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23日正式宣佈啟動“印太經濟框架”(IPEF),包括美、日、韓在內的13個國家成為初始成員。

該框架被外界視為針對中國的“經濟小圈子”,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更是公開宣稱,“印太經濟框架”將“有效反制”中國不斷增長的影響力。

對此,南韓外交部發言人崔泳杉2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韓方並不認同“IPEF旨在牽制中國”的觀點。

崔泳杉表示,包括南韓在內的諸多成員國在經濟方面都與中國有著不可割捨的關係。在今後形成IPEF規則的過程中,南韓將與中國保持緊密溝通。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南韓政府近期多次就加入“印太經濟框架”作出澄清,儘量避免展現“遏華”態度。

南韓總統辦公室21日在總結韓美首腦會談成果時強調,“此次會談完全沒有討論將中國排除在供應鏈之外。”

南韓外長樸振22日表示,拋開中國談印太經濟是不現實的,南韓可以發揮引導作用,吸引中國一同參與相關規則和秩序。

與此同時,儘管日本政府對IPEF啟動表現積極,但共同社24日發表文章稱,IPEF在看不到具體措施的情況下起步,開局可謂“同床異夢”。

文章指出,IPEF只提出了“供應鏈強韌化”等大致的合作領域,也未明確對參加國有何益處,各國政府內不乏冷眼旁觀人士,認為“本來就不是件大事”。

文章稱,在日美領導人聯合記者會上,當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被問及IPEF的“實際利益”時,他始終態度模糊地表示“將與地區夥伴密切討論,共同拿出具體成果”。

作為美國在亞洲的另一重要盟友,印度對IPEF的態度也值得關注。

《德乾先驅報》稱,印度在加入IPEF一事上陷入兩難境地,是因為它不願被認為與美國聯手遏制中國。

印度《經濟時報》23日發表評論文章稱,IPEF歸根結底是美國主導的一項“政治安排”。印度此前對是否加入該框架也顯得頗為猶豫。

針對美國試圖以經濟框架為名製造地緣對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23日在記者會上反問道:“美國是不是在把經濟問題政治化、武器化、意識形態化,用經濟手段脅迫地區國家在中美間選邊站隊?”

汪文斌指出,美方欠地區國家一個説法。人為製造經濟脫鉤、技術封鎖、産業斷鏈,加劇供應鏈危機,只會給世界帶來嚴重後果,美國也不能例外。美方應當知錯改錯,而不是一錯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