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春寒料峭,但我們感受到了金融的溫暖。”深圳一家“菜籃子”企業的負責人感慨地説。當時,深圳多處區域疫情緊急,這家企業訂單大增,但資金吃緊。最終他們找到當地的一家國有銀行,很快獲得了800萬元普惠金融貸款,解決了燃眉之急。

類似的故事不只發生在疫情期間。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金融業取得新的重大成就,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穩步提升。據人民銀行統計,截至2021年年末,我國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314.13萬億元,其中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餘額達191.54萬億元,有力支援了經濟社會高品質發展。

去杠桿脫虛向實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經濟是肌體,金融是血脈,兩者共生共榮。”“金融要為實體經濟服務,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需要。”

2008年金融危機發出警示,脫離實體經濟毫無節制地發展虛擬經濟,容易導致産業空心化,風險和危害不可估量。據中國社科院統計,截至2015年年底,我國債務總額為168.48萬億元,全社會債務率為249%,其中,居民部門債務率約為40%,政府部門債務率約為40%,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率為156%。與國際水準相比,中國非金融企業杠桿率水準處於前列,而國有企業債務總額佔非金融企業債務的比重大約在2/3左右。

怎麼破局?2017年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樹立品質優先的理念”。此後,金融業開展了更大規模的去杠桿行動,著力擠出空轉資金,出臺更多政策推動金融業脫虛向實。

銀保監會的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1年,銀行保險機構信貸投放和債券投資分別增加72.3萬億元和25.7萬億元,其中,基礎設施和製造業貸款分別增加13萬億元和6.5萬億元,科技企業信貸和綠色信貸年均增速超過15%,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年均增速25.5%。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表示,在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時代的背景下,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內涵也進一步豐富,金融不僅僅要支援實體經濟發展,更要起到引導實體經濟轉型的關鍵作用,促進我國實體經濟的穩步轉型。

讓小店有煙火,為企業解難愁

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曾表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至少有三方面含義:第一是支付體系,“沒有支付體系,實體經濟轉不起來”;第二是為企業提供流動資金的支援,特別是流動資金貸款;第三是為實體經濟所開展的融資服務,其中包括銀行信貸,也包括其他非銀金融機構的活動以及資本市場融資。

支付、貸款、融資,是近十年來金融業脫虛向實、助力實體經濟發展的主要路徑。

從2012~2017年,我國支付業務基本以超過10%的年均複合增長率快速發展。近年來,移動支付更是方興未艾,無卡支付日益成熟,無感支付悄然興起,支付環節的迭代升級不僅便利了用戶,也方便了大量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小店生意”。

而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疫情影響各行各業的情況下,支付環節也在努力幫助小店降低成本。在新冠肺炎疫情剛剛發生的2020年年初,網商銀行就宣佈對150萬湖北小店和30萬抗疫的醫藥小店不抽貸、不斷貸,下調利息10%。當年6月,微信支付也發佈了面向平臺內5000萬小微商家的“全國小店煙火計劃”。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認為,以科技創新為基礎的數字金融講述了一個非常傑出的中國故事。尤其是疫情期間,移動支付、無接觸貸款、消費券、遠端開戶讓數字金融在打通經濟血脈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而隨著數字金融的發展,銀行等金融機構為企業提供貸款等資金服務也更加數字化、智慧化。位於江蘇泰州的江蘇崑崙光源材料有限公司是國家級“專精特新”企業,擁有多項專利。因為處於技術升級的關鍵階段,急需短期融資。最終這家企業從中信銀行南京分行泰州高港支行獲得了500萬元貸款,從貸款申請到資金到賬只花了20分鐘。

以金融活水灌溉小微企業

在金融業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中小微企業是重點、難點和盲點。

因為疫情影響資金回籠,廣州一家主營電子産品配件批發的企業在今年面臨支付貨款、員工工資、場地租金等壓力。了解到企業需求後,當地的中國銀行分支機構通過線上融資産品,在三個工作日內就成功發放貸款110萬元,解決了企業的燃眉之急。

銀保監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餘額53.54萬億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總額20.5萬億元,同比增速21.64%,較各項貸款增速高10.6個百分點;有貸款餘額戶數3577.25萬戶,同比增加781.24萬戶。

“小微企業一頭連著千行百業,另一頭連著千家萬戶。小微活,就業就旺,經濟就興。”中國工商銀行黨委副書記、行長廖林近日表示,2019年以來,工商銀行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年均增速超50%,今年該行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較上年下降60個基點(相當於0.6%)。