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北京7月5日電(張銘心) 中國三大航空公司的“史詩級”訂單,最終花落歐洲飛機製造巨頭空中客車公司,引發國際社會關注。消息一齣,空客公司的“老對手”美國波音公司抱怨連連。

外媒分析認為,正如波音公司所言,“地緣政治方面的分歧繼續限制美國飛機的出口”。波音公司要想保住“大客戶”,不僅要在産品品質上取信於人,更要阻止中美經濟“脫鉤”的趨勢,以防美國政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資料圖:2022年1月6日,南航兩架全新大型遠端寬體A350-900型客機同時落戶廣東深圳,加盟南航深圳分公司,深圳迎來目前最大空客寬體客機。圖為A350-900型客機飛抵深圳寶安國際機場。 中新社記者 陳文 攝

波音:地緣政治分歧限制出口

中國三大航空公司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國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東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1日發佈公告稱,三家公司向空客公司購買292架A320NEO系列飛機。

三家航空公司均表示,空客公司給予了較大幅度的價格優惠。近300架飛機計劃于2023年至2027年分批交付。

對於這筆天降的“史詩級”大單,空客公司給予積極的回復,稱新訂單“展示了中國航空市場的積極復蘇勢頭和繁榮前景”。

“這些新訂單表明瞭我們客戶對空客的強烈信心。這也是我們中國航空公司客戶對世界領先的單通道飛機系列的性能、品質、燃油效率和可持續性的堅定認可”,空中客車首席商務官、空中客車國際業務負責人謝勒(Christian Scherer)表示,“我們讚揚整個空客中國團隊以及我們的客戶團隊所做的出色工作,因為他們在新冠大流行期間進行了漫長而廣泛的討論。”

有人歡喜便有人愁,大訂單“不翼而飛”打擊了美國波音公司。

波音稱此事“令人失望”,表示“地緣政治方面的分歧繼續限制美國飛機的出口”,並敦促美中之間“進行富有成效的對話”。

美國政府仍是第一大推手

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印度尼西亞獅子航空公司和衣索比亞航空公司的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分別發生空難,總計346人遇難,兩起空難導致該機型自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

彼時,中國民航局以民眾生命安全為重,果斷暫停波音737MAX8飛機的商業運作,最大程度消除了安全隱患。

不過,《聯合早報》分析認為,美國飛機製造商波音公司2018年以來捲入中美貿易戰,是其迅速失去中國的航空市場的一大原因。波音公司的聲明則與此觀點不謀而合。

實際上,波音所言“地緣政治分歧限制出口”不假,近年來美國在多領域給中國“使絆子”,甚至企圖與中國“脫鉤”:

——政治上:一方面,針對中國的美日印澳“四邊機制”(QUAD)合作進一步加深;另一方面,被外媒稱為“中東版QUAD”的I2-U2(印度、以色列、美國和阿聯酋)會議意圖不明;

——經濟上:從2018年掀起的中美貿易戰,到美國總統拜登極力推銷、企圖包圍中國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

——軍事上:防禦性組織北約的“戰略概念文件”首次將中國視為“系統性挑戰”。

美政府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據《紐約時報》報道,中國是波音公司的第二大市場,僅次於美國。

2021年,波音公司預測,到2040年,中國的商用飛機數量將翻一番。屆時中國的航空公司需要8700架新飛機,價值約1.47萬億美元。

中國三大航空公司選擇與空客公司合作,不僅意味著波音公司失去了一筆“史詩級”的訂單,更意味著其在與“老對手”空客公司的較量中佔了下風。

英國《金融時報》稱,這項交易是空客在與波音角力中的一次重大成功。對世界兩大飛機製造商而言,中國都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成長型市場。

美政府通過貿易戰等一系列手段,企圖與中國“脫鉤”,從而遏制中國發展,繼續其“世界霸主”的美夢。但結果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不僅沒能實現其稱霸全球的願景,還為其國內企業的出口造成 一定阻礙。

正如《聯合早報》評論稱,波音要重新找回中國這個大客戶,不僅要在産品品質上取信於人,還要阻止中美經濟“脫鉤”的趨勢。畢竟,政客喊“脫鉤”很容易,資本要“脫鉤”卻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