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雲竹:回首50年,中日需築牢安全底線

發佈時間:2022-09-28 16:22:57  |  來源:人民中國  |  作者: 姚雲竹   |  責任編輯:王月博
分享到:

今年9月29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紀念日。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儘管兩國關係跌宕起伏,但總體上仍能保持正常的狀態。近年來,兩國關係中的挑戰似乎越來越多,特別是在安保領域,雙方利益的共同面不斷縮小,對立面不斷擴大,成為導致兩國關係下滑的重要因素。

日方如背離復交原則將影響中日關係基礎

50年前,中日兩國政府在《中日聯合聲明》中有關台灣問題的內容,為兩國關係正常化排除了最大障礙。日本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並對中國政府有關“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場,表達了“充分理解和尊重”。正是在互相理解和尊重對方利益的基礎上,中日關係才能有50年的穩定發展。

1972年9月29日,中日雙方政府發表《中日聯合聲明》,兩國恢復邦交正常化

近年來,中美關係不斷惡化,美國違背“一個中國”的政治承諾,以“切香腸”的方式,逐步提升與台灣的政治、經濟和外交關係,不斷壓縮中國大陸在台灣問題上的政策迴旋空間,並朝著為台灣提供防衛保障的方向邁進,使台灣海峽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緊張形勢和爆發衝突的危險。

而日本政府卻無視美國率先和持續挑釁中國的種種作為,不斷指責中國大陸在台灣周邊的軍事活動咄咄逼人,導致台灣海峽緊張氣氛上升,並多次與美國共同宣稱關注“台灣海峽的和平穩定”。日本一些政治勢力也極力主張“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就是美日軍事同盟有事”,為在美日防務機制中增加共同保衛台灣的內容,進行政治鋪墊和輿論造勢。

日美同盟關係左右著日本的外交政策

同時,日本與台灣軍方公開和秘密的交往也在增加。日本對臺政策的走向,特別是在美日同盟框架內為所謂“保衛台灣”進行的情報分享、兵力部署、聯合演訓、指控體系一體化、武器裝備整合、聯合作戰計劃制定等領域的防務合作,是中方高度關注和最為擔心的。如果日本背離《中日聯合聲明》中有關台灣問題的共識,中日共同憧憬的“兩國間持久的和平友好關係”,有可能從根本上發生改變,這是兩國人民絕對不希望看到的。

日方的對核態度關乎兩國戰略互信

日本政府有關核武器政策的走向,也是中方關注的重點。根據1998年11月26日《中日關於建立致力於和平與發展的友好合作夥伴關係的聯合宣言》,中日雙方都主張“徹底銷毀核武器,反對任何形式的核武器擴散”,並“呼籲有關國家停止一切核子試驗和核軍備競賽。”中國從擁有核武器的第一天起,一直奉行“不首先使用”的核政策,包括承諾在任何情況下不對無核武器國家使用核武器。日本作為一個無核武器國家,當然不是中國核武器打擊的對象國。日本是世界上唯一遭受過核武器打擊的國家,從上個世紀70年代以來,歷屆政府都奉行“不持有、不製造、不運進”的無核三原則,並一貫主張實現“無核世界“。

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在新加坡出席今年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與時任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舉行會談

但是,近年來日本政界和社會上卻出現了一些令人擔心的趨勢,在一些人的臆想中,除朝鮮外,中國也構成對日本的核威脅。媒體和公眾開始越來越多地公開討論日本要不要有自己的核武庫。而為了讓美國強化“核延伸威懾(核保護傘)”,日本在與美磋商的過程中,曾經強烈反對過奧巴馬和拜登政府實行所謂“唯一目的”(sole-purpose)核政策。對於“無核三原則”中“不運進”的原則,日本也在討論是不是應該放棄,以便為未來美國在日本領土部署核武器進行政策準備。

此外,有日本重量級政治人物甚至提出與美國“核共用”的主張。美日韓還恢復了討論“核延伸威懾”的磋商機制。儘管日本政府在不同場合表示將堅持“無核三原則”,不考慮“核共用”的選項,但上述動態對於中日之間的戰略互信,對於亞太地區和世界的和平穩定,都會産生負面影響。

釣魚島和東海劃界爭端依然處於僵局

釣魚島和東海劃界爭端陷入長期僵局,成為影響中日關係的另一個重要安全問題。十年前,日本政府宣佈將釣魚島國有化,打破了中日之間在釣魚島問題上保持的基本現狀,使釣魚島爭端更趨複雜化和激烈化。2014年,中日就改善關係達成了“四點原則共識”,同意通過對話磋商防止局勢惡化,建立危機管控機制,避免發生不測事態。此後,雙方于2018年啟動了海空聯絡機制,並在此機制下進行了多輪磋商,海空聯絡機制中的直通電話事宜也在籌備之中。

中日公務船在釣魚島海域對峙

總體上看,中日雙方在東海危機管控問題上的目標是一致的,即使有著重大利益衝突,預防衝突和管理危機,併為此加強溝通,仍然是雙方的首要目標。遺憾的是,在兩國政治氣氛不斷惡化、經濟邁向部分脫鉤、日本越來越站在美國一邊對中國進行軍事遏制的形勢下,無疑給雙方用外交和平手段解決有關爭端增加重重障礙。

不應讓“價值觀因素”損害兩國安全關係

日本政府近年來過多地將“價值觀因素”納入安保事務的考慮中,為中日兩國在安全和軍事領域的利益衝突,增加了不可調和的零和性。在建交聲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條約中,雙方都承諾“互不干涉內政”為兩國關係的重要原則。

50年前,中日就是意識形態、政治制度和發展水準迥異的兩個國家,如今在這些方面仍然有著巨大的差異。相互尊重和包容,不對對方的國內政策橫加指責和惡意抹黑,特別是不以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為標準拉幫結派進行軍事對抗,是中日雙方對彼此的基本期待。但是,在當前日本的安保政策思維中,所謂“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的對立”,似乎越來越成為一個重要的考量,這必將會對未來的中日安全關係帶來嚴重損害。

2019年中國海軍“太原”號導彈驅逐艦訪日

中日邦交正常化50年來,為正確對待與建設兩國關係積累下大量寶貴經驗。新時代的來臨,也為中日關係進一步發展創造出許多難得的機遇。希望日方能夠秉持中日復交時的初心,堅守許下的承諾,從尊重歷史、順應時勢、造福兩國人民、維護地區乃至世界安全穩定的角度出發,與中方一起為構建契合新時代要求的中日關係做出努力。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