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18時,中央氣象臺發佈今年首個高溫紅色預警,陜西、四川、重慶、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上海、浙江等地的部分地區最高氣溫可達40℃~42℃,局地可超過42℃。

截至8月13日,中央氣象臺已經連續24天發佈高溫預警。這標誌著自6月以來便持續影響我國南方多地的區域性高溫天氣過程,走到了迄今為止的最強階段。據國家氣候中心首席預報員陳麗娟介紹,今年區域性高溫過程持續時間將超過2013年的62天,成為1961年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高溫過程。

超強高溫有多強?究竟為何這麼熱?未來會成為常態嗎?記者就此採訪了中國氣象局相關專家,請他們一一進行解讀。

連日來,江西持續發佈高溫預警,為防止高溫熱害,保障果蔬供應,永新縣高市鄉組織志願者開展助農採摘活動。顏瑾攝/光明圖片

一問:今年的南方,到底有多熱

這個酷暑,以往不敢想像的40℃,已成為南方地區的“標配”。

據上海中心氣象臺首席預報員王智介紹,截至8月13日,上海今年出現40℃以上高溫日數共6天,極端最高氣溫為40.9℃。未來10天,上海市將持續高溫天氣,極端最高氣溫可達40℃~41℃。

“7月以來,浙江極端氣溫大部分地區都在39℃~43℃,最高的是三門43.1℃,永嘉42.9℃,青田、雲和是42.4℃。三門和永嘉等地均突破歷史最高紀錄。”據浙江省氣象臺首席預報員婁小芬介紹,預計未來7天,浙北和浙西部分地區將局部出現43℃酷熱天氣,或突破極端高溫紀錄。

重慶的高溫也將在7月大範圍、高強度的特點上持續發力。據重慶市氣象臺首席預報員羅娟介紹,預計8月13日至22日,重慶大部地區最高氣溫38℃~42℃,局地可達43℃~44℃,部分區縣最高氣溫將接近或超過歷史極值。

“目前區域性高溫過程還沒有超過2013年。”陳麗娟介紹,未來兩周,南方高溫天氣仍將持續,“就持續時間而言,今年區域性高溫過程將超過2013年的62天,成為1961年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高溫過程。”

二問:今年夏天這麼熱,正常嗎

“今年七月下旬到現在,長江中下游地區出現了範圍大、強度高的高溫天氣,其産生原因和大氣環流異常狀況有一定關係。”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陳濤解釋道,從目前監測來看,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範圍偏大、強度偏強,我國南方地區受副高下沉氣流控制,天空晴朗少雲,受白天日照輻射影響近地面加熱強烈,因此出現大範圍高溫天氣。

“今年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異常的偏強,和今年全球海溫異常有比較密切的關係。”陳麗娟補充道。

陳濤介紹,未來一段時間,中高緯冷空氣較弱,南方熱帶海洋上也沒有明顯的熱帶系統影響我國,所以副熱帶高壓仍將繼續控制四川盆地至長江中下游地區,高溫天氣將持續發展。“受高溫天氣影響,我國四川盆地到長江中下游的部分地區已經出現了氣象乾旱狀態,未來一段時間,這種氣象乾旱有可能進一步持續或加重。”

8月12日,中央氣象臺發佈今年首個高溫紅色預警,預警時間將持續多久?

陳濤介紹,預計未來兩周左右,四川盆地到長江中下游地區仍將持續高溫天氣過程。“但高溫天氣的範圍和強度,可能還會有一定變化,所以預警級別會根據天氣實況和預報狀況進行滾動調整更新。”

針對網上出現的預報是否刻意降低了溫度的質疑,陳濤回應:“氣溫預報和實況分析,主要是依據科學的大氣觀測數據,並實時動態分析調整,不會刻意把高溫往低調整。”

三問:酷熱持續,對生産生活有何影響

高溫天氣對南方地區的農業生産有一定不利影響,持續高溫不利於部分農作物,特別是一些經濟林果作物的生長和發育。例如江南地區的茶樹或柑橘、芒果等水果,容易受到高溫熱害威脅。“針對高溫天氣,要儘早採取措施,及時進行補水作業和噴灌降溫,儘快清除已經受到熱害影響的果實。”陳濤説。

是否會出現夏秋連旱?

陳麗娟表示:“根據我們的分析,後期秋季長江流域降水偏少的可能性仍然比較大,尤其是中下游地區有可能會出現夏秋連旱。”

在城市中,用電需求激增是持續高溫所引發的最顯著的影響之一。陳濤提醒:“高溫下空調等電器使用頻率大幅提高,對能源保供影響較大,相關部門應根據氣溫預報做好應急預案,保障電力供應。”

對於公眾而言,陳濤建議,高溫天氣期間要儘量減少長時間戶外活動,及時補充水分,避免熱射病及其他高溫易誘發的潛在疾病影響。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正值暑期,在炎熱的天氣下,休假在家的學生游水避暑時,一定要注意遠離危險水域,防止發生溺亡事故。”陳濤提醒道。

四問:來年夏天,還會這麼熱嗎

“夏季出現高溫熱浪事件,從氣候角度來講是正常的,但今年夏天高溫熱浪事件持續的時間、強度,以及影響範圍,確實達到一個非常強的水準。”

陳麗娟分析:“今年6月以來我國出現的罕見高溫天氣,有可能是1961年有完整氣象記錄以來最強的一次高溫事件。出現這樣的情況,已經遠遠不是天氣尺度的問題,這背後有深層的氣候尺度原因。”

“在全球氣候變暖背景下,高溫熱浪事件可能成為一個新常態。”

陳麗娟介紹,據IPCC第六次評估報告指出,在全球氣候變暖的背景下,20世紀中葉以來已經觀測到了許多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的變化,其中高溫熱浪的頻發多發是一個非常顯著的特徵。

“在全球變暖的背景下,類似今年的高溫酷暑,在以後的夏季,出現的頻率可能會更多。”陳麗娟説,“今年高溫出現的時間偏早,預計結束的時間也偏晚,這種‘開始早、結束晚’的特徵,以後也會越來越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