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而東 相鄰為朋——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

發佈時間:2022-09-28 16:22:56  |  來源: 人民中國  |  作者: 連子  |  責任編輯:王月博
分享到:

1972年9月29日,中日兩國實現邦交正常化,徹底結束了中日間的敵對狀態。此後50年間,中日關係迅速發展,儘管歷經坎坷、風波不斷,但中日兩國已經成為相互依存的利益共同體,併為維護地區和平做出了重要貢獻。

這一切都離不開毛澤東、周恩來、廖承志、田中角榮、大平正芳等兩國老一輩領導人的遠見卓識和社會各界幾代人的辛勤付出。那些為了恢復中日兩國邦交正常化和推動兩國關係進一步發展,傾注大量心血、做出重要貢獻的人們,必定會永遠銘記在兩國人民的心中。

復交開新篇 片葉總傳情

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給日本政壇帶來極大震動,日本朝野各界強烈要求儘快爭取日中建交。在中日雙方眾多致力兩國友好人士的推動下,日本內閣總理田中角榮和外相大平正芳于1972年9月25日實現訪華。從25日到28日,周恩來總理與田中角榮一行進行了多次會談。27日晚,毛澤東主席會見了田中角榮、大平正芳、二階堂進等人,雙方進行了坦誠、友好的談話。經過中日雙方的共同努力,9月29日兩國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日本國政府聯合聲明》。聲明的簽署恢復了中日之間的正常外交關係,揭開了兩國關係史上的新篇章。

同年10月28日,作為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和平使者”——大熊貓“康康”和“蘭蘭”,在外交部和林業部等工作人員的護送下,來到日本東京的上野動物園,由此也開啟了中國政府將熊貓作為國禮贈送的先河。

1972年10月,中國贈送的大熊貓在日本引起轟動。

1973年3月27日中國首任駐日大使陳楚抵達東京,3月31日日本首任駐華大使小川平四郎到達北京。從此,中日兩國政府間的正式外交關係通過互換大使和互設大使館確定了下來。

此後,中日兩國政治、經濟、文化、科技交流活動和雙方人員往來日趨頻繁,外交部亞洲司日本處的工作也愈加繁忙。

1973年元旦過後,我來到日本處就職,成為了外交戰線上的一名新兵。在紀朝欽、楊振亞、徐敦信,陸琪、趙鐘鑫、劉智剛、顏萬榮、蔣秀麗、呂招治等老同志的帶領和幫助下,我逐步熟悉了工作。同年4月,我和日本處的同事們接受了一項重要工作,即為廖承志率領的中日友好協會代表團訪問日本做相應的準備和協助工作。

毛主席和周總理對此次訪日非常重視。周總理親自確定代表團由廖承志率領,成員包括榮毅仁、趙樸初、楚圖南、張香山、華羅庚、謝冰心、週一良、王崇倫、郝建秀、邢燕子、薛菁華、李炳淑、鄭風榮、陳祖德等54位中國各界著名人士。

1973年3月27日和4月14日,周總理兩次接見了代表團。在一次接見中,他問起田中首相1972年訪華時贈送的櫻花樹長勢如何?廖承志便派人去實地察看。時任亞洲司副司長王曉雲帶領日本處副處長丁民以及陸琪和我,從那些栽種于玉淵潭公園的櫻花樹上帶回幾片樹葉。外交部領導以此向周總理做了彙報:日方贈送的1000株櫻花樹,經過精心培育,成活率很高,長勢很好。周總理看罷樹葉便交給了廖承志,廖承志隨即將它們小心地夾在小本子裏收藏起來。

代表團在離京時,周總理委託鄧小平同志前往送行(後改由李先念副總理送行)。按總理的要求,隨團訪日的工作人員每天都要打長途電話回北京,彙報當日活動情況。日本處的工作人員需記錄電話內容並整理成簡報,上報中央呈送給毛主席和周總理。

代表團訪日期間,我和同事們輪流值班,每日仔細接聽長途電話,認真記錄,及時上報。當年的辦公設備沒有現在這麼先進,有一位同事在接聽電話時,曾誤將日本友好人士西園寺公一的夫人西園寺雪江聽為輸血用的“血漿”,成為大家口中的趣事。

4月17日,廖承志團長把從北京摘下的櫻花樹葉送給田中首相,這一瞬間被攝影記者敏銳地定格下來。次日,這幅照片便登上了日本的報紙。日本輿論稱讚這幾片櫻花樹葉大有意義,不僅充分體現出周總理、廖承志等代表的中國政府對中日友好事業關懷備至,而且説明瞭中國人民對日本人民傳遞出的善意與友愛是何等尊重和愛護!

中日友協訪日團應邀出席田中角榮首相舉行的賞櫻會。中日兩國的朋友們徜徉在盛開的櫻花樹下,共用中日邦交正常化和兩國人民友誼進一步發展的喜悅。中間者為廖承志。

中日友協訪日代表團應邀出席日中友協1973年度全國大會。廖承志團長與日中友協中央總部會長黑田壽男熱情握手。

中日首通航 空中架橋梁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後,需要解決的問題有很多。首先要解決的是《聯合聲明》中提到的達成雙方貿易、海運、航空、漁業等協定問題。

為此,1974年1月中日簽訂《中日貿易協定》,4月簽訂《中日航空運輸協定》,11月簽訂《海運協定》,1975年8月雙方又簽訂了《漁業協定》。在這幾個實務協定中,締結航空協定尤為重要,談判也最為艱難,因為它牽涉到日臺航線如何處理等兩國政治外交問題。

在中日航空協定談判的過程中,廖承志代表中國方面表示:要以解決日臺線路的現狀為前提,實現締結中日航空協定。1974年1月,田中首相派遣大平正芳外相訪問中國,大平外相表示要豁出政治生命去推動協定的達成。當月,周總理與大平外相在釣魚臺進行了兩次會談。中方組成了以時任外交部顧問廖承志、外交部部長姬鵬飛、副部長韓念龍為首,亞洲司副司長王曉雲、日本處處長陳抗、副處長丁民、王效賢等人和民航總局有關領導參加的談判班子,同日方多次認真交換了意見。

在談判過程中,我作為工作人員,每天和同事們夜以繼日地往返于釣魚臺、外交部文印處和外文印刷廠,將雙方談判內容列印成中日雙語文件,上報中央領導。

周總理等中央領導在傳閱相關文件後,進一步對航空協定談判做出決策和指導。最終,中方認為大平外相提出的意見儘量做到了在《聯合聲明》原則範圍內處理與台灣的事務往來,高度評價他遵守《聯合聲明》原則的基本態度。於是,雙方同意以大平外相的意見為基礎,儘早締結中日航空協定。

1974年4月19日,中國外交部部長姬鵬飛與日本駐華大使小川平四郎簽署了《中日航空運輸協定》。當天,大平外相就日臺線路發表談話。他在提到日本政府方針中的第一條時表示,《中日航空運輸協定》是國家之間的協定,日臺之間只是地區間的往來。日本政府願意遵循《中日聯合聲明》,不承認台灣航空飛機使用的旗幟標誌為“國旗”,不承認台灣“中華航空公司”是代表國家的航空公司,中國民航公司使用成田國際機場,“中華航空公司”使用羽田機場。

《中日航空運輸協定》簽署後,中日兩國第一次開通了定期航班。中日開航的根本原因是,中國重返聯合國後國際地位持續提高,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同時也是中日兩國相關人士不懈努力的結果。

1974年9月29日為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週年,兩國航空正式通航,以中共中央委員、參與國務院業務領導工作的王震為團長的中國首航代表團,乘坐中國民航的客機降落在日本成田機場,第一次將北京、上海、大阪、東京連成一線。首航機長為民航北京管理局第一飛行大隊機長曲延紹。時任商業部部長王磊是代表團副團長之一,中日友協秘書長孫平化任代表團副團長兼秘書長,代表團成員包括時任中國民航總局副政委諸惠芬、王震秘書伍紹祖(後曾任體育總局局長)、大寨鐵姑娘隊隊長郭鳳蓮(後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以及來自中國生産第一線的工人、農民、上山下鄉知識青年和赤腳醫生、少數民族代表、大學工農兵學員、教授、演員、醫生、新聞工作者等98人。

外交部參加該團的工作人員有禮賓司副司長符順和、新聞司王月琴、亞洲司楊振亞、張鐸和我。

首航代表團團長王震走下飛機。

1974年9月29日,中日兩國正式通航,第一次將北京、上海、大阪、東京連成一線。首航的班机編號CA925/6一直沿用到今天。

代表團到達當晚,日方在東京新大谷酒店舉行了盛大的歡迎酒會,王震團長代表中方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辭。在酒會上,我見到了日本友好人士西園寺公一之子西園寺一晃和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日本專家八木的兒子等日本朋友,彼此相談甚歡。隨後,代表團出席了中日首航慶祝大會。

第二天之後,代表團便分為幾個分團分頭去參觀日本的工廠和農村,和當地民眾進行座談,其間還走訪了日本朋友的家庭,結交了不少新朋友。我所在的分團與郭鳳蓮等人深入日本農村,和當地農民圍繞有關農業問題促膝交流,不僅學習到日方的農業生産方式,還宣傳了我國倡導的大寨精神。除此以外,我們還與陪同的日本航空界的朋友們進行了友好交流和相互學習。中國派駐日本的新華社、《光明日報》、《北京日報》等新聞媒體都派出記者全程報道了代表團在日本的活動。在記者中,我見到了劉德有、駱為龍,我們一起參加各種活動並隨時就代表團在日的行程和活動進行溝通。

代表團中的郭鳳蓮(前排右一)同日本農民親切交流。後排中間者為本文作者。

中日通航不僅是兩國人民的現實需要,更是對擴大我國對外影響、加強對外經濟往來與文化交流有著重要意義。中日通航進一步促進了雙方在東北亞地區更加密切的經貿合作,同時也將兩國的航空運輸業提升到一個新的水準。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