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繃緊農業防災減災這根弦 _中國經濟網——國家經濟門戶

當前正值農業産量形成的關鍵期,也是氣象災害頻發期。7月以來,南方大部分地區持續高溫、降水偏少。農業農村部近日發佈資訊,緊急下發通知要求把防範高溫乾旱保秋糧豐收作為當前“三農”工作的首要任務,同時派出工作組赴重點地區指導。這啟示我們,要把農業防災減災這根弦繃得緊而又緊,建立適應氣候變化的農業生産保障體系。

從歷史維度看,氣象災害是造成農業減産的重要因素。我國常年農作物受災面積3.6億畝。改革開放以來,有12個年份出現糧食減産,其中7次主要由旱澇災害引起。隨著耕地數量剛性下降,播種面積增加難度越來越大,單産提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氣象災害來得快、影響大,如果沒有充分準備,一旦發生流域性的洪災、大範圍的乾旱,會對農業生産造成嚴重影響。必須樹立防災就是增産的理念,把防災減損、抗災增産擺在更重要位置。

從設施條件看,農業防災減災短板還比較突出。近年來,農業防災減災體系建設取得了明顯進展。相對而言,病蟲害防控比較成熟,自然災害應對則存在明顯短板。全國有效灌溉面積約佔耕地面積的54%,不少地方還是靠天吃飯。一些地方專業化防災減災力量不足,導致一旦發生氣象災害,應急搶險的農機隊伍和救災種子難以快速調度。近些年,全國沒有發生大範圍的嚴重乾旱,很多地方放鬆了警惕,一些抗旱機井被廢棄,有的坑塘庫壩年久失修。

隨著全球氣候變化,極端氣象災害事件增多,對我國農業的挑戰也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一些短板更凸顯,以應對洪澇為例,南方農田設施重灌溉輕排水,北方排澇設施差距則更大。2018年山東壽光遭遇洪災,不少蔬菜大棚受損嚴重,2019年東北地區秋收前發生強降雨影響作物品質;2020年湖南、江西嚴重洪澇致早稻單産減少;2021年北方5省遭遇罕見秋汛致1.1億畝冬小麥晚播。農業防災減災,並不能消除自然災害和氣候變化本身,但可以提高應對的韌性和適應性,今後應從三方面發力,努力做到重災區少減産、輕災區保穩産、無災區多增産。

在研判趨勢基礎上超前謀劃。近10年,我國農業氣候資源在改變,雨帶出現明顯的北擴。今年印發的《國家適應氣候變化戰略2035》,提出“植被帶分佈北移”,強調“農業種植方式和作物佈局改變,氣象災害和病蟲害加劇”。近年,我國種植業生産佈局呈北移趨勢,不僅糧食主産區佈局北移,新疆冬小麥、陜西蘋果等均出現北移。因此,要開展農業氣候資源動態評估和精細區劃,趨利避害,發展氣候適應型農業類型,調整優化産業結構、種植結構和品種結構。

在因地制宜基礎上加大投入。我國幅員遼闊,氣候多樣,種植制度複雜。農業防災減災必須因地制宜,強化服務、設施和保險三方面投入。一是預警,完善農業氣象服務體系,把分區域、分作物、分災種的精細化氣象監測預警服務作為公共服務的重要內容。二是建設,對大田作物尤其是糧食來説,要加快建設高標準農田;對經濟作物尤其是蔬菜來説,要積極發展設施農業。三是保險,完善農業風險分擔機制,對經濟作物推廣天氣指數保險,對糧食作物探索農業巨災保險機制。

在順應自然基礎上科技抗災。以往的做法一般是,災情露頭後,落實關鍵抗災技術,儘量減少受災;受災後,改種補種短生育期作物,儘快恢復生産。今後,這些措施還要繼續採用,但也要重視引領性科技的作用。比如,強化創新,實現農業適應氣候變化顛覆性技術的突破,在農業主産區建立適應氣候變化技術示範基地。比如,發展氣候適應型作物、林果應變栽植技術體系,推廣節水灌溉、旱作農業、抗旱保墑等適應技術。(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喬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