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華盛頓6月27日電 (國際觀察)對華加徵關稅加劇通脹 美國兩黨爭鬥危及民生

新華社記者熊茂伶

美國總統拜登日前表示,白宮正在討論是否取消特朗普政府時期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的關稅。鋻於當下美國面臨40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許多有識之士呼籲拜登政府取消對華加徵關稅以抑制通脹,減輕百姓壓力。但分析人士指出,為了在11月國會中期選舉中贏得優勢,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爭鬥加劇,使得白宮在修正上屆政府錯誤對華政策問題上舉棋不定,引起業界和民眾不滿。

通脹高企招致廣泛責難

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漲幅已連續八個月高於6%,近三個月同比漲幅都在8%以上。

富國銀行高級經濟學家薩姆·布拉德對新華社記者説,食品和汽油價格仍在攀升,至少在未來幾個月,看不到通脹緩解跡象。

美國政府面臨著國內輿論對其經濟政策的質疑和批評。《華爾街日報》評論文章稱,當前的通脹是“可以預見的”,是由過度的財政刺激政策和寬鬆貨幣政策所致。

皮尤研究中心5月發佈的報告顯示,70%的美國民眾認為通脹是“非常大的問題”。日前發佈的《政治報》-晨間諮詢公司聯合民意調查顯示,約40%美國民眾認為美國政府政策應對高通脹“負很大責任”。

在應對通脹方面,美國政府可用的工具並不多。美國前財政部長、哈佛大學教授薩默斯此前指出,通過取消加徵關稅來降低通脹,比白宮提出的反壟斷、控制肉類價格等方法更重要、更有效。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表示,“沒有理由”維持對華加徵關稅,這是對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徵收的“不必要稅收”。美國民眾對通脹不斷上升感到不滿,儘快取消加徵關稅是降低物價的方法之一。

取消加徵關稅可解“燃眉之急”

儘管美聯儲已加快收緊貨幣政策,在加息和“縮表”上快步走,但美國通脹仍未明顯緩解。經濟學家認為,通脹持續高企讓美聯儲貨幣政策“走鋼絲”難度漸增,美國經濟衰退風險加劇。在此背景下,部分白宮官員、商界人士、經濟學家呼籲削減或取消對華加徵關稅,以解通脹“燃眉之急”。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日前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説,通脹率高得“不可接受”,把通脹降下來是“首要任務”。她表示,加徵關稅是從前任政府“繼承的”,有些關稅並未達到戰略目的,還增加了消費者支出,政府正在考慮調整部分關稅。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日前發佈報告指出,如果取消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輸美産品加徵的關稅,以及以“國家安全”為名加徵的鋼鐵關稅等,美國通脹率可降低約1.3個百分點。

該報告主筆人、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加裏·赫夫鮑爾日前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取消或削減對華加徵關稅,有助於降低進口産品價格,也意味著美國企業將面臨更多競爭,會促使其放緩上調價格,從而有助於降低通脹水準、穩定通脹預期,這在當前尤為重要。

美國前駐新加坡大使戴維·阿德爾曼日前在接受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採訪時指出,特朗普政府對華加徵關稅在經濟上是徒勞的,如“迴旋鏢”一般傷及美國經濟。取消對華加徵關稅將有助於緩解通脹壓力和恢復民眾對經濟的信心。

猶豫不決自陷黨爭困境

面對與日俱增的通脹壓力,取消對華加徵關稅成為美國政府政策工具箱中少數可行且有效的應對選項之一,但白宮仍遲遲未作出決定。分析人士認為,美政府前期誤判通脹走勢,導致如今嚴峻的通脹局面。隨著國會中期選舉日益臨近,對華貿易問題更加被政治化,拜登政府如果不儘早回應業界呼聲,在取消對華加徵關稅問題上繼續舉棋不定,恐將在緩解通脹和謀劃選情的困境中越陷越深。

取消對華加徵關稅關乎美國民眾利益,卻一定程度被黨爭綁架,成為民主、共和兩黨著眼選舉的政治算計議題,即使是理智、理性的決定也因此受到掣肘。

密蘇裏州共和黨參議員喬希·霍利日前在社交媒體上聲稱“現在不是對中國手軟的時候”,遭到網友諷刺。一位網友留言説:“(關稅)正加劇通脹,你抱怨通脹問題,而當他們試圖(通過取消加徵關稅)緩解通脹時,你卻抱怨。”另一位網友評論説:“我們需要做對國家最好的事,而不是為一個政黨,別玩遊戲了。”

美國艾奧瓦州前眾議員、民主黨人格雷格·丘薩克告訴新華社記者,中期選舉背景下,共和黨候選人甚至比目前的國會成員更偏向右翼、更極端,而民主黨候選人不願被視為“軟弱”,因而在做“正確的事情”方面感受到阻力。

赫夫鮑爾也坦言,考慮到當前政治形勢,削減或取消對華加徵關稅,可能導致部分議員批評拜登政府對中國“軟弱”。“我認為這會阻止他們做正確的事情,做對美國經濟有利的事情。但我希望他們能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