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日前在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結束時表示,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的議定書將於7月5日簽署。這意味著北約歷史上第六次擴大進程的正式開啟。馬德里峰會公佈了北約的新戰略概念文件,把俄羅斯列為“最重大和最直接的威脅”,還給中國貼上“系統性挑戰”的標簽。在宣稱“進入戰略競爭時代”的背景下,北約渲染威脅、挑動對抗、製造衝突的一系列舉動,正在給全球安全挖一個巨大的“坑”,值得全世界愛好和平人士的高度警覺。

一個越來越清楚的事實是,作為冷戰的産物,美國主導下的北約沒有隨著冷戰結束而成為歷史,而是繼續成為美國維護霸權、操控歐洲安全的工具,而且還在不斷突破所謂“防禦”性質、竭力擴張勢力範圍。

北約近期的一連串動作讓世人看清:正是北約,對世界和平發展構成“系統性挑戰”;正是北約,在破壞世界的和平穩定安寧。

——加快擴張,威脅歐洲安全。持續發酵的烏克蘭危機,始作俑者就是北約。搞亂歐洲的北約,還嫌歐洲不夠亂,再一次故伎重施,試圖把更多的歐洲國家綁上美國的戰車。此次峰會宣佈,俄羅斯是北約成員國和平與安全的“最重大和最直接的威脅”,並正式向瑞典、芬蘭發出入約邀請,給持續高溫的俄烏緊張局勢“火上澆油”。

——擴充“肌肉”,加劇軍事對抗。作為“戰略競爭”的舉措之一,此次峰會決定擴充北約快速反應部隊,規模從當前大約4萬人增至30多萬人。斯托爾滕貝格稱,這是北約自“冷戰以來集體防禦和威懾的一次最大幅度改造”。同時,美國總統拜登宣佈,美國將加強在歐洲的軍事部署,包括在波蘭建立永久性軍事存在。

——覬覦亞太,突破“防禦”邊界。儘管北約多次公開表示,其作為區域性聯盟的定位沒有變化,不尋求地理突破,也不尋求到其他地區擴員,然而此次峰會首次邀請日本、南韓、澳大利亞、紐西蘭等亞太國家參會,並在新戰略概念文件和峰會公告中渲染“中國威脅”。北約欲將觸角伸向亞太的意圖昭然若揭。

冷戰結束之後的30餘年間,美國為維護全球霸權,牢牢掌控著北約,將這個所謂“防禦性組織”變成控制歐洲盟友、打壓“戰略競爭對手”、推行美式價值觀的重要工具。北約一次又一次打著“民主、自由、人權”的幌子,肆意對多個主權國家發動戰爭,進行武裝挑釁、軍事干涉,釀成巨大的平民傷亡和人道災難。

在美國長期“洗腦”和極力拉攏之下,如今北約的“腦病”越來越嚴重,身體進入21世紀了,腦子還在冷戰時代,執著于冷戰思維、零和博弈,癡迷于“拳頭的力量”,軍事觸角不斷向全球延伸,給地區和世界安全造成重大危害。

搞亂歐洲。俄烏衝突爆發之後,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一面“拱火”“遞刀”,一面加大對俄制裁和圍堵力度,導致歐洲整體安全形勢急劇惡化,被迫承受沉重的政治、經濟、社會代價,歐盟戰略自主的雄心也再次嚴重受挫。這不是美國和北約標榜的“保護歐洲安全”,而是把歐洲綁上美國戰車。

攪擾亞太。近年來,北約在亞太地區蠢蠢欲動,今年以來更是動作頻頻,企圖在亞太地區製造出“敵人”和對手,複製陣營對抗。特別是美國為了強推所謂“印太戰略”,不擇手段拉攏一些亞太國家,極力拼湊“亞太版北約”,嚴重威脅亞太地區安全穩定。這不是美國和北約標榜的“促進亞太繁榮”,而是破壞亞太的安全穩定。

禍害全球。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以烏克蘭危機為藉口,在世界範圍內販賣安全焦慮,營造安全恐慌,脅迫他國選邊站隊,妄圖挑起“新冷戰”,對大國關係和國際安全秩序造成巨大影響。這不是美國和北約標榜的“推進世界福祉”,而是危害世界的和平發展。

事實證明,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並非防禦性組織,而是戰爭機器;並非世界和平守護者,而是世界動蕩製造者。

所幸的是,一些北約成員國人士已認識到,跟著美國挖“坑”,最終自己也會掉入“坑”中。西班牙《日報》援引歐洲議會議員馬努·皮內達的話尖銳指出,北約是戰爭和死亡的機器。歐盟本不必押注成為好戰的軍國主義分子,現在卻走在與正確方向南轅北轍的道路上。德國《商報》網站刊文指出,北約的新戰略標誌著冷戰的回歸。法新社報道稱,西班牙示威者表示,北約“是在戰時創立為美國服務的,可是還繼續存在且沒有維護和平”,北約“在推銷戰爭和武器貿易”。

安全從來都不是孤立的、零和的、絕對的,一國安全不能建立在別國不安全的基礎上,也不能建立在地區不安全的基礎上。各國只有秉持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摒棄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停止集團政治和陣營對抗,致力於維護全世界的和平,才能真正實現自身安全。

(作者為本報評論員 嚴瑜)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22年07月05日 第 0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