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

國家文物局“考古中國”平臺發佈

開封北宋東京城州橋遺址

重大考古新成果:

北宋州橋重見天日

北宋東京城州橋遺址位於今開封市中山路與自由路十字路口南約50米,是北宋東京城中軸線禦街與大運河(汴河段)交叉點上的標誌性建築 。

州橋始建於唐代建中年間(780—783年),因在州之南門故名“州橋”,五代稱“汴橋”,宋代改稱“天漢橋”,因“正對大內禦街”,又名“禦橋”。後經金、元、明修繕、改建使用,至明末崇禎十五年(1642 年)被黃河洪水灌城後的泥沙淤埋。《東京夢華錄》記載:▼

“州橋正對大內禦街……其柱皆青石為之,石梁石筍楯欄,近橋兩岸,皆石壁雕鐫海馬水獸飛雲之狀,橋下密排石柱,蓋車駕禦路也。”

州橋遺址被國家文物局《大運河文化遺産保護傳承專項規劃》列為大運河重要文物系統性保護整治工程“重要運河水工遺存保護”名錄,被河南省列入 “大運河沿線重點文物保護展示工程”名錄和河南省“黃河文化九大重大考古項目”之一▼

為深入貫徹落實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戰略、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規劃,加快推進大運河重要文物系統性保護整治工程,2018年,經國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開封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聯合開展了開封州橋及附近汴河遺址考古發掘工作。經過4年的艱苦努力,取得了重大突破 。

本次考古發掘,最重要的發現是在州橋東側的汴河河道兩岸發現有大型浮雕石壁↓↓

其上雕刻有海馬、仙鶴、祥雲等,一匹海馬、兩隻仙鶴為一組,目前兩岸各發現三組。北側石壁頂部距地表深約5.5 米,底部距地表深約 12 米,石壁高約 6.5 米,東西長約 22 米。石壁的建築方法:從目前發掘情況得知,最底部至少為兩層方木,上窄下寬鋪墊,方木以上先用六層素面青石條錯縫壘砌,再上為16層雕刻有紋飾的青石條平放錯縫壘砌,青石條規格不一,條石之間似用特殊材料砌粘,極其堅固。從下向上算起,自第七層開始每塊青石上均有編號,如“坐十二、坐二十”“上十五、上二十二”,“上十七、士十八”“由十八、山十六”,編號前的漢字取自古代習字課本中的句子,如“上士由山水,中人坐竹林,王生自有性,平子本留心,王子去求仙,丹成入九天,山中方七日,世上幾千年。”南側石壁與北側基本相同,石塊編號使用《千字文》中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等。因為宋代汴河石壁被明代後建的州橋雁翅遮蓋,考古工作者根據與州橋的距離推測,宋代汴河石壁圖案每側應為4組。

宋代汴河浮雕石壁的發現,印證了《東京夢華錄》的記載。 根據科學檢測,兩岸石壁的氧化物組成、物相組成及含量與滎陽段溝河區域石塊極為接近。文獻記載北宋修建東京城的皇家採石場位於現滎陽市賈峪鎮南部石碑地、段溝河和桑樹潭三個自然村。科學檢測結果與文獻記載基本吻合。

開封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王三營介紹説,開封考古城摞城的特質非常明顯。

目前發現的州橋是一座磚石結構單孔拱橋,其時代為明代早期,是在宋代州橋橋基基礎上建造而成的。橋面南北跨度為26.4米,東西寬約30米,南北橋台東西兩側各展出雁翅,加上兩側雁翅,東西總寬約48米。州橋橋面中間略高,向南北兩側呈坡狀。橋台東側雁翅上殘留有欄杆地伏石,雁翅金剛墻上部用青磚錯縫平砌,下部用石條平砌,橋券用青磚券成,厚六層,三券三伏,券臉用斧刃石砌築,橋孔兩側金剛墻用青石條東西順砌,總高6.58米,橋孔寬5.8米,從橋孔的側面平視,橋孔的橫截面呈現出類似城門洞的形狀。

在明代早期拱橋的東側清理出明代晚期的金龍四大王廟,結構佈局清晰,在其下部有一座青磚單拱橋券。兩橋涵洞相通,東西長度為8.7米、南北跨度為9.4米。其時代要晚于明代州橋本體,建造時用石磨、石磙做基礎,比較簡單,該橋既有橋梁的作用亦是金龍四大王廟的基礎。

考古工作者還對州橋東側汴河河道進行了深度發掘,均發掘深度約為9米,局部深度已達13.5米。現在南北兩岸的唐宋時期河堤已經清理出來,同時清理出唐宋至明清時期的汴河河道遺存。通過考古發掘可知唐宋時期汴河寬度約為25~28米,河堤距地表深度為9.5~10米,河底最深處距地表深度為13.5米。金代河道逐漸淤沒、變窄,河道寬度為22~24米,金末汴河遭受洪水淤沒。汴河在元代開始進行“木岸狹河”工程,河道繼續變窄,河道寬度為13~15米。明初期河道寬度為8~10米,河堤距地表深度為6~7米;明末河道寬度變為2~4米,河堤距地表深度為 4.5~5.5米,逐漸變為城內的排水溝。清代汴河經過了簡單的疏浚,河道寬度為 12~12.6米,河堤距地表深度為2~2.6米,河底距地表深度為4.5~5米。考古發掘表明,州橋東側汴河遺址自唐宋至明清時期的發展演變規律已經較為清晰。在河道底部發現有部分木板,疑似沉船。

據介紹,迄今除了發現汴河河道及其南北兩岸河堤、州橋本體外,另發現有不同時期的灰坑44座、墓葬2座、水井6眼、房屋建築基址35處、灶8座、排水道12座、溝1條。出土了大量的瓷片、陶片、磚瓦碎片、銅器、鐵器、玉器、骨器、動物骨骼、玻璃器等。初步統計出土遺物達6萬餘件,其中挑選出瓷器標本1.9萬餘件、陶器標本300余件。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劉海旺認為▼

北宋東京城是當時世界上政治、經濟、文化等發展水準最高、規模最大的都城,對元明清時期北京城的城市佈局具有重要的影響,其中軸線上的州橋是最具代表意義的標誌性建築之一;

州橋遺址的考古發掘,對於研究北宋東京城的城市佈局結構具有重大的意義,為探討北宋時期國家政治、經濟、文化、禮儀等提供了重要材料。

州橋是北宋東京城的文化高地和精神標識,是運河遺産中的典型代表,其考古發掘還原了大運河及東京城繁榮的宏大歷史場景,填補了中國大運河東京城段遺産的空白,也為我國古代橋梁建築技術等研究提供了新的重要資料。

州橋石壁是目前國內發現的北宋時期體量最大的石刻壁畫,從規模、題材、風格方面均代表了北宋時期石作制度的最高規格和雕刻技術的最高水準,填補了北宋藝術史的空白,見證了北宋時期國家文化藝術的發展高度。

(記者 陳茁 張體義 溫小娟/文 聶冬晗/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