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紀錄片《征程》|第七集 根脈的傳承

發佈時間:2022-10-01 17:06:56  |  來源:央視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王月博
分享到:

他們隱身大漠大半生,用愛和生命守護莫高窟。不管有什麼樣的困難,沒有阻礙我發展的腳步。大地之上,文明的根脈,源遠流長。他們為時代鑄魂,讓紅色基因永放光芒。每個人都有目標,都有方向,都有在這個奮鬥當中,收穫光榮感。這十年,文化自信,培根鑄魂,匯聚中國力量。

莫高窟的春天,常常瀰漫著黃沙,攝影師吳健帶著徒弟來到窟頂,多年來他習慣在同樣的位置,記錄下莫高窟不同的色彩。

吳健 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部部長:應該説呢,比較有震撼力。首先,你的角度一定要找好。

這裡本是敦煌市郊鳴沙山的一處斷崖,一千六百年前,傳説僧人樂僔在斷崖上的一次眺望,心有所悟,鑿下第一個石窟。此後的一千年間,經無數無名的匠人之手,敦煌莫高窟留給世人735個洞窟,492窟彩繪和塑像,成為人類歷史上熠熠生輝的重要文化遺産。

這是莫高窟的第一批照片,它們拍攝于1908年。一百多年來,照相技術越來越先進,而洞窟裏的色彩卻越來越暗淡。守望者帶著理想一批批來到這裡,對這些價值無上的文化珍寶進行搶救性保護和記錄。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 樊錦詩:敦煌保存到現在,最古老的洞窟已經1652年了,它已經是非常衰弱的一個“老人 ”。

搶救性的科學保護,成為守望敦煌的先行者們在這裡實踐理想的第一步。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 樊錦詩:壁畫是什麼材料做的?顏料又是什麼材料?那麼它為什麼會有這種變化?

然而,時間與風沙,正以我們難以想像的速度,改變著這裡的模樣。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 樊錦詩:我們認為我們保護得還是不錯的,結果拿照片一對,1908年,跟我們現在的同樣的畫面去一對比,現在就比原來模糊多了,那説明什麼?它在退化呀。

自敦煌莫高窟1979年向公眾開放以來,遊客數量增長迅速,2022年7月,已突破了單日接待量1萬人。文化保護和價值傳播的兩難問題,越發突出。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 樊錦詩:敦煌,我們希望它“萬壽無疆”,它可能做不到,你要不斷地想更好的辦法來保護它。

面對保護與開放之間的考驗,樊錦詩轉換視角,提出了一個特別的解決方案,那就是利用電腦數字化技術永久地、高保真地存儲莫高窟內的文化遺存。

吳健團隊,正在為莫高窟158號洞窟做數字化採集工作,將每一幅壁畫分成若干小份進行拍攝,再輸出到電腦上拼接還原成整體壁畫。形成與原作完全一致並高度清晰的數字檔案。

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部部長 吳健:就一層一層要拍,拍完才能拼到一塊。我們像這樣的一個,大概就是1米5乘1米5,這樣一個方格,我們要拍幾百張圖片。把它拼起來,才能達到我們所需要的精度。

每平米的壁畫大約拍攝300張照片,完成一個洞窟的拍攝大約需要2個月,後期拼接約1個月。以這樣的速度,吳健的團隊每年能完成10個洞窟的數字化工作。這樣的速度在30多年前是難以想像的。

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部部長 吳健:傳統的記錄方式,沒有辦法來解決一個形變的問題,很多洞窟沒有拍攝距離,又有很多障礙物,所以在很長時間當中,我們也很茫然。

在與時任敦煌研究院院長的樊錦詩長時間商討之後,他們達成共識,更加精細化的數字化技術是解決敦煌保護和記錄問題的最佳方式。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 樊錦詩:用多大的價值去保護莫高窟,我當然不説無限的,只要合適的比較貴的價值去保護莫高窟,都是值得的。

敦煌研究院引進數字技術。20年間,通過前期拍攝結合後期拼接,變形和障礙物的難題被攻克,畫面精度提升了8倍。然而,速度與精度並沒有同步提升,莫高窟還有近200個洞窟在等待著吳健的團隊。

為了與侵蝕洞窟的風沙和生物搶時間,2012年,敦煌研究院與浙江大學電腦係共同研發,將人工智慧嵌入照相設備,它可以在洞窟中,自行移動,自動調節燈光,按下快門的同時,圖像資訊即時顯示在拼圖的系統中。通過模擬實驗後,它在洞窟裏的表現如何?

通過大量學習原畫,三維定位系統可以在拼接、製圖的同時校色和糾正形變。

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部部長 吳健:它也是通過我們一個巧妙的設計,將我們人工的東西把它注入進去,加大了採集量,減少了成本,提高了效率,而且拍攝的品質,是一致的。

如今,在樊錦詩和吳健團隊這樣一代又一代敦煌一線工作者的努力下,敦煌莫高窟內的壁畫、彩塑和佛像,得到了新生。通過數字化的手段,實現了永久保存。

敦煌不再遙遠,2019年,吳健團隊用數字技術將莫高窟帶到了2000公里之外的石家莊,數字攝影疊加人工智慧幫助人們走進敦煌。藏在莫高窟深處的千年歲月,被吳健的團隊復活。用科技留住歷史,是這些守望者的探索。

一代又一代敦煌守望者心中的信念,在這裡薪火相傳。那些因歲月的洗禮而悄然斑駁的顏色,在他們手中再現。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 樊錦詩:只有越來越對它深入了解,你也會感到這份責任。你就有這份責任去把她保護下來。

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部部長 吳健:我對敦煌這份情感,激起了我對敦煌的一種眷戀,一種追求,一晃幾十年就過去了。

守望的意義,是留存偉大,流傳美好。而這其中真正的內涵,不單是致敬那些易逝的歲月,更是為了將其背後的價值,凝成永不褪色的精神基因和文化自信。

位於北京中軸線上的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成為我們國家又一座全新的時代象徵,將長久講述一個偉大政黨的不凡歷程。走進館內,每個人都會深切地感受到,綿延百年的紅色壯闊歷史,記錄著華夏兒女贏取自強的每個腳步。3個月提交設計方案、987天建成,曾經的一切,因這樣一個空間,而濃縮為一首立體而豐富的史詩。

黨的十九大閉幕後不久,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重大決策:建設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百年來的歷史,新征程的奮進故事,一座座時代的豐碑,將在這裡,濃縮定格,啟迪當下,昭示未來。

2018年5月中旬,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執行總建築師邵韋平接到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的設計任務。儘管從業經驗豐富,他還是感到分外緊張。

如何打贏這場絕對不能輸的攻堅戰?北京建築設計研究院抽調最精英的幹將,迅速集結完畢。然而,剛剛進入方案的形成階段,邵韋平團隊內部就出現了不同的意見。

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執行總建築師 邵韋平:根據中央的要求,一直在強調它一種歷史的厚重感和這種殿堂般的儀式感,那麼如何體現這樣一種風格呢?

從延安時期的中央大禮堂,到人民大會堂,再到今天的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這一座座“凝固的史詩”,是建築本身超越歷史的音符。

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執行總建築師 邵韋平:我們作為一個北京的設計院,參與過北京的歷史上很多重大項目的建設,所以我們也積累了豐厚的建築設計底蘊。

在設計階段的關鍵時刻,新中國奮鬥征程中累積的經驗成為邵韋平突破困境的靈感。久負盛名,已經載入史冊的新中國十大建築的手稿、圖紙等文物,靜靜地存放在這裡,那是一脈相承的紅色基因,也是人類先進文明思想的典範案例。

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執行總建築師 邵韋平:那些建築裏面,它們也是很好地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和西方的先進的一些建築思想,高度融合,我們同樣也是傳承了這樣一個紅色基因。

不斷打磨,不斷調整,設計方案從最初的雛形,變得越來越豐富,經過5輪比稿後,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的方案在7個團隊中脫穎而出。

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執行總建築師 邵韋平:我們建築整體的這樣一個構圖,它採用了一個“工”字形的平面,這種平面也寓意了,黨的就是來自於以工人階級為基礎的這樣的一個特點。這“工”字形的平面,跟我們人民大會堂的這個空間佈局也有傳承的意象。

設計方案正式確定,5萬多名建設者投入了一場爭分奪秒的奮戰。

歷史就在那裏,但它的故事需要恰當的語言去講述。那些紅色的記憶、信念的基石需要更藝術的雕琢綻放光輝。

建館之初,為配合黨史展覽館建設,確立了以“旗幟”為主題的雕塑群創作設計,為展現“旗幟就是方向,旗幟就是力量”, 圍繞“四個偉大”,確定了創作《信仰》《偉業》《攻堅》《追夢》四座雕塑。

700公里外的瀋陽,魯迅美術學院院長,雕塑家李象群也接到通知,他被指定為黨史展覽館《追夢》主題雕塑的創作者。石雕寓意永恒,更寓意著堅固和寬廣所承載的希望的方向,56個民族,14億華夏兒女,同一個夢想。

雖然現實雕塑是李象群的強項,也是魯迅美術學院的傳統,但面對這樣的任務,李象群也意識到挑戰重重。

魯迅美術學院院長 李象群:能夠成為時代的精品,創造出這個時代的藝術高峰,這個才是我們的標準。

為了按時按需完成這項艱巨任務,李象群迅速調集學院內的精兵強將,決心要按期交出滿意的作品。

魯迅美術學院院長 李象群:反反覆復做了幾次小稿,可能有的時候是兩三個人合成一組來做,要不然完不成,特別急,一星期就要拿稿。

設計手稿審定後,如何將繁複的人物形象和動勢有機結合,賦予作品靈魂,成為李象群團隊需要解決的課題。

魯迅美術學院院長 李象群:室外雕塑一定強調它的建築感,就是縱向、橫向之間的關係,從節奏上要考慮。其實就跟交響樂一樣,它有指揮,每一個樂器都有它的作用。從節奏上就能感悟到這個雕塑的這種力量和它的視覺的動態方向和趨勢。

確定好執行方案,進入雕塑放大階段,高9米、寬13米的大型的群雕,需要空曠的場地來製作。李象群當機立斷,搭建臨時工作大棚。

泥塑階段順利結束,進入石雕階段,隨著精緻細節一點點顯露,雕塑的形象逐漸清晰。

魯迅美術學院院長 李象群:這裡邊每一個,每一個形象都有它的難度。看到他們的笑臉,他們的思考,他們的展望,也讓觀眾真正能體驗到我們想要表達的內心的這種感受。

驗收時間一天天臨近,每個環節都必須做到百分之百精準,容不得半點誤差。《追夢》雕塑進入進場吊裝環節。李象群對雕像進行最後的調整。要保證拼接部位完全吻合,雕像才能最終成為有機的整體。

《追夢》,以“團塊結構”作為主體造型語言,寫實的基礎上強化情感的表現,訴説著追夢路上的奮鬥故事。它與其他三個雕像組成的宏偉雕像群,佇立於西側廣場四角,與廣場北側的雕塑《旗幟》遙相呼應。用潔白無瑕,為這座方正端莊的建築勾勒出無聲的詩意。

今天,在這個濃縮珍貴歷史的紅色新地標,人們得以走近那些盛開的紅色記憶,東西兩面共28根廊柱,穩定,堅持,象徵著中國共産黨經過28年浴血奮戰建立新中國的歷程,也更將見證這個堅韌的政黨下一個百年的征程。

相較于建築和雕塑團隊在整體設計和藝術構思上的困難與壓力,展陳團隊面臨的困難具體而細緻:海量的革命文物如何收集整理?整體展覽如何展現中國共産黨百年奮鬥的光輝歷程?

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黨委書記、館長 吳向東:只有用這些非常豐富的厚重的文物實物來印證黨的歷史,把文物活化起來,講好它背後的故事。這個展覽才厚重,才耐看,才耐人尋味。

1934年10月,那是兩萬五千里漫漫長途的開端,當我們走進光影交疊的視覺空間,仿佛置身於那場槍林彈雨的戰爭。睹物生情,切實感受中國共産黨成立為什麼是一個開天闢地的大事變,為什麼開創了中國革命的新紀元。

一座座風格化的寫實雕塑出神入化,蘊含著豐富的思想內涵,娓娓道來著中國共産黨一路走來的征程故事。

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黨委書記、館長 吳向東:只有入眼才能入心,只有入耳才能入心。這個也是我們辦好這個展覽,講好黨的故事,能夠讓人從黨的奮鬥中汲取力量、汲取智慧的很重要的一點。

歷史的印記召喚著明日的希望。中國共産黨從那個艱難困苦的時代,一路披荊斬棘而來。

新中國成立初期各項建設取得的若干個“第一”被集中展示,凝結著百廢待興時的智慧和創想。

一件件記憶中耳熟能詳的生活點滴,引領人們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崢嶸歲月。我們在黨和人民攜手發展的歷程中,感受時代的變遷。

距離開館還有30天,吳向東館長邀請邵韋平和李象群一起,到館內參觀,體驗展陳效果。

通過生動的地圖規劃和場景展現,黨的重大項目決策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在這裡呈現。人民的生活在一點一滴的變化中,欣欣向榮。

從館體建築,到館前雕塑,再到館內精選的展品,凝結的是匠心智慧,展示的是非凡歷史,唱響的是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國共産黨帶領中國人民克服一系列艱難險阻,取得一系列新成就,“風卷紅旗過大關”的豪邁凱歌。

2021年7月15日,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正式對外開放,“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引發參觀熱潮。2600余幅圖片和3500多件(套)文物實物,中國共産黨的百年曆史、百年奮鬥、百年成就,全方位、全過程、全景式,史詩般展現在觀眾面前。

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黨委書記、館長 吳向東:回首過去的奮鬥路,眺望前方的奮進路,一定要把黨的歷史學習好,總結好,從黨的奮鬥歷程中汲取前進的力量。

北京市建築設計研究院執行總建築師 邵韋平:這個項目從無到有,它是一個十分艱辛、繁忙的過程,在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之前,順利地竣工,應該説也是我們作為建築師,向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做的最好的獻禮。

魯迅美術學院院長 李象群:能夠接到這麼大、這麼重要的藝術工程,這一生都是非常難得的,時代成就了我們,我們要用我們的生命來創作和塑造這個時代最美好的願景。

我們將百年的奮鬥歷程,收藏于偉大的精神殿堂,因為那是我們文明的堅強守護。讓紅色基因深深融入民族的血脈和靈魂,是為了凝結奮鬥記憶,啟迪未來。歷史記憶層層疊加,追夢之路漸行漸寬,一個民族最動人的精神底色是文化自信,這是一個國家發展進步的不竭源泉,更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最深厚的底氣和最深沉的力量。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