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綏化——

機械力量足  玉米搶“鮮”收

本報記者  方  圓

黑土生金,沃野飄香。在黑龍江綏化青岡縣禎祥鎮兆林村,一台大型鮮食玉米采收機,正以每天450畝的速度,收割出一棒棒金黃的鮮食玉米。

“這臺采收機是合作社去年新添置的,效率是普通收割機的5倍,收割成本節約近40%,果穗破損率降低15%,平均每畝地增收30元。”青岡縣景春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尹德才説。

10年來,尹德才對機械化帶來的甜頭早已深有體會,“我們合作社成立近10年,一直種植鮮食玉米。最初靠人力採摘,自從引入大型機械設備,過去雨天不能作業的生産難題解決了,大大降低了生産成本,效益噌噌漲。”目前,合作社共有大型現代農機及配套設備60台(套)。

“機械化水準不斷提升,再加上風調雨順的好天氣,保守估計,今年玉米畝産量能突破2600穗,比去年增産300穗。”尹德才底氣十足地説,合作社今年種植玉米3.5萬畝,比去年增加1.3萬畝,預計加工成品7000萬穗,實現産值1.5億元,利潤2500萬元。

“看看這玉米,株數多、穗挺實,金燦燦的一大片,今年又是個豐收年!”兆林村村民張洪波説,儘管已經將土地流轉給合作社,有空時,他常到自家30畝地跟前轉轉,“合作社用的品種和肥料都是優質的,還有大型機械設備,玉米長勢一年比一年好,收成比過去自己種高出不少。”

“自從加入合作社,不僅能拿到土地流轉費,還能優先到合作社務工。收入翻了一番不説,家門口就能就業,我和妻子照顧孩子和老人也更方便了。”張洪波説。

為了慶祝今年的中國農民豐收節,綏化市舉辦了盛大的鮮食玉米節。在活動現場,玉米育種專家、農業專家、經銷商齊聚一堂,開展産銷對接、品鑒會、産品展等活動,引來不少觀眾駐足圍觀。

伴隨著喜慶的鑼鼓、歡快的秧歌,欣賞著一張張田野風光和農民風采照片,張洪波感到十分自豪:“土地能豐收,就是咱農民最高興的事。”

連結

我國農業機械化、智慧化發展迅速,農機裝備總量持續增加,農機作業水準快速提高,農民從會種地變為“慧”種地。目前,我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超過72%。小麥、玉米、水稻三大糧食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分別超過97%、90%和85%,農機裝備對糧食增産貢獻率顯著提高。

湖北潛江——

稻蝦一起長  增産又增收

本報記者  李曉晴

金秋九月,稻穀飄香,湖北省潛江市白鷺湖管理區的稻田裏,收割機來回穿梭。“稻蝦一起長,咱的豐收是雙份的。”潛江市黑偉家庭農場經營者胡臣偉笑著説。

胡臣偉是當地有名的稻蝦共作大戶。“105畝稻蝦田採用的是繁養分離模式,種一季稻養兩季蝦。今年農場賣蝦收入近60萬元。”

潛江市20年前便開始探索稻蝦連作模式,通過多年摸索,完成了稻田改造工程,營造出適合小龍蝦生長繁殖的生態環境。近10年,這一模式在田間地頭快速推廣。目前,潛江市稻蝦産業已形成完整産業鏈,提高了稻田綜合效益。

“水稻生長過程中,小龍蝦在稻田裏爬行既能幫秧苗‘透氣’,還能把田裏的害蟲吃掉。稻穀的秸稈是小龍蝦的棲息場所,稻田裏野草、水生動物、有機碎屑,都是蝦的天然餌料。”潛江市龍蝦産業發展促進中心高級工程師陶忠虎説,“稻蝦共生對水的條件要求高,稻在水中長,蝦在稻下游,以稻養蝦,以蝦促稻,形成良性迴圈。”如今,潛江的稻蝦田裏,化肥、農藥使用量分別下降50%、70%。

雙份豐收換來雙份增收。“縣裏專門選育適合在稻蝦田裏生長的稻米品種,打出了‘蝦香稻’‘水鄉蝦稻’等品牌,畝産能達到1200斤,1斤米的收購價比普通米能高出5到8毛錢。預計10月就能全收完,增收妥妥的。”胡臣偉説,“稻田里長出的蝦頭小尾大、爪粗殼亮,銷路也好得很。”

産業鏈條不斷延伸。目前潛江全市小龍蝦加工企業33家,年小龍蝦加工能力達35萬噸以上。積極發展精深加工,蝦頭、蝦殼等廢棄物變廢為寶,産品附加值大幅提升。今年全産業鏈從業人數超過20萬人,稻蝦産業綜合産值將超過600億元。

連結

經過10多年的努力,我國稻漁産業發展取得明顯成效。2021年,全國稻漁綜合種養面積達到3966萬畝,比2011年增長119%,其中稻蝦增長最為迅速,增加約1800萬畝。去年稻漁綜合種養生産水産品356萬噸,佔全國淡水養殖産量的11%,為保障水産品供給提供了有力支撐。據估算,僅增加水産品一項,稻漁綜合種養每年可為農民增收600多億元,增收增效作用顯著。

四川蒼溪——

好資源變成好産業

本報記者  王  浩

漫山果樹,綠色延綿,圓鼓鼓的獼猴桃綴滿枝頭。“對咱果農來説,採摘季天天都是豐收節。”這幾天,四川省蒼溪縣尚林園家庭農場負責人丁柏寒格外高興,“果子還在枝頭,就被預訂了。”

秦巴山、嘉陵江、紫色土,共同孕育出獨特的紅心獼猴桃。“我們這兒的獼猴桃,黃肉紅心,口感甘甜,可以説是‘獨一份’。”丁柏寒語帶自豪。

相中老家的特色資源,2020年,在外闖蕩多年的丁柏寒返鄉創業。看到獼猴桃種植規模小、技術水準低,好果賣不上好價,他內心深受觸動。丁柏寒説:“我懂市場、有渠道,把好品質關,銷路不用愁。”

好果子咋樣種?引進先進技術,改造低效果園。“果樹有了‘透明傘’,不怕風吹雨淋。”果園裏,一排排塑膠遮雨棚沿著山勢延伸。丁柏寒説:“獼猴桃嬌貴,不能缺水但又怕水多。有了遮雨棚,遇上連雨天,果子不怕淋,樹根不怕泡,産量有保障。”

對於山上的果園來説,及時灌溉是關鍵。“我購置了水肥一體化設施,用水的時候一按開關就行。小水勤灌,澆地變成‘潤’地。”丁柏寒介紹,前段伏天高溫,噴頭飛轉,水霧瀰漫,果樹用上了“加濕器”,水肥一體設備發揮大作用。

綠色種植,讓好果子變成好商品。“從剪枝疏花,到防治病蟲,全過程按照綠色標準來。”丁柏寒細數,“割草靠人工,施肥用的是枯餅,儘量避免機器碾壓,確保紫色土鬆軟透氣。這樣種出來的果子口感好、有營養。我們的獼猴桃通過了國家綠色食品認證,産值可達600多萬元。”

如今在蒼溪,一個個現代果園,讓資源優勢轉化為産業優勢。“紅心獼猴桃成為我們的特色主導産業,更是致富支柱産業。”縣獼猴桃産業發展局局長辜錫泉説,全縣引進和培育龍頭企業7家,發展農民專業合作社124家、家庭農場581家。獼猴桃産業實現年綜合産值60億元,帶動從業人員超22萬人。

特色産業如何從大到強?“人才、資金、科技等現代化要素不斷集聚,縣里加強技術指導、提供資金支援,鼓勵返鄉創業。”縣長任雲介紹,“我們推廣標準化種植,讓‘一産’優起來,‘二産’強起來,‘三産’旺起來,促進獼猴桃産業融合。”

“接下來還要繼續提品質、打品牌,擦亮‘金字招牌’。”丁柏寒信心滿滿。

連結

鄉村特色産業蓬勃發展。各地因地制宜發展特色鮮明的鄉村産業,形成了一批鄉字號、土字號品牌。截至目前,全國累計創建140個優勢特色産業集群、250個國家現代農業産業園、1300多個農業産業強鎮、3600多個“一村一品”示範村鎮。

河北遷西——

小板栗成了“網紅果”

本報記者  常  欽

秋意漸濃,河北省遷西縣漢兒莊鎮高低起伏的山坡上,風中飄著板栗香,成片的板栗林鬱鬱蔥蔥,一顆顆“笑開花”的栗子挂滿枝頭,映著栗農的笑臉。

一大早,新安板栗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郭忠良就來到板栗林間,支好三腳架,對著手機賣力“吆喝”起來:“咱這板栗好吃得很,趕快下單吧……”直播間裏點讚不斷、訂單不斷。林子裏,鄉親們來往穿梭,採摘、裝運、脫殼、發貨,有條不紊。

遷西板栗是國家地理標誌産品。漢兒莊鎮作為板栗主産區,種植面積8萬畝,年産量約1萬噸。“栗樹是咱老百姓的寶,這小小的栗子寄託著增收致富的希望。”郭忠良説。

説起板栗的出山路,郭忠良打開話匣子:以前父親埋頭田間種板栗,自己跑代收、批發,給炒貨店配送。“那會兒從遷西産地發貨,物流跟不上,批發價格低,好東西就是賣不上好價錢。”郭忠良“嗅覺”靈敏,著手成立合作社,把板栗搬上網際網路平臺,還在昆明、成都、西安等地建起生鮮倉庫,産品24小時直達全國各地。

“接通電商産業鏈後,銷得好還得嚴把品質關。”郭忠良説,生鮮板栗從産地發貨時先要挑選一輪,到分省倉庫打包時再挑選一輪。線上銷售僅3年,郭忠良的網店已小有名氣,網店淡季日均600單起。合作社一個月出貨量約有400噸,每年有300多萬元的凈利潤。

目前,合作社擁有社員近200戶。“顧家打工兩不誤,還能就近學技術,種板栗有奔頭!”合作社社員楊建朝説,農忙時,他種栗子賣給合作社,農閒時,就在合作社里加工、篩選板栗,一年下來收入十來萬元。

在漢兒莊鎮,農産品電商帶火“金字招牌”,“板栗+旅遊”也悄然興起。“我們新落地了板栗樹認養模式,認養後可自己經營,也可委託給原戶主經營,板栗成熟後免費寄到家,認養客戶還能獲得周邊景區大禮包。”漢兒莊鎮黨委副書記羅超文説。

“俗話説,澇收栗子旱收棗。今年夏天雨水足,板栗大豐收,價格也不錯。”郭忠良説,豐收節到了,網店的訂單量看漲,趁著天氣好,合作社正抓緊秋收,“下一步要帶動更多村民走電商惠民路,讓鄉親們的‘錢袋子’更鼓。”

連結

鄉村新産業新業態蓬勃發展。各地區立足鄉村資源,拓展農業多種功能,通過直播帶貨、農村電商等新業態促進産銷銜接增收,優質農産品賣上好價錢。截至目前,各類涉農電商超過3萬家,農村網路零售額2萬多億元。今年上半年,農産品電子商務較快發展,農産品網路零售額2900億元,同比增長12.4%。

版式設計:張芳曼

《 人民日報 》( 2022年09月23日 1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