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眾議院不久前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一項退休法案。根據該法案,個人可在退休前向享有稅收優惠的退休金賬戶注入更多資金。立法者聲稱,該法案旨在幫助中産階層存下更多養老金。但美國媒體指出,該法案無助於解決美國的養老危機,只會為高收入階層提供更多避稅機會。

美國的現行養老保險體系主要由三大支柱構成:一是由政府主導、強制實施的社會養老保險制度,即聯邦退休金制度;二是由企業主導、僱主和僱員共同出資的企業補充養老保險制度,即企業年金計劃;三是由個人負責、自願參加的個人儲蓄養老保險制度,即個人退休金計劃。向企業年金計劃和個人退休金計劃繳納的資金可以用來投資基金、股票和債券等金融産品,並可享受免稅等多種稅收優惠。

美國退休者協會的數據顯示,美國65歲以上退休人口每年平均獲得的聯邦退休金僅能維持最基本生活,包括購買食品、支付水電費和交通費等。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年金計劃和個人退休金計劃成為美國養老保險體系的主力,超過美國養老金資産總額的90%。然而,美國人擁有個人退休金賬戶的情況因貧富分化而存在顯著差異。有關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美國家庭年收入5萬美元以下人群中,個人退休金賬戶覆蓋率僅為17%;家庭年收入20萬美元以上人群中,個人退休金覆蓋率高達70%。截至2019年底,美國近2.9萬人的個人退休金賬戶餘額超過500萬美元。

“美國個人退休金賬戶的巨大財富鴻溝,從這一制度的設計之初就註定了。”《華盛頓郵報》指出,個人退休金計劃的設計初衷就是給富人的一份慷慨禮物。1974年這一制度設立之初,允許個人退休金計劃參與者每年向賬戶存入至多1500美元。當時,美國家庭平均年收入只有1.11萬美元,能拿出1500美元的多是富裕階層。如今,個人退休金賬戶的年度繳納上限是7000美元,但美國2021年有32%的家庭連400美元救急錢都拿不出,更不用説拿出余錢存入個人退休金賬戶了。這種畸形的養老保險體系為高收入階層提供了更多享受稅收優惠的機會,窮人則無法享受這樣的機會,從而進一步助長了美國的貧富分化。

“美國的養老保險體系已經壞了,它只對收入最高的5%的人口有利,而對數以千萬計的除社會保障之外沒有任何退休收入的人來説是極其糟糕的。”美國勞工問題專家特蕾莎·吉拉杜奇指出,該體系最大的問題是過度偏向資本的利益,過度依賴企業和個人退休金賬戶而不是政府主導的社會保障網。美國《福布斯》雜誌評論指出:“美國正面臨一場重大的退休危機。”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如果不儘快採取行動,到2045年,美國符合提前退休年齡的62歲及以上貧困人口將飆升至2180萬,比2018年增加25%。有研究顯示,由於缺少養老金,未來12年,40%的中産階層老年工人及其配偶可能陷入貧困。

美國媒體指出,在美國社會高度關注養老危機的情況下,這項明顯有利於富裕階層的退休法案之所以能在眾議院得到兩黨議員的普遍支援,主要是管理退休金賬戶的金融機構竭力向兩黨議員遊説的結果。在2020年的選舉中,美國最大的幾家資産管理公司通過各自的政治行動委員會,向參眾兩院候選人捐贈了近120萬美元競選資金。對這些資産管理公司而言,流入個人退休金賬戶的資金越多,他們收取的管理費就越多。《華盛頓郵報》指出:“儘管美國兩黨都口口聲聲為了大眾的福祉,但其政策結果是一般民眾獲利甚少,富豪階層成了這一體制的最大受益者。”

養老危機所暴露的,是美國社會貧富分化問題日益嚴重及其背後的制度原因。在美國政治日益被資本裹挾的今天,人們看不到美國養老體系改革的希望,也看不到彌合貧富鴻溝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