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智利左翼聯盟政黨——“人民團結陣線”候選人薩爾瓦多·阿連德當選智利總統。這觸動了美國敏感的神經,時任美國政府針對智利左翼政權開始了“週密的隱蔽行動”。從政治干預到經濟制裁、煽動輿論,美國一系列干涉和顛覆行動導致1973年智利“9·11政變”發生,親美軍政府上臺。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美國一直企圖阻止智利社會黨人和共産黨人在選舉中獲勝。1952年、1958年和1964年,阿連德曾3次競選總統,由於觸動美國利益,均未能成功。政治上,當時正處於冷戰階段,美國擔心阿連德執政後將在拉美産生示範效應,形成結盟對抗美國的局面。經濟上,1970年美國在智利的投資存量超過10億美元,佔智利全部外資的65%,美國千方百計要維護在智利的經濟利益。

1970年大選,阿連德雖在首輪投票中獲勝,但因選票總數未能過半,議會需要在得票數前兩位的候選人中選出總統。為阻止阿連德在議會推選中勝出,美國加大干預力度,遊説關鍵政治力量、支援反對派遊行活動,中情局甚至計劃用軍事手段阻止阿連德上臺。中情局在智利聯絡了21名高級軍官並向其保證,美國將全力支援發動政變的智利軍人。美國的伎倆遭到時任智利陸軍司令勒內·施耐德的反對,不久,施耐德被暗殺。一石激起千層浪,該事件點燃了智利民眾的情緒,阿連德得到了更多政黨、民眾的支援,最終在大選中當選為總統。

阿連德執政後,美國惱羞成怒,干涉行徑更加露骨。1970年11月,美國政府起草了一份全面的對智利政策文件,要求政府各部門對阿連德政府採取冷漠立場,以削弱其政權的穩定性。中情局智利特別行動組還制定了詳細的針對阿連德政府的政策計劃,包括將智利擠出美洲國家組織、遊説拉美國家站在美國一邊等。1970—1972年,美國向智利有關方面提供了1500萬美元的軍事援助,認為智利軍隊是推翻左派政權的關鍵力量。

在經濟上,美國對阿連德政府實施經濟封鎖,企圖扼殺智利經濟。例如,通過減少購買智利銅的規模並利用其國際市場優勢壓低銅價;要求美國私人銀行降低甚至停止對智利提供短期貸款;限制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金融機構對智利的貸款。

美國還大力支援反動派,通過影響輿論煽動對阿連德的不滿情緒,借機製造動亂。美國為反對派控制的報紙和電臺提供資助,宣傳和鼓動反政府行為,展開大規模黑色宣傳,造謠智利的民主制度將被阿連德“踐踏”。阿連德執政期間,智利曾發生過6次受美國支援的由右翼發動的未遂政變。

1973年9月11日,美國支援時任智利陸軍司令皮諾切特發動軍事政變,轟炸和佔領莫內達宮,阿連德在政變中身亡,智利開始了為期17年的軍政府統治時期。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親口承認,美國捲入了智利政變,“對於美國來説,右派獨裁下的智利比左派民主領導的智利更安全”。

美國顛覆智利左翼政權的行徑是其冷戰期間針對蘇聯、東歐等社會主義國家“隱蔽行動”的組成部分,體現了美國長期以來對拉美“後院”的恣意霸淩。美國以促進“民主化”進程的名義對智利進行控制和顛覆,真實目的則是迫使其成為受美國控制、服從美國利益、符合美國戰略需要的國家。美國的這些行徑完全違背了聯合國憲章和國際關係基本原則,損害了包括智利在內的拉美國家的主權和利益,對拉美地區的和平與發展構成了巨大威脅。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拉美研究所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