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親歷的日中關係大事件

發佈時間:2022-09-28 15:35:21  |  來源:人民中國  |  作者:大久保勳  |  責任編輯:王月博
分享到:

曾任東京銀行(現三菱UFJ銀行)駐華總代表的大久保勳先生,從1971年起就被派駐北京工作,親眼見證了上世紀70年代初世界局勢的劇烈變化,和兩國先輩抓住寶貴時機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歷史場面。在中日迎來邦交正常化50週年之際,中國外文局亞太傳播中心東京支局邀請大久保先生撰文回憶了他所經歷的中日關係大事件。

1972年9月25日上午十一點半,田中角榮首相、大平正芳外相、二階堂進官房長官一行乘坐日航飛機,抵達北京機場。周恩來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葉劍英、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郭沫若等來到機場迎接。作為日中備忘錄貿易辦事處人員,我和同事們有幸參與其中,站在高挑的儀仗隊後面,見證了歷史現場。那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晴日,北京機場裏日章旗飄揚,響起日本國歌《君之代》。

1972年9月田中角榮首相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答謝晚宴

田中首相一行人抵達北京當晚,周恩來總理在人民大會堂召開歡迎晚宴,我們備忘錄貿易辦事處人員也受邀參加。席間田中首相致辭:“遺憾的是過去幾十年間,日中關係經歷了不幸的歷史。其間,我國給中國國民添了很大的麻煩,我對此再次表示深切反省之意。”28日晚,在田中首相舉辦的答謝晚宴上,周恩來總理表示:“在這一歷史時刻,我代表中國人民,向長期以來,為促進中日友好,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出貢獻,甚至不惜犧牲生命的日本各界友人,致以衷心的感謝和敬意。”

9月29日,兩國簽署《日中聯合聲明》,日中邦交正常化終於實現了。

1971年1月,我被派往日中備忘錄貿易北京辦事處工作,出發前曾前往自民黨國會議員松村謙三先生家中拜會。在當時嚴峻的日中關係環境下,松村謙三從1959年10月第一次訪華,到1970年人生最後一次訪華,始終以促進兩國關係發展為畢生信念,併為之奮鬥不息。1962年9月,他第二次訪華時,與周恩來總理在會談中,達成一致意見,認為“日中兩國雖然政治體制不同,但應該採取漸進積累的方式,推動包括政治關係、經濟關係在內的兩國關係實現正常化”,決定構建新的貿易框架。於是同年11月企業家、自民黨國會議員高碕達之助訪華,與廖承志簽署了《高碕達之助、廖承志備忘錄》,取他們名字的首字母簡稱為LT貿易,新的貿易框架由此起步。1964年松村謙三第三次訪華,進一步細化了互設貿易聯絡事務所和互換常駐記者等事宜。

1971年12月周恩來總理與MT貿易協商人員合影

LT貿易在嚴峻的環境中,為期5年的協議即將到期。1968年2月兩國決定每年交換貿易備忘錄(MemorandumTrade),LT貿易由此變為MT貿易。

令人遺憾的是松村謙三和高碕達之助兩位先生都沒能親眼見到日中邦交實現正常化,高碕達之助於1964年,松村謙三于1971年8月與世長辭。

我赴任MT貿易事務所後,相繼發生了一連串重大歷史事件:4月的乒乓外交,7月尼克松衝擊,10月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次年2月尼克松總統訪華,9月日中實現邦交正常化……這些大事就宛如昨天發生的一般,我至今依然記憶猶新。

1971年4月10日,美國乒乓球隊訪問北京。首都體育館舉辦了美中友誼賽,我們幾個備忘錄貿易辦事處人員也受邀觀看。當時,場內挂著寫有“熱烈歡迎美國乒乓球隊”的巨大橫幅,觀眾們為美國選手送上了極為熱烈的掌聲。

7月9日至11日,時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基辛格秘密訪華,與周恩來總理進行了會談。7月15日,白宮發表了“尼克松總統將在明年5月底前,受周恩來總理邀請訪問北京”的消息。

10月26日,我剛一上班,就接到NHK打來的電話,為我轉播了聯合國大會的實況。這次大會通過了要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唯一合法代表的“兩阿提案”,做出了恢復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決定。而就在彼時,剛剛結束訪華的基辛格正乘飛機從北京機場起飛。

當天晚上,我受邀參加了伊朗駐華大使館在北京飯店西樓宴會廳舉辦的國慶晚宴。當周恩來總理、姬鵬飛代理外交部長、喬冠華、韓念龍兩位外交部副部長出現時,全場響起了熱烈歡呼。伊朗大使結束致辭後,周總理等人挨桌走動問候,當他漸漸走近我這一桌時,在耀眼的燈光下,我百感交集地向總理進行了自我介紹並同他握手。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奔涌的歷史洪流。

1971年12月20日,周恩來總理與大久保勳親切握手

我曾多次見到周總理,其中最難忘的是1971年12月20日的一次會見。那次會見剛開始沒多久,周總理便問道:“今天有銀行人士在場吧?”我輕輕舉手示意後,周總理説:“請坐到前面來。”我走到前排,發現已經安排好了我的座位,還配置了話筒。

那次會見前,在華盛頓舉行的“十國集團”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會議剛剛做出了調整各國貨幣匯率的決定,美元對日元匯率調整為“1美元=308日元”。周總理説:“在我們兩國貿易中直接用日元與人民幣結算如何?”,還問了我一些問題。1972年8月,在實現邦交正常化的前一個月,東京銀行(現三菱UFJ銀行)與中國銀行達成了“日元人民幣清算協議”。

1972年2月21日,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北京,周恩來總理親自前往機場迎接。我等在人民大會堂附近的美國電視臺轉播車旁,親眼目睹了長長的車隊飛速駛過,其中兩輛大型轎車上,星條旗迎風翻飛。長安街上則如同往常一樣,行駛著公共汽車,有普通人走來走去,毫無特殊之處。

1972年9月自民黨眾議院議員古井喜實、田川誠一手捧松村謙三和高碕達之助兩位先生的遺像來到北京

1972年9月,自民黨眾議院議員古井喜實、田川誠一乘坐第一班直航飛機來到北京,與他們同來的還有在日中邦交正常化實現前去世的松村謙三和高碕達之助兩位先生的遺像。

當時周恩來總理還邀請了岡崎嘉平太先生等人來到北京,舉辦了小規模的感謝宴會。他在宴會上説:“兩國邦交即將實現正常化,飲水不能忘記掘井人。”

36歲那年我在北京見證了日中實現邦交正常化,上述就是我當年曾經親歷過的一小段歷史。

51年前,我將要赴北京工作時,岡崎嘉平太先生囑咐我要將了解中國、觀察中國擺在工作的第一位。對於日本來説,無論是與鄰國中國之間的歷史,還是中國的重要性和立場,均與歐美國家不同。在當今紛繁複雜的國際局勢中,我再次深切感受到,充分了解中國、正確處理對華關係的重要性。這既是為了日本的未來,也是為了不辜負當年為兩國關係嘔心瀝血的先輩們。

大久保勳

東京銀行(現三菱UFJ銀行)前駐華總代表

翻譯:王朝陽、李家祺 圖片提供:大久保勳

(本文9月15日原發于《人民中國》微信公眾號)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