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區霍營街道龍錦苑東一區社區,居民在小區入口掃碼測溫,出示健康寶。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

北京昌平區霍營街道龍錦苑東一區社區,居民在小區入口掃碼測溫,出示健康寶。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

近日,安徽亳州市數據資源管理局網站刊發了一則基層建議。建議稱,“各地健康碼雖然在疫情防控中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但在應用過程中暴露出地區之間不共用互認、數據交換延遲、監管不到位等一些問題,建議收歸全國統一管理,進一步提升健康碼疫情防控效能。”

這條建議迅速引起了網友極大的贊成與共鳴。疫情以來,各地健康碼不互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影響著公眾的出行與工作。尤其是在疫情防控愈發科學、精準的背景下,呼籲健康碼全國統一管理也成了公眾不容忽視的訴求。

目前,國內大部分地區健康碼以“省內通行”為主,也有部分地區之間實行健康碼互認,但從全國層面來看,這種“互認互通”“資訊共用”仍然是缺失的。這實際上給公眾的生活與經濟往來都造成了阻礙。

公眾跨省穿行中,需要不斷切換健康碼以進行身份認證,而若健康碼的數據更新不及時,無法共用核酸檢測結果,則無疑會出現行程被中斷的情況。尤其是對於省際貨車司機、商旅人士等出行需求大的群體來説。而近期,個別地方越界管理健康碼引發了很大的爭議,甚至還有地方層層加碼,推出區級健康碼。這些實際上都對疫情防控與公眾生活造成了阻礙與限制。

打破健康碼不互通的問題,其實也是大勢所趨。6月28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組織修訂形成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優化調整了風險人員的隔離管理期限和方式,統一了封管控區和中高風險區劃定標準等;29日,工信部宣佈取消通信行程卡“星號”標記,公眾“喜大普奔”;再往前看,近期亦有不少地區因過度防疫,違反“九不準”被通報。

這些具體而微的舉措,皆指向了更精準、更人性化的疫情防控方式。政策的調整,並非放鬆對防疫的要求,而是用更科學的方式不斷對其進行優化。對於健康碼的管理來説,同樣需要聆聽基層心聲,回應公眾精準防控的訴求,進行統一的優化管理與使用。

▲5月22日,上海一名乘客在登車時按規定使用手機掃描公交“場所碼”。圖/新華社

5月22日,上海一名乘客在登車時按規定使用手機掃描公交“場所碼”。圖/新華社

這並不是第一次關於全國互認健康碼的討論。早在2020年底,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醫療保障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就聯合發佈《關於深入推進“網際網路+醫療健康”“五個一”服務行動的通知》,明確要求各地落實“健康碼”全國互認、一碼通行。

今年4月28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新聞發佈會上,有關部門又稱將進一步推動規範健康碼管理,推進健康碼全國互認、一碼通行、碼卡融合、規範賦碼,防止和杜絕地方擅自賦碼、“層層加碼”等現象。可見,推進健康碼全國互認,早在中央計劃中。

從現實看,統一管理健康碼可能需要協調各地,解決諸多事項,比如標準不統一、數據不共用、監督問責無配套等問題。這都需要一體統籌,高效解決。

也因此,早日實現健康碼全國互認,仍需國家層面拿出決心,快速推動。在具體執行上,國家有關部門不妨給予各省市相關的技術支撐,從源頭打通數據壁壘,提高全國統一健康碼的數據負載能力,同時防止出現因“一碼通行”造成的個人資訊洩露等問題。

此外,也需要建立健全相關監督問責等配套機制,明確主管、監管部門,不斷提升健康碼管理水準。比如,建立統一專門的投訴渠道,避免出現“亂賦碼”現象。

在全國防疫一盤棋的大背景下,實現健康碼全國互通,某種程度上,這也是精準防疫的應有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