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炮製所謂“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藉口是其一手製造的新疆存在所謂“強迫勞動”等彌天大謊。然而,無論美國如何攻擊抹黑他國,都洗白不了自己。歷史和現實都顯示,奴隸制和種族主義幽靈籠罩下的美國,才是強迫勞動的重災區。

強迫勞動是根植于美國建國歷史和社會現實中的一顆毒瘤。從1776年美國建國至1862年《解放黑人奴隸宣言》發表,奴隸制在美國“合法”延續超過80年,佔其立國以來歷史的1/3。回溯至歐洲殖民時代,1514年至1866年間,至少有3.6萬個“販奴遠征隊”將上百萬名黑人奴隸販賣到美國。美國《伯克利商業評論》期刊指出,美國歷史在很大程度上與強迫勞動交織在一起,即使在今天的美國,從農場到監獄,從服飾到電子産品行業,都可以找到強迫勞動的痕跡。丹佛大學網站披露,目前在美國至少有50余萬人生活在現代奴隸制下並被強迫勞動,在家政、農業種植、旅遊銷售、餐飲行業、醫療和美容服務等23個行業尤為突出。在“白人至上”理念深入骨髓的美國,強迫有色人種從事奴隸勞動與對有色人種根深蒂固的歧視長期交織疊加,美國數十萬現代奴隸仍以有色人種為主。

美國動輒給他國扣上“強迫勞動”的帽子,但這個帽子其實美國戴最合適。不久前,美國得克薩斯州移民死亡事件震驚世界,至少53人在被人口販運團夥販運至美國途中,在大卡車貨廂內窒息而亡。這一案件只是美國嚴重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動現象的冰山一角。據美國國務院估計,每年從境外販賣到全美從事強迫勞動的人口多達10萬。美國人口販運研究所近日發佈的《2021聯邦人口販運報告》顯示,全美2021年審理的人口販運案件受害者中,64%是性販運受害者,36%是強迫勞動受害者,未成年人佔到了受害者的57%,其中93%的受害者都是被販運到美國的外國人。在這些強迫勞動受害者中,約有一半人被販運至“血汗工廠”或遭受家庭奴役。

美國政府的失職、瀆職為強迫勞動長期蔓延提供了土壤。在制度層面,國際上與強迫勞動問題直接相關的《強迫勞動公約》等3項重要國際法律文書,美國一項也沒有批准。在執法層面,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人權中心研究報告指出,美國政府沒有負起打擊強迫勞動的應有責任,導致大量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聯邦執法人員往往無法對受害者及其家屬提供保護,本應由政府承擔的責任轉嫁給受害者個人來承擔。美國至今仍有約50萬童工從事農場勞作,國際勞工組織連續多年對美國農場童工的嚴重工傷表示關切。

美國政府甚至充當了強迫勞動的直接推手,這一點在美國監獄系統表現尤為突出。美國“結束現代奴隸制”網站指出,美國是世界上遭監禁人口最多的國家,美國法律允許對監獄囚犯實施強迫勞動,囚犯不受美勞工權利法律保護,美國監獄無異於“現代奴隸工廠”。據英國《衛報》披露,堪薩斯州一家監獄的150名囚犯每天要定時前往當地一家糖果廠工作,他們拿到的工資比正常工人低得多,還要扣除往返監獄與工廠的汽車油錢。更有甚者,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美國多數州強迫囚犯處理醫療垃圾、轉移染疫屍體等,時薪僅為8美分至1美元,且不提供有效防護措施。

美國政客大談“人權”,從來不是為了真正促進人權,否則,美國也不會至今仍是“強迫勞動來源國、轉机國和目的地國”。美國當深刻反省自身嚴重、普遍的人權問題,拿出切實行動彌補本國人權赤字。沉迷於以人權為幌子遏制打壓他國的發展,對本國人權問題卻視而不見,只會讓美國掉進自己挖掘的“人權陷阱”難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