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陳立非】民進黨籍前新竹市長林智堅參選桃園市長後,其臺大碩士論文被認定抄襲。經多人檢舉後,臺大正針對其指導教授、現任“國安局長”陳明通的責任進行調查。這把火是否會最終燒向蔡英文,島內正密切關注。

“裏子都沒有了,還在顧面子”

據台灣《中國時報》17日報道,臺大16日證實陳明通自8月起不在“國發所”應聘兼課。兼任教授是一年一聘,新學期從每年8月1日算起,在此之前,“國發所”都會先問兼任教授是否繼續執教,如果願意,會發出聘書。據了解,陳明通答覆稱,“臺海局勢嚴峻,擔任國安局長已分身乏術”,2022學年無法在“國發所”開課。由於他尚未辦理退休,仍具有臺大教授的身份,他涉及的學術倫理案件,臺大會繼續調查。陳明通指導、尚未畢業的學生,包括博士生余正煌,即林智堅論文抄襲對象,會安排其他老師接手。

國民黨“立委”李德維直言,陳明通是“裏子都沒有了,還在顧面子”。台北市議員王鴻薇稱,陳明通是畏罪潛逃。她日前向“教育部”及臺大檢舉陳違反學術倫理、涉嫌學術詐欺,“陳明通畏罪潛逃恐讓檢舉不了了之,臺大務必完成調查,並把處理過程公佈,以昭公信”。她炮轟道,陳明通以“臺海局勢嚴峻無暇兼顧學術”為由,真的很可笑,當初林智堅論文抄襲案發酵時正值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到台灣,臺海局勢相當緊張,陳明通卻還有時間三番五次寫聲明稿幫林脫罪,如今他顯然是想辭教職保官職,“這樣死都要做官的人,真的令人看不起”。台北市議員遊淑慧譏諷説,“有陳明通在國安局,才是真正的危機吧!”

島內分析認為,陳明通沒有請辭“國安局長”,太沒有政治智慧。這兩個位子都被他弄得烏煙瘴氣,個人形象也跌入谷底,若有自知之明早該主動請辭了。聯合新聞網17日披露稱,民進黨內憂心陳明通只是不在“國發所”兼課應該無法平息爭議,9月“立法院”開議後恐“屍橫遍野”,因此讓蔡英文同意陳明通“被請辭”的風暴已悄悄形成。

口無遮攔時常惹禍

陳明通1955年7月出生在台中,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早期研究領域是台灣地方派系,此後轉入兩岸關係與中國研究。早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他就被延攬為市政顧問。2000年競選時,陳水扁拋出的“中國政策白皮書”即由陳明通主筆,這是民進黨第一份“中國政策報告”,他也順勢成為民進黨內的“大陸通”。他曾公開狂妄地宣稱,放眼兩岸,“對九二共識這件事情的了解,沒人比我更深入”。2007年,陳明通與多名學者拋出一份草案,不但被大陸有關部門公開定義為“法理台獨”,島內不少學者也認為陳明通在搞“法理台獨”。

蔡英文在陳水扁當政時出任陸委會主委,副主委便是陳明通,兩人合作4年,他也因此成為蔡相當倚重的智囊。信傳媒披露稱,蔡英文2016年參選時提出“堅持兩岸與國際關係維持現狀”的倡議,就是來自陳明通的極力主張。這個論調,讓蔡英文通過了美國的“面試”。2021年2月,蔡英文又提拔他出任“國安局長”。不過,這一任命引發不少爭議。親綠的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直言,不知道陳明通能幹什麼,這個人事佈局等於是蔡英文本人在當“局長”,直接指揮“國安局”。

陳明通經常放話,口無遮攔。2019年3月他發表了所謂的“禽獸説”,稱“人如果只求溫飽,和豬狗禽獸有什麼差別”,影射前高雄市長南韓瑜只注重經濟的政策方針,結果引發全臺憤怒。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説,人民過好日子,不是當局恩賜,是人民的權利;當局官員若不能為人民溫飽打拼,就是豬狗禽獸,尤其民進黨整天用“自由民主”掩飾其推動“台獨”的本質,陷人民于戰火邊緣,借機搶奪官位和名利,鼓勵反核電、逼迫人民以肺發電,這樣的官員“比豬狗禽獸還不如”。同年4月,在強大壓力下,陳明通被迫兩度鞠躬道歉。

2021年11月,陳明通又在“立法院”稱,依據該局判斷評估,“攻佔東沙、以戰逼談”的劇本在蔡英文任內不會發生。島內有評論稱,從事情報工作者要閉緊嘴巴,偏偏陳明通以愛説話出名。除了證明蔡英文所托非人,專找毫無情報工作背景的他當“局長”,也證明了民進黨當局的確是沒有人才了。

絕非不再應聘臺大所能善了

“論文風暴”爆發後,一貫愛説的陳明通這幾天倒是“神隱”。其實,他指導論文早就引發質疑。2020年7月,國民黨披露稱,高雄中山大學教授吳濟華和時任陸委會主委的陳明通都是所謂“高級指導教授”,其中陳指導不少綠營要角,但詭異的是,這些人的論文都未公開。島內質疑,陳明通通過這種方式一路陞官。《中國時報》近日披露,臺大“國發所”一直被視為政治人物進修的大本營,可借機認識各路人馬,拉攏關係,陳明通1995年至今共指導173名碩士和博士,卻僅有5人開放論文電子全文供下載。網友紛紛留言,要求對這173人都要查一查,“恐怕會血流成河”。

《聯合報》17日發表社論稱,陳明通利用臺大“國發所”所長的職位之便,幫政治人物“量産學位”,到了完全不顧學術品質及學術倫理的程度。林智堅抄襲事發之後,他又三番五次發表長文狡辯,混淆社會視聽,“這樣的行徑,有何為人師表的自重和尊嚴?”與此同時,他又利用“國安局長”的職位要求余正煌噤聲,這不僅是濫用權力,也是在干擾真相的調查,罪加一等,絕非他不再應聘臺大所能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