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旗在基層一線高高飄揚】

“嫦娥”攬月、“祝融”探火、“羲和”逐日、“天和”巡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航太科技事業捷報頻傳。

這些“飛天夢”的實現,都不能繞開一個人——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科學技術委員會顧問陸元九。

深空探索,如何確保不迷失方向?在運載火箭、載人飛船、人造衛星等航太器上,都必須裝備不依賴任何環境、不受任何干擾的慣性導航系統。

在中國,慣性導航這一尖端領域的探路者和奠基者就是陸元九。

萬里歸來 矢志報國

1945年,抱著“學好科學救中國”的信念,陸元九遠渡重洋,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航空工程系求學。

“既然來留學,一定要學新東西。”陸元九知難而進,選擇攻讀當時最前沿的慣性導航技術,並成功獲得了世界上第一個慣性導航博士學位。29歲時,他便被麻省理工學院聘為副研究員、研究工程師。

風雨如晦,愛國之心不改;家國多難,報國之志彌堅。1949年成立的新中國,百廢待興,急需人才。陸元九毅然辭職,突破重重阻力,于1956年回到故土,投身到新中國的建設事業中來。

回國後,陸元九參與籌建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先後擔任研究員、研究室主任、副所長。他與新中國第一批科技工作者白手起家,在“荊棘裏拓荒”,共同開創了我國的自動化研究,點燃了中國航太事業的星星之火。

在自己的祖國工作,陸元九仿佛有無窮動力。他在中科院、中國科技大學同時負責多項工作,每天都要工作十幾個小時。除了進行工業生産自動化研究外,他還主持了飛行器自動控制研究、穩定系統研究等,都取得了成果。這期間,他還堅持撰寫專著。1964年,他的著作《陀螺及慣性導航原理(上冊)》出版。這是我國慣性技術方面最早的專著之一。

開拓創新 屢立奇功

長期的科研工作中,陸元九一直保持著對創新的獨到理解。他把創新當作一場沒有終點的長跑,並提出做航太科研工作“既要有跑百米的衝勁,又要有跑萬米的耐力”。

在我國啟動人造衛星研製之初,陸元九就在世界上首次提出“回收衛星”概念,並創造性運用自動控制觀點和方法對陀螺及慣性導航原理進行論述,為“兩彈一星”工程及航太重大工程建設作出了基礎性貢獻。

1975年11月29日,中國第一顆返回式遙感衛星按預定計劃返回地面,回收成功。該衛星獲得了許多寶貴的遙感資料和試驗數據,中國成為世界上繼美、蘇之後第三個具有回收衛星能力的國家。

陸元九一直倡導要跟蹤世界尖端技術,並在型號工作中貫徹“完善一代、研製一代、探索一代”的精神。在他的領導下,中國航太先後開展了靜壓液浮支撐技術等預先研究課題以及各種測試設備的研製工作。

陸元九不僅關心和指導行業發展,還時刻保持工程師本色,直接參與慣性技術的實際工作。由於他的努力,國家批准建立了慣性儀錶測試中心,為我國慣性儀錶研製奠定了堅實基礎。在他的帶領下,我國航太慣性導航技術逐漸接近世界先進水準。

行為世范 育人不輟

“我們的産品是要上天的,一定要保證品質。要求嚴格,可以進步快一點。”一直以來,陸元九在工作中的認真和嚴格,在航太領域盡人皆知。

讓年輕人“進步快一點”,一代接一代擎起航太事業的旗幟,是陸元九的夙願。1984年,陸元九擔任了航太工業部總工程師、科技委常委的職務。在他過問下,航太系統自主培養高學歷人才形成慣例,航太人才斷層問題逐步得到解決。

2005年,陸元九發表了文章《航太人才科學作風培養》,受到航太科技集團領導高度關注,隨即得到部署落實。一代又一代的航太青年才俊,在陸元九的示範指引下,成長為作風優良的航太工作者。

“九十九分都叫不及格,一百分才算及格。”陸元九常説的這句話,如今已成為中國航太人流淌在血液中的標準。

正如神舟十號、神舟十三號航太員王亞平在致信陸元九時所説:“是你們的高標準、嚴要求和無數個夜不能寐的堅持,成為今天我們在太空自信、自由翱翔的底氣。”

黨中央從來不會忘記那些以身許國,為了祖國強大嘔心瀝血,作出卓越貢獻的人。2021年“七一”前夕,陸元九以101歲的高齡,成為黨內最高榮譽“七一勳章”最年長獲得者。

百歲高齡仍心繫航太的陸元九,將這枚勳章視作全體航太工作者的榮譽。他動情地説:“希望新一代的科技工作者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砥礪前行、科技報國,把人生最寶貴的年華奉獻給我們偉大的國家和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