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中日復交的起點展望中日關係的明天

發佈時間:2022-09-28 15:16:00  |  來源:人民中國  |  作者:劉德有  |  責任編輯:王月博
分享到:

1964年秋,我作為新中國首批駐日本記者被派往東京。抵日後,我深切地感受到日本各地掀起的日益高漲的日中友好熱潮,並有幸親歷了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以及中日邦交正常化這一歷史偉業的全過程。

歷史性的握手

1972年9月25日,這是一個令人不能忘懷的重要日子。這一天,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外相大平正芳及官房長官二階堂進一行,要啟程飛赴北京進行日中邦交正常化談判。

7時50分左右,田中首相一行乘坐的轎車駛入停機坪。田中首相在與送行的中日雙方人員一一握手後,健步登上專機。8時許,專機徐徐啟動。我們立即用國際電話向國內新華社總社報告:“專機啟動了!”總社以快報形式向全世界最早播發了田中首相前往北京的消息。

1972年9月25日,周恩來總理在北京機場迎接訪華的日本首相田中角榮。

北京時間上午11時30分,電視畫面中出現插著中日兩國國旗的專機,在北京機場緩緩停下。艙門打開,田中首相走出機艙,等候在扶梯旁的周總理趨步向前,兩國總理的手緊緊握在一起。這是兩國即將結束戰後27年相互關係不正常狀態的歷史性時刻。

當天,日本各大報的晚報均在頭版用整版篇幅報道了這一特大消息。《朝日新聞》記者西村在報道這一場景時感慨道:“這是夢嗎?不,不是夢。剛才,日中兩國領導人的手千真萬確地握在了一起。實際上,握手的時間應該還不到一分鐘。……但是,它卻使人感到很長很長。……兩國人民在漫長的歲月中流的血和淚,在這燦爛的陽光下,像一股熱浪升向天空。”

艱苦的談判

田中首相抵達北京後,當天下午就同周總理舉行會談。從日媒報道來看,中日經過了艱苦談判,雙方都做了某些妥協。

在《中日聯合聲明》第二條明確聲明“日本國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後,中日雙方在第三條關於承認台灣是中國領土的問題上,採取了分述立場的寫法。即中國政府重申“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國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關於“日臺條約”,日方採取了這樣的處理方式:大平外相在簽署中日聯合聲明之後舉行記者招待會對外宣佈,“作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結果,日華和平條約(即日臺條約——筆者注)已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並宣告結束。”大平外相還指出,“按照我國承繼了波茨坦公告這一原委,日本政府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的立場是理所當然的。”

對於這一點,周總理在談判中曾指出,日本要“言必信,行必果”,並把這句話寫在紙上給田中看。田中回應説:“日本也有類似的話”,也在紙上寫下“信為萬事之本”。

雙方的談判還有一處曾一度陷於困難。田中首相在歡迎宴會上致辭時稱:“遺憾的是過去幾十年之間,日中關係經歷了不幸的過程,其間,我國給中國國民添了很大的麻煩。我對此表示深切的反省。”這句話讓周總理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在第二天的會談中,周總理嚴肅地對田中首相表示:“日方能夠對過去的事情表示反省是很好的,但‘添了很大的麻煩’這一表述,我們是不能夠接受的。日方發起的戰爭造成中國三千萬人民受害和犧牲,這種行為是不能用‘麻煩’來蓋過的!”田中首相也感到自己的表達方式有問題,解釋説在日本“添麻煩”其實就有謝罪的意思。但是,周總理提出對這一表述必須加以改正,田中首相隨即表示認同。

究竟如何修改?大平外相經過冥思苦想,擬出了新的措辭。經周總理同意,日方在發表聯合聲明時加重語氣表示:“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國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語氣雖然加重了,但日方還是回避了“謝罪”字樣。對此,大平外相曾對姬鵬飛外長説:“如果把謝罪字樣寫進聯合聲明中,自民黨就會分裂。希望中方能理解日本的複雜狀況。”由此可見大平外相的良苦用心。

1972年9月27日,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在北京中南海會見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毛主席向田中首相贈送《楚辭集注》。

為了人民的幸福和世界和平

田中首相訪華期間,日本各界民眾和身在東京的我們每天都興奮地在電視機前關注著中日兩國總理會談,人民大會堂歡迎宴會,田中首相參觀故宮和長城,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見田中首相一行……

1972年9月29日東京時間上午11時20分,電視螢幕上映出北京人民大會堂中日聯合聲明簽字儀式的莊嚴場面。當周恩來總理、姬鵬飛外長和田中角榮首相、大平正芳外相在插著中日兩國國旗的長桌前坐下,分別用毛筆在聯合聲明上簽字後,日本社會沉浸在一片喜悅之中。那天,日本各大報的晚報都冠以通欄標題,配合大幅圖片,從頭版開始,用很大篇幅報道這一中日關係史上的大事。

1972年9月29日,中日兩國政府簽訂中日聯合聲明,中日邦交恢復正常化。

《朝日新聞》記者畠山武在報道中寫道:“正像兩國總理所反覆強調的那樣,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目的在於‘建立長遠的友好’,在它的深處蘊藏著永遠不再重復不幸的過去和永遠不再戰的誓言。這是日中關係史上從未有過的,它有著足以改變世界潮流的力量。”如今,“日中邦交雖然得到了恢復,但過去阻撓日中關係正常化的力量,並不是都消失了。為了……建立日中兩國永久的友好關係,有必要剷除過去一直阻撓實現兩國關係正常化的那股勢力。”當前的日本現實證明,這位記者的見解非常具有遠見,而且是深刻的。

在錯綜複雜的冷戰局勢中,中日兩國能夠實現邦交正常化,離不開當時兩國領導人的高瞻遠矚和果敢睿智。正是他們以敏銳正確的判斷、克服重重阻礙的勇氣,為兩國民眾的幸福與世界和平開創出嶄新的局面。

1972年9月,中日恢復邦交正化引發日本社會的高度關注。

新時代賦予中日兩國的歷史使命

時序更替,歲月如梭。邦交正常化後的中日關係不知不覺走過了半個世紀。在這50年間,世界經歷著百年不遇的大變局。中國的發展滄海桑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本的政治生態也發生了許多改變。如何在新形勢下構建契合新時代要求的中日關係,成為兩國面臨的新的歷史使命。

50年來,中日兩國關係儘管時有起伏,但總的來説是向前發展的,特別是前40年,雖然有些曲折,但取得了迅速且長足的進步和巨大成果。這應當歸功於兩國共同恪守以《中日聯合聲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為核心的四個政治文件中所規定的原則精神。

中日作為搬不走的鄰居,難免在經濟、安全、發展上産生一些問題和分歧。對此,雙方唯一正確的選擇,就是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出發,共同維護兩國關係大局,管控分歧,做好擴大共識、友好合作、共同發展的大文章。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日共同參與推動了東亞跨區域多邊合作的進程。中日均為成員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議》(RCEP),也于2022年1月1日生效。今後,日本有待於更加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中國也有待於成為《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成員國,中日經貿合作的天地將會更加廣闊。中日友好發展,符合兩國共同利益,也是兩國人民的共同願望,更是任何力量都改變不了的時代潮流和歷史趨勢。

2022年6月,《永遠的鄰居——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攝影展》在北京舉辦,吸引大量中國觀眾前去回顧中日關係50年來的發展歷程。其中,不少老一輩中日友好人士的後人在圖片中尋找父輩的身影,懷念他們為中日友好合作付出的心血。(攝影:王眾一\人民中國)

“國之交在於民相親。人民的深厚友誼是國家關係發展的力量源泉。”我們看到,即使是在局勢波譎雲詭的當下,中日民眾仍然普遍認為中日關係是重要的,有許多人仍渴望了解對方國家,而且對對方民眾持友好善意的感情和態度。這也正是每當中日關係遭遇困難時,我們仍然對兩國關係的發展前景充滿信心的原因所在。

在中日各領域交流中,大力加強青年一代的交流,是促進兩國相互理解,改善國民感情的有效途徑。習近平主席一向對日本青年寄予很高的期待。他在致日本青年中島大地的信中説,中日是一衣帶水的近鄰,兩國友好的根基在民間,兩國人民友好的未來寄望于青年一代。

在迎來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這一重要歷史節點的今天,我們回顧往事,展望中日關係的未來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不管今後國際形勢如何風雲變幻,中日兩國和平、友好、合作的大方向都決不應該改變,而且也是不能改變的。我們應當努力增進中日人民的感情,推進雙方互利合作,把兩國和平友好、理解互信的心靈橋梁架設得更加穩固,讓在這座橋樑上來往的人越來越多,中日友好關係的前景愈發充滿希望。

劉德有 原中國文化部副部長

       (本文9月12日原發于《人民中國》微信公眾號)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