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新一季度經濟數據出爐,市場對美國經濟走向衰退的擔憂進一步加劇。在連續大幅加息後,美聯儲面臨著抑制通脹與防止經濟“硬著陸”之間的艱難平衡。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已帶來顯著外溢效應,影響全球經濟的穩定復蘇和發展。

近日,美國商務部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國國內生産總值(GDP)按年率計算下降了0.9%,這是繼第一季度同比下降1.6%之後再次萎縮。《華爾街日報》、彭博社等美國媒體分析認為,連續兩個季度的負增長意味著美國經濟走向“技術性衰退”。

多種衰退跡象顯現

分析人士指出,當前已有多種跡象表明美國經濟呈現收縮趨勢。從國債市場來看,兩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在7月初升至10年期美國國債之上,此後一直保持在這一水準。這種被稱為“收益率曲線倒挂”的走勢一直被視作重要的“衰退指標”。

從消費市場來看,消費支出在美國經濟中的佔比超過2/3。今年第二季度,美國個人消費支出增長1%,增速較第一季度的1.8%有所放緩,更低於去年第四季度的2.5%。世界大型企業研究會日前公佈的數據顯示,受通脹持續上漲影響,美國消費者對經濟前景更加悲觀,7月消費者信心指數連續第三個月下跌。該機構表示,這是經濟增長在第三季度放緩的跡象。

從勞動力市場來看,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自4月以來,美國每週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呈上升之勢。彭博社報道稱,已有越來越多的公司在對經濟衰退的擔憂中宣佈裁員。最近幾週,多家美國知名科技公司表示,在經濟不確定的情況下將放慢招聘速度。房地産、汽車和金融等行業的公司也紛紛裁員。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隨著持續加息,經濟增長會放緩,勞動力市場很可能走軟。

此外,美國供應管理學會(ISM)的數據顯示,7月份美國製造業繼續降溫,當月ISM製造業指數創兩年多新低,新訂單連續第二個月陷入萎縮,疊加庫存增加,令工廠減少生産。第二季度反映企業投資狀況的非住宅類固定資産投資由第一季度的增長轉為下滑,住宅類固定資産投資暴跌14%,創下2020年第二季度以來最大降幅。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對基金經理、分析師、經濟學家的一項調查顯示,63%的受訪者認為美聯儲政策將導致經濟衰退。他們認為,美國經濟有超過一半的可能性將在未來12個月內陷入衰退。

激進加息效果有限

美聯儲7月底宣佈加息75個基點,這是其今年以來第四次加息,也是連續第二次加息75個基點,為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最大幅度的集中加息。美聯儲稱,與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供需失衡、能源價格上漲和更廣泛的價格壓力以及烏克蘭危機等導致通脹率居高不下。彭博社報道認為,“隨著經濟衰退風險增加,美聯儲面臨著防止經濟收縮和抑制通脹之間的艱難平衡”。

美國勞工部近期公佈的數據顯示,6月份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同比上漲9.1%,遠超市場預估的8.8%,連續創下40多年來新高。彭博經濟預測模型顯示,美國通脹率到今年底可能會保持在8%以上,在2023年降到4%的概率基本為零。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肖立晟認為,貨幣政策主要通過影響宏觀需求發揮作用,但當前美國通脹在一定程度上已與宏觀週期脫節。例如,能源價格大幅上漲,其主要動因並非來自自身工業需求增加,更多是受到當前國際形勢以及傳統能源産能受限的影響;就住房市場而言,此前的財政刺激政策造成了其市場價格快速上漲,而這類服務價格具有很強的黏性和慣性,對短期需求變化不敏感。“這導致通貨膨脹形成了自身的上升邏輯。在這種情況下,一味訴諸貨幣政策,其實對解決通脹問題效果有限,對資本市場衝擊會比較大。”肖立晟説。

美國彼得·彼得森基金會網站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美國公共部門負債總額為23.9萬億美元,超出2021年美國國內生産總值,與疫情暴發前比增加了35%。在高通脹和美聯儲加息的背景下,美國政府債務不可持續的風險增大。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孫立鵬認為,疫情發生以來,美國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邊界越來越模糊,美國政府和美國經濟對於美聯儲作為“融資機構”的角色也越來越倚重。美聯儲的資産負債表從疫情前的4萬億美元膨脹到9萬億美元規模,其中將近一半構成都是美國國債。“放水容易收水難。目前龐大的政府債務根本無法支撐高利率,這也會對美聯儲進一步的緊縮政策構成約束。”孫立鵬説。

外溢效應擾動全球

在美聯儲加息的推動下,美元一路強勢走高。統計顯示,過去一年來,美元對全球主要貨幣的匯率大幅升值,最近達到20年來從未有過的水準。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副教授詹姆斯·莫裏森表示,美聯儲加息必然對世界經濟産生負面影響,這是美元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地位給其他經濟體及其政策制定者造成的困境之一。

美聯儲快速加息導致一些國家的債務風險增大。國際金融協會發佈報告指出,新興市場國家在2022年需要兌付的債券和償還的貸款超過5.5萬億美元。此外,7月新興市場國家股票和國內債券遭遇的國際投資者跨境資金流出達105億美元,這使得過去5個月的總流出超過380億美元,是自2005年開始記錄以來凈流出持續最久的時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前估計,目前有38個發展中國家面臨債務風險。

孫立鵬認為,在超大規模救助計劃刺激下,美國經濟在2020年第二季度下跌約30%的情況下快速觸底反彈,這在任何其他國家都是很難看到的。“由於美元是世界貨幣,這就相當於讓全球一起分擔了美國的救助成本,美國也向全球轉嫁了通脹壓力。”

肖立晟表示,美國的貨幣政策改變往往會形成新的金融週期,其他國家如果沒有對資本流動做好監管,很容易受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外溢影響。明晟(MSCI)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指數自美聯儲加息以來呈現直線下跌,已處於2020年11月以來的低點。西班牙《經濟學家報》網站日前報道稱,美元近幾週經歷了不同尋常的升值,導致拉丁美洲多個國家的貨幣貶值,給該地區國家的公共財政和經濟帶來不可避免的後果。

《印度商業線上》雜誌網站日前發表評論文章認為,美聯儲自2008年以來印製的巨量鈔票以低利率貸款和外國投資的形式流入其他國家。“令人擔憂的是,美國正通過肆無忌憚地印鈔來充分利用其作為主要儲備貨幣所有者的地位,同時未能展示這一地位應承擔的責任。它繼續以幫助美國經濟為唯一目的做出貨幣決策,完全沒有考慮到其行動對其他經濟體造成的巨大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