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華盛頓8月15日電(國際觀察)“無盡的脆弱與混亂”——美國黨爭導致政治亂象叢生

新華社記者孫丁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被聯邦調查局人員突襲“搜家”調查事件持續發酵。特朗普14日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説,這一行動是“完全聞所未聞和難以想像的”,是“對民主的偷襲”。

連日來,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及雙方支援者激烈對抗,不僅有人發出人身威脅,還發生了針對聯邦調查局的暴力事件,美國社交網路上頻頻出現“內戰”一詞,政治極化和社會撕裂可見一斑。美國輿論擔憂,隨著對特朗普調查的推進以及中期選舉臨近,美國黨派鬥爭和民意對立或將不斷加劇並引發更多難以預料的衝突。

兩黨激鬥

根據美國聯邦法院公佈的資訊,特朗普涉嫌三項刑事犯罪,包括違反《反間諜法》、妨礙司法公正以及非法處理政府文件。這次搜查行動被媒體解讀為對特朗普調查的“重大升級”。《紐約時報》用“史無前例”來描述對美國前總統的“搜家”行動,並指出“(黨派)爭鬥被陡然公之於眾”。

目前,距離中期選舉只有不到三個月時間,此時出現的這一調查事件在美國國內引發軒然大波。兩黨均欲借此事大做文章,試圖撈取更多選票。

共和黨方面,特朗普否認有不當行為,稱文件已被解密,並指責司法部“玩弄政治”,抨擊民主黨人“政治迫害”以阻攔他再次競選總統。共和黨議員幾乎態度一致,痛批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的行動出於“政治動機”。紐約州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愛麗絲·斯蒂芬尼克説,民主黨政府將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武器化”以針對政治對手。對此,國會眾議院共和黨人應立即進行監督、問責和全面調查。佐治亞州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瑪喬麗·泰勒·格林公開呼籲取消對聯邦調查局的撥款,並起草了針對司法部長梅裏克·加蘭的彈劾條款。

民主黨方面,白宮否認對特朗普住所海湖莊園遭突擊搜查提前知情,並拒絕評論司法部正在進行的調查。加蘭回應説,共和黨人對司法部以及聯邦調查局的攻擊沒有根據。

與此同時,特朗普還面臨其他多項調查,包括司法部和國會眾議院分別對國會山騷亂的調查,以及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對特朗普集團商業行為的民事調查等。隨著這些調查繼續推進以及中期選舉臨近,兩黨爭鬥將愈演愈烈。

嚴重撕裂

近年來,美國黨派鬥爭日趨激烈,民眾對立情緒愈加尖銳,美國社會在許多涉及價值觀的議題上已陷入嚴重的兩極對立狀態。尤其是2021年1月的國會山騷亂事件,標誌著美國社會的撕裂達到十分罕見的程度。

而今,圍繞特朗普遭調查事件的嚴重對立成為美國政治亂象的又一標誌,也印證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評論:國會山騷亂事件可能只是美國民主“更深層次撕裂的前兆”。

美國《政治報》網站在特朗普被“搜家”後進行的民調顯示,69%的共和黨選民認為搜查是出於“政治動機”,只有11%的民主黨人這樣認為;81%的民主黨選民認為搜查與“犯罪證據”有關,而共和黨人的這一比例僅為16%。美國民調機構拉斯穆森公司的一項民調也顯示美國選民在此問題上分歧嚴重:約50%可能參加投票的選民贊成聯邦調查局的行動,另有46%的人反對。

據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日前聯合發佈的一份內部情報通告,在特朗普被“搜家”後,針對聯邦政府人員的威脅明顯增加。有人威脅在聯邦調查局總部安置“臟彈”,並呼籲發動“武裝反抗”。

美國多地近日接連發生針對聯邦調查局的暴力或威脅事件。據美國媒體報道,一群特朗普支援者14日持槍聚集在亞利桑那州菲尼克斯的聯邦調查局辦公樓前,抗議對特朗普的“迫害”。11日,一名持槍男子試圖闖入聯邦調查局辛辛那提市分局訪客安檢區,並在駕車逃離途中與執法人員交火。該男子最終被擊斃。

內亂加劇

近年來,美國黨爭惡鬥加劇,“權力制衡”淪為“否決政治”,“身份政治”向社會各層面擴散,種族仇恨甚囂塵上,貧富鴻溝持續擴大。

今年以來,美國政治亂象更是層出不窮:美國兩黨政客在中期選舉前竭力操縱選區劃分,得克薩斯州尤瓦爾迪市羅布小學槍擊案等重大槍支暴力悲劇一次次撕開控槍問題的傷疤,最高法院在女性墮胎權問題上推翻“羅訴韋德案”的裁決引發全美“政治地震”……

長期追蹤多國政治風險指標的蓋奧庫安特公司創始人兼聯合主管馬克·羅森貝格説,在所有發達國家中,美國的政治風險最大。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史教授朱利安·澤利澤指出,一位前總統受到多起調查,是當前美國政治和社會矛盾的突出反映。“這就是一種無盡的脆弱與混亂狀態,沒有明確的辦法可以改善這一切。”

從目前趨勢看,美國政治亂象仍在持續升級,兩黨及其支援者之間的對抗有可能朝著失控的方向發展。民主黨籍美國前聯邦參議員、現供職于美國進步研究中心的道格·瓊斯對政治驅動的流血事件感到擔憂。他説:“有人談論內戰,拿起武器,説一些煽動暴力的話。我們目前處境艱難。恐怕我們還沒有看到這種暴力結束的情況。”美國賴斯大學歷史學教授道格拉斯·布林克利認為,美國正處在其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時刻,甚至可以説已經處於“一種新內戰中”。

隨著內亂加劇,美國政治體制的合法性不斷被動搖。美國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總裁伊恩·佈雷默認為,在其他國家看來,美國的民主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 “如果您擔心2024年的總統大選期間會爆發嚴重騷亂那一點都不奇怪。因為無論是誰當選,都會有大量國民不承認選舉的合法性。預選期間即使有特朗普和拜登以外的新面孔出現,圍繞合法性的問題也不會煙消雲散。”(參與記者:柳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