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政黨領跑義大利大選轟動歐洲!美媒:一個禁忌可能即將被打破!

極右翼政客會首次成為一個歐盟創始國和歐元區第三經濟大國的領導人嗎?當地時間9月25日,義大利新一屆議會選舉投票于當天早上7時開始,這一選舉吸引了全球,特別是歐洲關注的目光。根據最新民調,義大利兄弟黨領導人梅洛尼很可能成為二戰後歐洲大國第一位上臺的極右翼領導人。法國《世界報》稱,歐盟已經深陷戰爭與多重危機,我們有一場戰爭、一場能源危機、一場全球糧食危機、一場迫在眉睫的經濟危機,一名極右翼政客執掌義大利政府將令這場巨大危機“雪上加霜”。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甚至在義大利選舉前公開發出威脅。隨著歐洲深陷危機,極右勢力在歐洲各國選舉中力量越來越大。法國極右政黨“國民聯盟”領導人瑪麗娜·勒龐在4月的總統大選中功虧一簣,但對總統馬克龍形成巨大衝擊;在不久前的瑞典大選中,包括極右政黨在內的右翼聯盟以微弱優勢打敗左翼陣營,瑞典出現史上第一個依靠極右黨派組閣的政府。義大利兄弟黨會推倒歐洲極右政黨上臺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嗎?《華盛頓郵報》稱:“歐洲的一個禁忌可能即將被打破。”

“極右政黨從危機中獲利”

義大利議會選舉于當地時間早上7時開始,將持續至晚上11時。全國有資格的選民超過5000萬人,選舉獲勝的黨派將能夠推選政府總理。路透社25日稱,根據最新民意調查,由極右政黨兄弟黨、聯盟黨以及右翼政黨力量黨組成的中右翼聯盟支援率約48%,遠高於民主黨領導的中左翼聯盟29%的支援率。其中梅洛尼領銜的兄弟黨支援率25%,是中右翼聯盟中最高的,而2018年兄弟黨的支援率僅有4%。

對於這次選舉,許多選民顯得很積極。法新社稱,甚至投票站于早上7時開放之前,許多選民就開始在投票站外排起長隊。中左翼民主黨領導人萊塔當天一早去投票站投了票。兄弟黨領導人梅洛尼則稱,由於預計去投票時會吸引大批記者,為避免給選民帶來不便,她決定當晚再去投票。此前,她自信地表示:“左派喋喋不休地聲稱國際上會感到擔憂,他們稱‘歐盟不會允許極右翼政府上臺’。左派説每個人都感到害怕,但唯一害怕的是他們,因為他們的權力即將結束。”她稱,“我們將擁有一個強大的義大利。我們才是真正的大多數。”

《環球時報》駐義大利記者25日中午前往羅馬一處投票站採訪。記者看到,現場有警察維持秩序,還配備了口罩等防疫用品。記者與一名走出投票站的老太太進行了交流,她表示自己投給了中右翼聯盟的其中一個政黨,但拒絕透露具體是哪個政黨。對於自己的選擇,老太太説,因為經濟狀況不佳,她希望有新的改變。

與歐洲其他國家的老百姓一樣,義大利人近來最擔憂的是不斷攀升的通脹和能源帳單。這加劇了人們本已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帶來的經濟困境。根據義大利手工業總聯合會25日發佈的報告,通脹和能源價格飆升將使得多達900萬義大利人陷入貧困,約佔總人口的1/6。

“極右政黨從危機中獲利,”英國廣播公司(BBC)25日引述那不勒斯一家咖啡店老闆德斯塔西奧的話稱,“義大利老百姓感到被拋棄。”德斯塔西奧説:“政府沒有向我們提供足夠的幫助。近兩個月來,我的能源帳單翻了兩番。我不得不關掉大部分咖啡機。很多企業都開始破産。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都在尋求改變。”法新社引述意分析家皮卡裏的話稱,預計大部分選民會選擇梅洛尼,“這是義大利人尚未嘗試過的唯一領導人”。

“這次選舉如同英國脫歐投票”

路透社稱,歐盟以及歐洲各國都在緊張地關注義大利的選舉。歐洲擔憂極右翼政黨上臺後,義大利內外政策更加難以預測。在義大利,左翼政黨更加親歐,極右政黨普遍持歐洲懷疑論。兄弟黨還反對移民、反對同性戀和LGBT等,與歐盟的政策格格不入。在外交政策上,儘管梅洛尼在俄烏衝突爆發後表示支援西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統一立場,但她的盟友、聯盟黨領導人薩爾維尼日前曾將義大利遭受的能源危機歸咎於西方制裁俄羅斯的副作用,而力量黨領導人貝盧斯科尼在選舉開始前兩天還試圖為普京辯護,聲稱“普京當時只不過是想以一個體面人取代烏總統澤連斯基,然後在一週內撤離”。這一説法引起歐盟的憤怒。歐盟擔憂意新政府上臺後會妨礙歐洲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團結。

美國CNBC稱,義大利兄弟黨2012年才成立,其根源可追溯到二戰勝利後義大利出現的20世紀“新法西斯運動”。該黨經常被形容為“新法西斯”或“後法西斯”政黨,政綱有明顯的民粹主義和反移民色彩,不過梅洛尼竭力撇清自己與法西斯主義的聯繫,她多次聲稱“義大利兄弟黨的DNA中沒有懷舊的法西斯分子、種族主義者或反猶分子”。

對於兄弟黨可能在選舉中獲勝,義大利民主黨領導人萊塔表示:“我不會把這個國家交給梅洛尼,這無異於將義大利與歐洲其他國家剝離。我將這次選舉看成是如同英國脫歐投票一樣。民主黨將全面和徹底地杜絕梅洛尼當選總理。”義大利國防部長洛倫佐接受意《新聞報》採訪時也稱:“當極右政黨有了執政的權力,義大利將面臨在歐洲被孤立的風險。”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22日在回答歐盟是否對義大利兄弟黨可能在議會選舉中獲勝感到“擔憂”時表示:“如果事情朝著困難的方向發展——就像我提到的匈牙利和波蘭一樣,我們有手段(應對)。”路透社稱,馮德萊恩的話是“毫不掩飾的威脅”,警告義大利如果偏離民主原則,將面臨嚴重後果。馮德萊恩的話也激起了義大利的憤怒。意聯盟黨領導人薩爾維尼指責馮德萊恩“可恥傲慢”。

不過,英國《衛報》認為,即使兄弟黨勝選,梅洛尼上臺後也不會與歐盟離得太遠。報道稱,在即將離任的總理德拉吉的領導下,義大利從歐盟7500億歐元的復蘇計劃中獲得最大份額的資金:未來6年,義大利將獲得近2000億歐元的歐盟資金。對此,梅洛尼日前表示,希望“遵守歐洲法規”,並回擊了有關兄弟黨上臺將危及義大利獲得歐盟復蘇基金的“荒謬説法”。意財政部前財政司主任科多尼諾説:“梅洛尼不可能搞砸局面。”

“一個禁忌可能即將被打破”

“義大利極右翼政黨如果真的在選舉中獲勝上臺,這將意味著歐洲政治將越過向右的轉捩點嗎?”英國天空電視臺25日稱,在歐洲,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已經崛起、西班牙和葡萄牙極右翼黨派VOX和Chega也在興起,包括極右翼政黨在內的瑞典右翼聯盟日前以微弱優勢在大選中獲勝,這些都令人感到不安。《華盛頓郵報》稱,“歐洲的一個禁忌可能即將被打破。”

美國彭博社稱,在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為禍歐洲並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大半個世紀裏,歐洲的極右翼政黨一直被邊緣化。即便是保守派(也就是右翼)的歐洲政客也會與極右翼劃清界限,但如今這條警戒線已被打破。

不過,歐洲極右翼政黨認為只有自己的主張才能保障歐洲各國的利益,而不是像左翼政黨打著“民主”的幌子卻使歐洲國家陷入危機。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領導人瑪麗娜·勒龐日前談到歐洲極右翼政黨“崛起”時聲稱:“歐盟已經不再是一個聯合體,而是變得像帝國主義。”她稱,俄烏危機正猛烈衝擊歐洲大陸,但歐盟頑固地採取了“危險的好戰姿態”,使自己陷入徒勞的困境中。最終,“歐盟將看到其繁榮與和平的願望在自身經濟、能源和地緣政治錯誤中沉沒”。 英國《衛報》引述學者的話擔憂,民粹主義的極右翼勢力崛起將破壞歐洲的穩定。報道稱,歐盟“對付一個人容易,但當歐盟內出現兩三個極右翼領導人時,就變得麻煩得多”。(環球時報駐義大利、加拿大特派特約記者 謝亞宏 陶短房 陳康 柳玉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