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上周,美國總統拜登告訴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的主持人稱新冠疫情“已經結束”,該言論迅速引發爭議:真的結束了嗎?我們怎麼知道?誰來決定?

路透社當地時間9月23日消息,世衛組織總幹事高級顧問布魯斯·艾爾沃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富裕國家現在絕不能在解決疫情這一全球問題上退縮,因為未來仍可能出現感染浪潮。如果富裕國家認為疫情已經結束,他們應該幫助低收入國家也達到這一點。

艾爾沃德稱,如果現在就在防疫問題上“躺平”,待到大規模疫情暴發時將會“雙手沾滿鮮血”。

疫情遠未結束 “終點”難以定義

《馬來西亞星報》25日報道稱,拜登的言論一齣,隨即引來科學家們對該説法的嗤之以鼻。世衛組織指出,疫情導致的死亡人數在不斷攀升,確診病例數量龐大,病毒仍在肆虐。

文章指出,一種新的病毒病原體的不確定性及其“無情的演變”,再加上不斷變化的人類行為,意味著不可能有一條通向疫情結束終點的直線。在可預見的未來,新冠疫情將成為傳染病的一部分。而且,到目前為止,對於疫情何時進入流行狀態,幾乎都沒有確定的衡量標準。

據路透社報道,歐洲藥品管理局20日説,新冠疫情在歐洲尚未結束,歐洲各國應繼續做好疫苗接種工作,為應對新一輪疫情做好準備。

CNN報道稱,流行病沒有硬性邊緣。沒有一個明確的權威機構可以做出決定,判斷其從哪開始或結束。

“當拜登總統説出他在《60分鐘》節目中所説的話時,我們都感到有些震驚。”美國密歇根大學醫學史中心助理主任亞歷山大·納瓦羅説。他表示,新冠疫情是全球性事件,任何一個國家或領導人都不能決定其結束。

26日,美國斯克裏普斯研究所分子醫學教授埃裏克·托波爾在《洛杉磯時報》上發表評論文章指出,不幸的是,現在“疫情結束”只是一種幻想。所有數據都告訴我們,病毒在美國並未得到控制。

托波爾表示,美國8月有200多萬人確診感染新冠,考慮到未經測試和未報告的病例數量,實際數字其實是該數字的“數倍”。這意味著新冠病毒仍在實現其“主要目標”,即尋找大量新的或重復的宿主來進行複製和延續。如果假裝疫情已經結束,那麼“我們將很脆弱”。

香港《南華早報》23日報道稱,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稱,“我們在一條又長又黑的隧道裏待了兩年半,我們才剛剛開始看到隧道盡頭的曙光。”但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隧道仍然很黑,如果我們不小心,會有許多障礙物把我們絆倒。”他強調,“我們還在隧道裏。”

富人掉以輕心 窮人承擔後果

CNN報道稱,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僅在美國,每天仍有約65000例新報告病例,平均每天約有400人死於新冠肺炎。

美國《大西洋月刊》刊登題為《新冠疫情的“終結”仍然比我們想像的要糟糕得多》的評論文章。作者稱,美國政府不願推動解決疫情的措施,疫情現狀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內得到改善。弗雷德·哈欽森癌症中心的病毒學家特雷弗·貝德福德估計,在不久的將來,新冠疫情將繼續造成每年10萬美國人的死亡。這也大約是典型流感年份的三倍。

《馬來西亞星報》報道稱,無論言論如何,新冠疫情本身仍然存在,繼續威脅著許多人。

在加拿大,仍然有人死於新冠,人數甚至比去年還要多。2022年,截至當前,全國已經有14727例死亡病例,比2021年全年多了350例。疫情的暴發還使療養院和醫院的生活充滿感染風險。

專門研究傳染病的生物倫理學家、加拿大韋仕敦大學助理教授麥克斯韋·史密斯表示:“我們看到,當一次又一次,大多數最有特權、最有優勢的人不再認為自己有風險時,我們往往會繼續進行普遍的社會干預。而這樣做的結果是將負擔完全轉移到人口中最有風險、最脆弱的部分。”

史密斯認為,隨著大流行病的每一次破壞性轉折,應對新冠疫情的成本很明顯不是平等承擔的。例如,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在一波又一波疫情浪潮中,低收入居民死於新冠的比例遠遠高於那些富有的人。即使在推出疫苗和治療方法後,最低收入社區的病毒死亡率仍然是該省最富有社區的兩倍。老年人也遭受了不平等的待遇。自去年12月中旬奧密克戎變異株傳播開來後,該省60歲及以上的人比前兩波的死亡人數還要多。

史密斯擔心,當我們不再給新冠肺炎貼上“大流行”的標簽時,關心那些落在後面的人的緊迫性將所剩無幾。歸根結底,對於疫情,我們選擇接受什麼樣的事實以及我們如何對待最脆弱的群體,將反映出我們的集體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