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媒體爆出一條醜聞稱,佩洛西的兒子小保羅·佩洛西也參加了佩洛西亞洲行,卻沒有出現在其官方公佈的人員清單內。

一時間,人們對小保羅此次掩人耳目的行程是否為了“談生意”的質疑成為了熱點,為近期關於全球佩洛西家族資産規模、內幕交易操作以及其涉華利益的討論再添一把火。

此前,為了“降熱度”,佩洛西家族不惜虧本賣出其趕在美國《晶片和科學法案》通過之前買入的英偉達股票,號稱以“阻止錯誤資訊繼續傳播”。

那麼,佩洛西家族的“家底”究竟有多厚?其海外資産又有哪些與中國有關?

參與上百億美元規模的對華投資

投資基金是佩洛西家族在華資産配置的重要組成部分,而這些投資多與Matthews International Capital Management(後文簡稱“Matthews”)這一諮詢公司和佩洛西的密友威廉·漢佈雷希特密切相關。

綜合佩洛西的傳記、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披露的文件以及近十幾年來的媒體報道,漢佈雷希特與佩洛西在上世紀70年代相識,此後兩個家庭過往甚密,其子小保羅·佩洛西則在2009年到2012年期間在由漢佈雷希特控制的WR Hambrecht + Co.就職。

漢佈雷希特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從事對華投資業務,是佩洛西和民主黨的“金主”之一,也是佩洛西丈夫保羅·佩洛西的投資夥伴。過去十幾年來,佩洛西多次邀請漢佈雷希特參與美國國會的經濟會議和論壇活動,稱其為國會兩黨的重要“智囊”。

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披露的文件以及美國金融科技公司Wallmine披露的資訊,2007年起,保羅·佩洛西成為Matthews的董事。漢佈雷希特則早在1998年就通過其家族信託Hambrecht 1980 Revocable Trust持有該公司10%到25%之間的股份,漢佈雷希特與City National Corporation、保羅·馬修斯、馬克·沃爾德·海德利一起,成為Matthews的四大實際控制人。

此後的十幾年來,保羅·佩洛西與Matthews一直有利益關係。根據最近的佩洛西財務公開報告,保羅·佩洛西2021年依然收著來自Matthews的分紅。

根據公開資訊分析,Matthews通過其附屬公司和子公司投資以及直接投資的方式,在華投資了上百億美元。據銘基亞洲的官網資訊,該公司是Matthews的附屬公司,其投資行為受Matthews全權指導。該公司運營著包括中國紅利基金、中國小企業基金、亞洲股息基金、太平洋老虎基金等十余支基金,我國國內的科技、能源、房地産、網際網路等行業的龍頭企業是這些基金的重點投資對象。

截至2022年7月31日,銘基亞洲管理著172億美元的資産。而Matthews的全資控股子公司,銘基環球投資(香港)有限公司,則負責這些基金的“顧問和機構聯絡”。

The China Fund是在我國境內運營的一家外資投資公司,根據其官網資訊,Matthews對其進行全權投資指導。截至2022年7月21日,該公司運營著近1.6億美元的資産,主要投資我國的通信、醫療、房地産等行業的企業。

此外,根據企查查的數據,Matthews還在國內直接投資了我國交通基建、醫療器械、生物制藥等行業的多家上市企業。

有意思的是,8月5日外交部宣佈對佩洛西及其直系親屬實施制裁之後,8月7日,銘基亞洲發佈了一篇聲明,表示近期媒體對該公司進行了“不實報道”。該聲明回避了多年以來的保羅·佩洛西和威廉·漢佈雷希特與Matthews及其旗下投資的關係,著重強調了佩洛西夫婦與其子公司和附屬公司沒有直接關係,例如銘基環球投資(香港)有限公司不是由佩洛西夫婦“設立”、兩人也不是銘基亞洲的“股東”,銘基亞洲和銘基環球投資(香港)有限公司的運營管理另有其人等。

與佩洛西家族在華業務相關的企業還有環球禮賓大使公司,該公司由佩洛西另一位朋友文森特·沃爾芬頓設立,該公司為在世界各地旅行的富人來中國旅行提供豪華轎車服務,自2008年起就在中國運營了。根據最近的財務公開資訊,截至2021年,佩洛西家族仍持有該公司的資産。

大保羅:內幕交易成就“國會山股神”

根據美國眾議院網站披露的佩洛西財産資訊,其丈夫保羅經常搶在重要政策、訂單等消息發佈之前,購買或賣出股票等證券並獲取收益,其在金融市場交易表現過分亮眼。

這類操作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這也是美國眾議院網站披露佩洛西財産資訊的最早年份。2008年3月,在國會通過影響信用卡相關立法之前,保羅購買了Visa公司的IPO股票。僅此事件就引起了軒然大波,以至於國會修訂了《股票法》以禁止國會議員投資IPO,稱為“佩洛西規定”。

近期較為出名的交易有:2020年2月,保羅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向亞馬遜和Facebook投資了552萬美元;2021年1月,保羅在拜登發佈將所有聯邦車輛改換為電動汽車行政命令的前1個月購買了特斯拉股票;2021年3月,微軟公佈了與美國陸軍提供裝備的總價近220億美元的訂單。而在這一資訊公佈的12天前,保羅購買了195萬美元的微軟看漲期權。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據股票分析公司FinePrint的數據,過去三年裏,保羅的投資組合收益均高於標準普爾500指數。據統計,2021年,佩洛西的上漲股票和期權平均回報率為56.15%。從2007年至2021年,保羅僅在Facebook、谷歌、亞馬遜、蘋果和微軟這五家大型企業通過市場操作獲得的收益就可能超出3000萬美元。

面對輿論對於保羅涉嫌內部交易的質疑,佩洛西一律以“不知情”回應。今年7月佩洛西辦公室表示,“議長本人不擁有任何股票。這些交易在披露中被標記為‘配偶’交易。議長沒有事先知情或隨後參與任何交易”。

▲International Media Acquisition Corp.官網顯示,小保羅是該企業的董事。圖/International Media Acquisition Corp.官網截圖

小保羅:家族海外資産“經理人”

據新京智庫整理,小保羅·佩洛西目前至少在六家企業任高級職位。其中的三家是稀有金屬行業的企業,該産業與新能源、晶片等産業密切相關,小保羅自2021年1月起在鋰礦開採企業St-Georges Eco-Mining Corp.中擔任董事,並擔任其子公司EVSX Corp.的總裁,EVSX Corp.是鋰電池電池製造企業。

此外,小保羅還擔任鋰礦開發企業Altair International Corp.的董事,根據其官網發佈的通告,小保羅將致力於“與鋰礦開採及其他相關領域的企業發展戰略夥伴關係”,也就是拓展公司的上下游企業庫。

在佩洛西8月初的亞洲之行中,不少媒體發現,小保羅的身影也出現在公佈的照片裏,然而佩洛西的官方訪問團名單裏並沒有小保羅的名字。面對媒體的疑問,8月10日,佩洛西承認了小保羅參與了其亞洲行日程,但是並未解釋小保羅沒有出現在公佈名單中的原因,也否認小保羅這趟行程與商業往來有關。

此次佩洛西出訪的亞洲地區,普遍是新能源産業和晶片産業的重鎮:日本、南韓、新加坡和我國台灣地區在全球鋰電池製造産業具有領先地位,而馬來西亞則有較豐富的鋰礦資源,我國台灣地區以及日本和南韓也是半導體的産地。很難相信,佩洛西對小保羅行程的隱瞞與小保羅可能利用此次機會為自己、為家族“談生意”毫無關係。

小保羅代表的佩洛西家族投資還涉及傳媒、通訊、元宇宙等行業。根據其官網資訊,小保羅擔任特殊目的收購公司International Media Acquisition Corp.的董事。根據其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材料,該企業在2021年8月首次公開募股,致力於收購媒體和娛樂公司,其目標市場是中國、印度及其他新興市場。在材料中,該公司預測“中國的娛樂和媒體市場將在2020年至2024年間以5.2%的複合年增長率增長”,是“絕佳的市場”,因此要格外重視。

小保羅還擔任技術交易公司Global Tech Industries Group, Inc.的顧問委員會成員。今年1月,該公司與香港的大唐西市絲路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簽訂諒解備忘錄,計劃在今年共同開發虛擬博物館、數字藝術畫廊、元宇宙唐人街藝術區等項目。

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披露的文件,小保羅還擔任科技企業Borqs Technologies, Inc. 的股東,該企業也在中國經營通訊技術服務業務。

佩洛西來自馬利蘭州巴爾的摩,其父親在上世紀30年代當上了巴爾的摩市市長,其家族的財力和地位在門閥林立的美國政壇並不高。根據OpenSecrets等財富評級機構的測算,經過幾十年的“奮鬥”,如今佩洛西家族凈資産高達1.2億美元,在眾議院議員財富排名第六位。

綜合上文所述,佩洛西的“財富密碼”有三個:一是深耕亞太市場,尤其注重中國市場,把握未來財富增長極;二是發揮“傳統藝能”,涉嫌從事金融市場內幕交易等違法活動,穩住家族財富“基本盤”;其三是將政治資源傳遞給下一代,培養家族財富的“經理人”。

然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外國制裁法》,佩洛西、佩洛西的直系親屬,以及這些人擔任高管、實際控制或者參與設立、運營的組織將面臨以下制裁:(一)不予簽發簽證、不準入境、登出簽證或者驅逐出境;(二)查封、扣押、凍結在我國境內的動産、不動産和其他各類財産;(三)禁止或者限制我國境內的組織、個人與其進行有關交易、合作等活動。

也就是説,如今佩洛西家族面臨著所有與其打交道且存在在華業務的企業與之切割的前景,想要再玩轉她的“財富密碼”,恐怕沒那麼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