊,修建一座兩公里長的跨海大橋,用來連通馬爾地夫首都馬累和隔海相望的機場島。

中馬友誼大橋項目施工技術組組長 林樹奎:海底下的話是波濤洶湧,流速是非常快的,所以導致這個地方浪比較大,施工作業最不利的一個地理位置。最困難的時候,這個船舶和鋼護筒形成一個共振,容易把船體撕裂。一個月的時間一點都沒有進展。

此前,這片海域被認為是“建橋禁區”,從馬爾地夫的首都馬累到機場,只能坐船。一旦遇到極端天氣,交通就會中斷。用橋梁將島嶼串聯起來,解決交通不便的難題,成為馬爾地夫人民共同的夢想。

常年受到涌浪的影響,這片海域一年近三百天都不具備船舶施工條件。林樹奎必須見縫插針,在海浪小的間歇期,尋找施工的時機。

今天,潛水員要把波浪檢測儀安裝到46米深的海底,以監測浪涌的變化。這裡海底洋流複雜,水壓巨大,安裝儀器耗時費力,很不容易。

潛水員在水下,每次只有35分鐘的工作時間,否則他就有可能因為體內氮氣超標,形成堵塞血液流通的栓塞,這是致命的危險。

半小時後,潛水員安全浮出水面。

潛伏在海底的波浪檢測儀開始監控著浪涌的變化,為工程團隊提供準確數據。

數據傳回萬里之外的中國。湖北武漢,國家級橋梁實驗室,數十名專業工程師迅速集結,為馬爾地夫前方施工團隊提供技術支援。他們將馬爾地夫海底的洋流數據輸入電腦,測試平臺模擬出海浪的形態。很快,他們找到了施工的窗口期。

林樹奎:反覆實驗,實驗了一個半月左右,得出了一個參數,在小于波高75(釐米)的情況下,那麼我們船舶是可以吊裝作業的。不是我一個人在戰鬥,我們有一個強大的國內團隊來支撐,困難是暫時的,相信建橋的話我們解決不了的問題,那麼應該説世界上也沒有多少可以解決的。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十年來,中國建起了世界最長跨海大橋,港珠澳大橋;世界第一高橋,北盤江大橋。中國的工程師掌握了世界先進的橋梁技術,積累了豐富的建橋實戰經驗。這些給了林樹奎他們修建這座大橋的勇氣和信心。

整個建橋過程中,工人們要完成近兩萬個焊點的焊接。焊接工作需要帶電作業,一旦海水打濕電路,工人們就有觸電的風險。兩次浪涌之間有14秒間隔,這是安裝在海底的波浪檢測儀提供的準確數據。焊工們需要在14秒內完成一個焊點的焊接,然後在海浪撲上來之前,關掉電焊電源,並將它挂到高處,防止被海浪打濕。

林樹奎:所以説我們就是把它比喻成“啃”,一點點“啃”。用時間,用我們的意志去把它慢慢地磨下來。

建設者們除了在海浪中艱難焊接,還時刻關注著工程對環境的影響。

林樹奎:像我們的焊工,他們在焊接過程中,剩下的焊渣,他要丟到焊渣桶裏面去,不能丟到海裏面去破壞生態環境。我們朝下一看,看到海龜、海豚在遊,包括魚,我們都不忍心對環境進行一個破壞。

就是在這樣洶湧的波浪間,工人們小心收集,努力保證焊渣不掉進大海,完成了至少3噸焊渣的回收。

“一帶一路”是一條發展之路,更是一條綠色之路,海外施工項目走出去的不僅有領先的工程技術,還有保護生態環境、共同建設清潔美麗的世界的發展理念。

在馬爾地夫外海,六百多名建設者緊張施工,用974天時間,在印度洋上修建起這座跨海大橋。

2018年8月30日,中馬友誼大橋正式通車。從馬累到機場,由原來風浪中坐船顛簸20分鐘,變成現在的開車5分鐘,天塹變通途。

馬爾地夫當地居民:以前人們生病時,必須使用胡魯馬累和馬累之間往返的渡輪。但是現在我們可以使用急救車,在10至15分鐘內將病人送往馬累和胡魯馬累的任何醫院。

林樹奎:非常有幸能參與這個“一帶一路”的項目建設,通過這個項目的建設,我們中國在這個領域的建橋技術得到質的飛躍和發展,而我們是其中的參與者,也是實踐者,我們感到非常驕傲並享受其中。

中馬友誼大橋連接了首都馬累和機場,也連接了中國和馬爾地夫。這場友誼將繼續延續,這條“絲路”溝通東西、連接世界。

從馬爾地夫出發,一路向西穿過紅海,來到“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交會點埃及。

王瑤:我以前不會理髮,我其實以前的頭髮到這兒呢。埃及實在是太熱了,後來我就想辦法,乾脆剪個短頭髮得了。

每隔一個月,王瑤就會自己上手把頭髮剪短,這是來埃及的四年裏,她學會的一項生存技能。

王瑤:打個招呼,來來來。

同事1:我來自陜西商洛。

同事2:我叫宋天紹,來自貴州納雍縣。

同事3:第一次出國,高高興興來,高高興興做事。

王瑤:想不想老婆孩子?

同事3:肯定想。

王瑤:想老婆多一些孩子多一些?

同事3:想老婆。

同事4:我叫武強,我來自黑龍江省雞西市,我沒有老婆,有志青年。

  王瑤: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同事4:找個老婆。

王瑤:那就是CBD(中央商務區)標誌塔“非洲第一高樓”。那個就是“(沙漠)雙子星”,然後中間的是“中埃友誼連廊”。

在這片廣袤沙漠中建設的,就是王瑤所在的中國企業承建的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務區項目。

2016年1月21日,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埃及總統塞西的共同見證下,中國企業與埃及政府簽署了埃及新行政首都項目建設框架合同。

從2017年開始,王瑤和同事們陸續來到這片近60萬平方米的戈壁。他們將用五年時間建成十座寫字樓、五座公寓樓和四座大型酒店,以及高達385.8米的“非洲第一高樓”標誌塔。這裡將是埃及未來新行政首都的中央商務區。

王瑤是項目十個標段中唯一的女性項目經理,負責兩座商務辦公樓的人、財、物以及工地現場的管理協調工作。36歲的她已有近12年的海外項目建設和管理經驗。

王瑤:給大家介紹一下,那兩棟樓就是我們(蓋)的,然後是17萬平(方)米,142米(高),27層。

按照時間節點和進度要求,2022年6月30日之前,王瑤負責的標段必須完成標準層和大堂的裝修。為了趕工期,王瑤安排招聘了一批埃及本地工人。

王瑤:各位工友大家中午好,我叫Marina,我是C11和C12的項目經理。我從中國來到埃及,我是一個四歲孩子的母親,我的爸爸媽媽也在中國,他們對於我最大的期望就是平平安安回去。我相信對於你們一樣的,安全就是第一位,你們出了任何的安全事故,誰替你照顧你的父母,誰替你照顧你的老婆,誰替你照顧你的子女?小龍翻譯。

小龍:你們必須注意安全,戴好安全帽。

王瑤:如果我們去工地現場發現你所有的戴到位了、穿到位了,我們就會給你發放這張行為表彰卡兌換禮品。認認真真踏踏實實地工作,為你的子女做出榜樣來!

埃及工人:OK。

王瑤:好的,謝謝。

  做完安全培訓,王瑤開始了每次來工地必須要做的事——巡樓。

王瑤:我覺得巡樓呢,首先你能自己和工人建立一個心與心的連接,當然你在這個過程中你會發現一些品質問題、安全問題。

王瑤:下次要繼續保持,一定要登高作業的時候要(係)安全帶。

王瑤:你們這個工具,這個燒水是嗎?

小龍:你們這些工具是用來燒水嗎?

工人:對,我用來燒水的。

王瑤:在工地是不允許的,我們下面有集中燒水喝茶的地方,你們得去下面好不好。

提高了安全意識還不夠,還得讓埃及工人提高手藝。

王瑤:我們今天是剛好有一組新到的這些工人,中國師傅正在教他們,我們過去看看他們是怎麼溝通交流的。

老陳:用泥(抹)上去,5(毫米)。厚了厚了。薄一點,厚一點。

阿合曼:薄一點,厚一點

老陳:這個叫厚,這個叫薄。小抹子。

  阿合曼:小抹子。

老陳:小抹子。

王瑤:他叫阿赫麥德是吧?

老陳:他叫阿合曼。

王瑤:阿合曼你喊他什麼,你怎麼稱呼他?

老陳:老陳。

王瑤:老陳。

王瑤:在海外我們中國工人帶埃及人,指著物品。你教我説中文,我教你説阿拉伯語,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好的方式,然後的話這個語言能溝通,文化能溝通,現場的活兒教起來基本上就沒什麼問題。

老陳:阿合曼好朋友。

阿合曼:好朋友,兄弟。

  老陳:兄弟,好朋友,對。

屬地化用工是“一帶一路”海外工程項目的特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工作交流中互通起來。王瑤負責的標段,在施工高峰時期,中埃員工比例達1:12,團隊1300人中有1200人是埃及員工。

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務區P3標段項目經理 王瑤:一方面從企業來講,我們節省了大量的成本。另外一方面呢,你培養的這些屬地化工人,他們學習到了技能也能更好地找到工作,是一個兩全其美的選擇。

王瑤:當你用硬的東西去敲擊……

“一帶一路”除了給當地帶來中國的成熟工藝、創新裝備、建造標準,還會為當地培養大量的技術人才和項目管理人才。

2020年1月,中國境外首所魯班學院正式落戶埃及。自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務區項目實施以來,已累計為當地提供近四萬人次的工人技能培訓和工作崗位。

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務區項目從2018年開始施工,至今已有四年。王瑤負責的C11和C12兩座商務辦公樓的主體框架已建設完成,正在進行內飾和機電工作。但是王瑤碰到了讓人焦頭爛額的事,受疫情影響很多訂購的裝飾材料都不能按時到貨。

老吳:現在出了個問題我正要找你彙報呢,上面的吸音板現在出問題了,剛剛給我打電話説不能按時到貨。現在6月底按照他那説法,可能7月中旬都到不了。

王瑤:我給董祺打電話。

王瑤: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頭“轟”一下就炸了,我真的是罵人的心都有了。因為這個石膏板對於我們太關鍵了。

王瑤:石膏板到不了架子拆不了,地面石材做不了,我們做了墻面有啥用呢,沒用呀。

老吳:是沒用

吸音石膏板吊頂材料如果“開天窗”,將會大大延誤工期。海外工程項目充滿變數,6月30日能否按期履約對王瑤來説是一次嚴峻的考驗。

王瑤:你想6(月)30(日),到時候的話這個大堂是我們的臉面,要做出形象來。那我們現在有沒有其他的辦法,董祺?

董祺:他給我發消息了,説現在迪拜那邊有2000平(方米)的庫存。

王瑤:我們不能再等了,董祺你今天晚上讓行政趕快給你訂一個最快的去迪拜的機票,然後拿個樣品過來。明天我也讓小李陪著我去當地的市場去看看,我們也找一找。

一大早,王瑤趕往當地建材市場尋找石膏板。

這次尋找有了結果,有兩家本地供應商可以提供吸音石膏板吊頂的樣品。它們將和打著“飛的”來的迪拜工廠樣品一起,等待檢驗。

王瑤:迪拜他們是有現貨是吧?

董祺:有現貨。

王瑤:好,吸音系數是滿足要求的。價格有點高啊。

董祺:價格現在確實是最貴的。

王瑤:60美金每平(方)米。埃及這邊兩個都是有現貨,但是吸音系數是不滿足要求的是吧?

董祺:我的意見是選埃及的這個第二個方案,它的吸音系數比這個埃及第一個要高一些。

王瑤:我們一共是多少平(方)米?

董祺:2000平(方)米。

王瑤:好,2000平(方米),每一平(方)米假設比迪拜還是便宜了22美金的。

董祺:(接近)30萬人民幣。

王瑤:30萬人民幣,還是要便宜這麼多錢。

王瑤:這樣吧,我來做決策,我們還是選這個迪拜這邊的。我説一下我的理由,首先我覺得這個我們承諾了6(月)30(日)的這麼一個日期,我們一定要滿足這個工期的要求,然後品質肯定是我們的底線。訂吧,訂這個迪拜的吧,貴就貴30萬(元)就貴30萬(元)吧,這個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

  王瑤:肯定會怕這個成本超標,但是的話我覺得還是,品質是企業的生命。

從輸出産品、輸出技術到輸出精益求精的中國標準,王瑤希望用高品質打造“中國品質”。重新訂貨的申請很快得到了埃及監理的核準。只需一個月的等待,從迪拜運來的石膏板吊頂就可以從發運入境口清關完成,來到現場,組織生産。

女兒半歲時,王瑤選擇來到埃及,如今女兒美美已經四歲半了。因為有6小時的時差,王瑤每天都會趁午飯時間和正在國內吃晚飯的家人視頻。半年多沒見,女兒記得的是視頻裏媽媽的模樣。

女兒:我給你表演魔術。

王瑤:你給我表演一個魔術。

女兒:你閉上眼睛。是不是有一個(橙子)?

王瑤:對。可以睜開了嗎?

女兒:可以了。

王瑤:然後呢?都沒有了。

女兒:我就放在這裡的。

王瑤:你放在那裏的。那媽媽發現不了。愛你,把身體鍛鍊得棒棒的。給我從你懷裏掏個愛心出來。來,桃心,你掏的,你的愛心呢?

王瑤:現在女兒她可能無法理解,媽媽為什麼去到這麼遠的地方工作。我想,我希望,當她有一天能理解理想的意義,夢想的意義的時候,她能理解她媽媽曾經的決定。

四年多時間,王瑤和累計約8000名中國員工、3萬名埃及員工共同打造了這座“沙漠之城”。

2023年,由中國企業承建的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務區中的二十棟高樓將陸續竣工交付。

王瑤: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的第九年,也是我參與到海外“一帶一路”項目的第九年。作為“一帶一路”項目的親歷者、見證者,我倍感自豪。

“一帶一路”上的建設將兩個文明古國聯繫得更加緊密。

土木工程師 阿馬德·阿迪樂·塞穆:我很自豪參與了它的建設,CBD(中央商務區)項目。

建築工程師 艾瑪·阿卜杜瑟拉姆:希望我的中國同事們能在埃及找到家的感覺,我愛你們。

  行政管理員 穆罕默德·穆蘇塔法:祝願中埃友誼萬古長青!

志合者,不以山海為遠。從基礎設施“硬聯通”到規則標準“軟聯通”,再到同共建國家人民“心聯通”。今天,高品質共建“一帶一路”繼續朝著高標準、可持續、惠民生的目標堅定前行,朝著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宏偉目標堅定前行。

滄海橫流,更當闊步人間正道。無論通向美好未來的道路有怎樣的艱難險阻,中國將始終與世界攜手同行,不斷為人類進步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