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婦嬰護士安撫孕婦。 上海一婦嬰供圖

“我是(上海一婦嬰)西院新生兒科的一名普通護士,也是新生兒科的‘臨時媽媽’之一。我熱愛我的職業,在我和同事的精心照料下,每一個回歸家庭的孩子都讓我由衷感到自豪和喜悅。”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下稱:上海一婦嬰)護士田佳佳樸素的話語令人動容。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下稱:上海一婦嬰)線上上召開“年度‘十佳護士’先進事跡報告會”,11名護士以“雲講述”的方式,分享其在這場“大上海保衛戰”中的戰“疫”心聲。“上海大搖籃”,是此間民眾對上海一婦嬰這家婦産科專科醫院的美稱,這裡承載了新生的希望。

3月下旬,被封控在家的西院急診護士姜熠得知醫院人手緊缺,拉上行李箱回到醫院,開啟了與夥伴們並肩作戰、與病毒較量的征程。東院4B病區的護士侯欽麗説:“疫情當前,我們別無選擇,醫院的需要就是最大的需要。”

4A病區的護士陸怡和同事們奮戰在感染樓,這裡負責陽性病人的分娩、手術、病情觀察及轉運。 上海一婦嬰供圖

4A病區的護士陸怡和同事們奮戰在感染樓,這裡負責陽性病人的分娩、手術、病情觀察及轉運;在這裡每天會遇到不同的患者。陸怡表示,對這裡的患者而言,心理護理遠大於治療。“與一位先兆流産的陽性孕婦溝通時,她的聲音都是顫抖的,因為沒有家屬的陪伴,她顯得很害怕。我就安慰她,疾病終究會康復,既然已經發生,我們就要吃好、睡好、休息好,它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可怕,要為肚子裏的寶寶著想。”陸怡説,“等120把她轉走後,我打了個電話給她,問她到隔離點了嗎。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問候,患者覺得心裏暖和,我也心裏踏實。她在得知自己轉陰后,馬上發消息給我:‘陸護士,我明天就要出院啦,10天就康復了,謝謝你!’還有一位復陽要去定點醫院的産婦,原本態度很堅決,拒絕轉運。在我們幾輪耐心溝通後,她終於同意轉運。她在分娩後第一時間向我報喜:‘陸護士,我生了一個女寶寶,等疫情過後,我要親自到醫院去謝謝你!’當時看到這些話,我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在陸怡看來,孕産婦們能在第一時間想到自己,就覺得付出特別值得,併為自己是一名白衣天使感到驕傲!

東院隔離産房組長陳小燕是一名退役軍人。5月1日淩晨1點多,陳小燕被匆匆叫到急診,一名宮口開了8釐米的準媽媽,情緒已經到了崩潰邊緣。陳小燕引導産婦運用拉瑪澤呼吸法、自由體位、按摩等一系列非藥物減痛法緩解疼痛,並舒緩情緒。4個小時後,寶寶順利降生。當天,也是這位新媽媽的生日。她感謝陳小燕:幫助和陪伴她迎來這麼珍貴和來之不易的生日禮物。

本輪疫情以來,已經有近6000名嬰兒在上海一婦嬰平安出生,這也讓新生兒科的“臨時媽媽”們工作量和壓力倍增。

27+2孕周出生、體重700多克的早産兒寶寶,皮膚如果凍樣透明,幾乎沒有自主呼吸,西院六病區田佳佳所在的醫護團隊始終不放棄。“孩子出生當晚,情況很不穩定,作為夜班護士,我期間多次與家屬談話。家屬蹲坐在NICU門口,眉頭緊鎖,滿面愁容。那一晚,家屬的無助、糾結的眼神深深觸動了我們。經過團隊的不懈努力,堅強的小傢夥度過了他人生第一道難關。”田佳佳説,在大家的精心照料下,現在小傢夥已經順利撤離了呼吸機,雖然不知前方有多少艱辛,但“臨時媽媽”們一定會陪著他一起闖關!

在疫情形勢嚴峻、醫院人力異常緊張的情況下,4月2日,上海一婦嬰支援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上海公衛中心)醫療隊出征。年輕護士邱紫艷坦言,儘管做好了思想準備,但辛苦程度還是超出了大家的想像。除了基本的護理工作外,護士們還要照顧孕産婦的生活。“即使汗出了一層又一層,衣服幹了濕、濕了幹,累得走不動了,腦子裏還想著快點兒,再快一點兒,這樣孕産婦都能按時吃到飯,不用餓肚子;讓孕産婦來了都有床睡,減少她們等床的時間。”邱紫艷説,這期間有過無奈、無助,甚至流過淚,但唯一沒想過的就是放棄!

工作之外,醫療隊還要嚴格執行閉環管理規定。5A病區護士長、支援上海公衛中心醫療隊臨時黨支部宣傳委員夏蔓把上海一婦嬰的“孕婦課堂”開進了上海公衛中心的病房,講解妊娠糖尿病、孕期飲食與運動、母乳餵養、新生兒護理等“幹貨”……夏蔓表示:“儘管穿著‘大白’全副武裝地大聲講課很耗體力,但看到課堂的人氣越來越足,病房變得活躍起來,我感到非常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